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功能可能無法正常運作!

讀者「柴柴」想對作者「唐珞」說:「惡魔的女人很好看,想要看類似的故事!」

首頁/文庫/惡鬼校花01詭校棟/第11章 十一回:罪惡感

第11章 十一回:罪惡感
凜塵

躲進廁所,靠在門上,我必須大口呼氣,好像這樣才能將剛才少吸入的氧氣補足一樣。
信紙被我緊緊握在手中,它是帖救命靈藥,有了它我也能和大家成為朋友了。我深信。
坐在浴缸旁,心跳還是不住加速著,雙手抖個不停。一方面是剛剛緊張的氣氛,另一方面卻是我無法形容的感覺。
明明還沒有看內容,但是總覺得我將發現一個天大的秘密。好像攤開這封信,我就能發現天照大神為什麼躲在暗房中三天,搞得世界三天沒有陽光;或是瞬間明白東京的作息。
攤開信紙時我用右手緊緊握手左手腕,這才不至於讓信紙太過晃動無法觀看。信紙的右沿有剛剛太過用力泛起皺折的指痕,我試著將它撫平,卻使得它更皺了些。要是剛剛更小心點就好了。
看著信的內容,試著找出壞皇後的秘密,卻只有一個個的困惑。
香月學妹——
我知道妳並不想成為會長,內心也十分排斥它。妳會願意想必是因為校方願意支付妳們三人的學費,這項條件吧。
回想我當初入學,在得知學校的全貌後也是萬般排斥。不像妳能冷靜應對,有斷時間我不段逼問上任會長,也就是杏子學姊,問她:為什麼是我,就不能換別人嗎?
不過現在……學妹也許換個角度想,妳能從中得到更多,甚至幫助更多人,雖然妳似乎不在乎。
在學姊看來,學妹比較像是以不變應萬變的人,不知有沒有說錯。如果不是關乎到她們,學妹大概也不會答應吧!
我要說的是,如果其他人成了會長,她們並不知道學生會的真實方針,這會讓所有人陷在危險中,也包含她們。我不是想威脅學妹,只是妳已經理解真相,卻像是沒有考量到這個問題。
我計畫讓妳成為會長,這也是學生會內閣的導師們的意思,不知道學妹的回應如何?
關於學習的事情,學姊想向您引薦一個人,她會比由我來教導學妹,或者其他人都更加專業的。
靜候您的回覆。
————土佐佳奈親啟
「這是什麼啊?」我糾著眉頭,並不是不理解上面每個字,可是連結起來就看不懂了。「學校的真實方針」這句話的意思我完全無法理解。
嘆了口氣將信收到口袋中,換下衣服。
浴缸上方的水龍頭不段的流出冒著白煙的熱水,我將身子完全浸泡在水中,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輕鬆。
明天,明天一切都會不一樣了,雖然不知道那封信是什麼,不過只要把消息告訴岸本同學就能和她成為朋友了,也能和大家成為朋友。
我應該要開心的,可是此刻我卻覺得心臟不停的緊縮。不是緊張,也不是期待,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感覺渾身不自在。我只知道那種感覺來至香月同學。
浸泡在溫暖的水中,卻感覺無比的寒冷。好像自己做了什麼不對的事,腦海中更是起了想將信放回原處的念頭。
為什麼呢?她明明是壞皇後,要讓大家看見她的真面目才對啊!是因為她願意借我面紙嗎?
我看著被我落在架子上的面紙。不對,她是壞人,岸本說的,大家也都這麼說。捧著溫水潑濕自己的臉龐;潑去混亂的思緒;也潑去心底的不自在。
盥洗完畢走回寢室,看向香月同學的櫃子,不確定剛剛匆忙的離去時,是不是有關上,大概有吧!最少目前是關上的。
來到櫃子前,我靜靜的打開櫃子,將面紙放回第二層後關上,香月同學沒有任何動靜。
我回到自己的床位,將信紙放到床墊下,再用枕頭壓著後才安心的入睡。
§§§
香月幸打開了櫃子,看著那盒完整未開過的面紙,眼神順著一格格的格子往下移,最後落到了最底層。她輕輕關上櫃子轉身看向零的床,床上的人將整張臉都埋在被窩中。在香月幸看著的同時她挪動了身子,棉被的曲線像是蜷曲的蟲子。
「怎麼了嗎?」早稻田彩詩站到香月幸的身旁,順著她的視線看去。「不,沒什麼。」她回答,將目光移至大門,一慣的毫無表情。
「怎麼覺得妳怪怪的?」早稻田彩詩眨著眼。香月幸搖頭回答:「有些事心煩罷了。今天會晚點回來,和學姊有約。」
「嗯,有事別悶在心裡,回來在告訴我苦惱些什麼吧!」早稻田彩詩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莎織也是,莎織也能當個好聽眾。」織部莎織輕快的跳到她們面前。
「嗯。」香月幸微笑著點頭:「我先去了,上課前還要到學生會一趟。」
「我、我也一起去,撥音社的學姊要莎織早上先去找她。」織部莎織拉著香月幸的手。
「是、是、是,誰叫妳們都是大忙人,我就不同了,基本上除了巡邏、站哨外,都很空閒。快去吧!別讓學姊等。」
「遵命。」織部莎織做了個敬禮的動作,香月幸則是點頭。
喀噠——門打開又關上,後方又響起早稻田彩詩的聲音:「莎織見學姊別那麼活潑,小心點嚇到學姊。幸也是多少笑一下,別給學姊留下壞印象哦。」
「知道啦~每次都愛操心,小心長皺紋。」織部莎織的聲音被門阻擋變的有些模糊。
過了五分多鐘,寢室內靜悄悄的。現在應該沒人了吧?她翻開被窩,做起身子,濕透的頭髮緊貼在兩頰。
「天~野~同學」聲音在零的面前傳來,早稻田彩詩雙手環胸,繃著一張臉站在她的床尾。
零大張著雙眼,身子僵直,雙手不由自主的壓在枕頭的兩側。
「幹嘛一副作賊心虛的樣子?算了,妳的確該感到愧疚。」
零將枕頭壓的更緊了,早稻田彩詩的口吻像在審問犯人,讓她更是慌張:「對、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請、請妳原諒我。」
心中萬般掙扎,十指緩慢的顫抖著移向床墊下。
「知道錯了還這樣做,幸不是有給妳規範表?以後不管妳有多累,記得在規定時間內洗澡。會計部發現的話會很麻煩的。」
「好、好的。」零指尖已經碰觸到那張信紙了,卻也在此刻一切動作都靜止了。
「妳那麼開心幹嘛?下不為例,要是再讓我發現,我會讓妳自己去和會計部解釋。」
「好,絕、絕對不會再有下次了。」零連連點頭承諾。
早稻田彩詩帶著嚴肅的表情離開寢室,零將信紙藏到自己口袋中,換上好心情準備迎接和大家暢言歡笑的未來。

禮物專區

  • 一般禮物
  • 神祕禮物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作者的禮物盒子

送禮名單

禮物名單

紅包專區

賞個紅包吧

作者收到的紅包 0

紅包名單

  • {{ slice_string(red_record.user.name, 6) }} 送{{ red_record.gift }} 1 個{{ get_formet_date(get_date(red_record.created_at), 10, 5) }}
  • 章節評論
字型大小
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章節評論
贈送禮物×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
贈送「{{ gift_model_option.gift.name }}」需支付{{ gift_model_option.gift.coin }}讀客幣,
是否確定贈送作者?
打賞紅包×
我要打賞: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