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功能可能無法正常運作!

號外、號外!下載素材圖片下片當封面,讓你的作品點閱率翻倍!

首頁/文庫/親愛的沒天良/第2章 第二章

第2章 第二章
田心貞

  第二章

  「因為非常難吃。」
  「你說什麼?」
  「我說妳做的飯菜非常難吃,我嚐過一口之後根本再也不想吃到妳做的東西,那一次要不是妳在場我會吐出那唯一的一口。」他吞下肚也算是發了慈悲心。
  「向凱風你好過份!」
  「謝謝。」
  「你!」黎馥丹氣到說不出話,她第一次遇到被她罵的人跟她道謝。
  向凱風站起來拍拍西裝褲上的皺褶,「好了,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我要去用餐,下午晚一點還要跟廠商簽約。」
  「便當就在這裡你還說要去用餐。」
  「我不吃難吃的東西。」
  「我親手做的便當才不難吃。」
  「那妳就留著自己慢慢享用,我現在要去吃法國菜。」
  「不准,你中午只能吃我做的便當。」
  向凱風挑挑眉,不過他只是在看了黎馥丹一秒鐘之後,便打算從她的身邊經過走向大門,黎馥丹早一步擋在他的身前。
  「黎小姐,妳要在有國際水準的飯店裡玩老鷹抓小雞嗎?要的話我叫幾個人過來陪妳,我很忙得先走一步。」
  黎馥丹看看左看看右,她一手拉住向凱風的領帶,「你給我過來,本小姐有話要跟你說清楚。」
  為避免被勒死,向凱風只得微彎下腰配合黎馥丹的身高,「黎小姐,我們好像不怎麼熟吧?」
  「你這個沒良心的,我都做了三個禮拜的飯菜給你吃了你還說我們不熟,你給我過來,我今天一定要跟你攤牌。」
  「怎麼妳的樣子比較像是要單挑。」向凱風雙手插在西裝褲裡,微彎著腰走在黎馥丹後頭,兩人模樣難免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少貧嘴,你別以為本小姐都是沒有脾氣。」
  向凱風輕笑一聲,「乖乖的」跟著黎馥丹走到逃生梯間,黎馥丹把向凱風拉到牆邊,然後闔上厚重的逃生梯門。
  「你給我說清楚你對本小姐到底有什麼不滿,為什麼我食盒裡的食物總是動也不動?」
  「我方才不是說了嗎,東西太難吃,難以下嚥。」
  黎馥丹雙手插腰,「真的是這樣?」
  「妳回去吃看看自己做的飯菜就知道。」
  黎馥丹蹙眉的咬唇,她做的料理真的有這麼的不好吃嗎?「可是食盒裡的食物每天看起來都很好吃,會不會是你太挑嘴的關係?」
  「食盒打開來看是還能看,但是一當吃到嘴裡……」向凱風搖了搖頭,「我自己閉著眼睛瞎做飯肯定做的比妳好。」
  「你怎麼這麼壞心,看在我每天努力的份上你至少要捧場,不用吃完也多多少少吃一些。」
  「妳可能不知道,但是我這個人一向是善待自己,我出門在外吃的東西一向不馬虎。」
  黎馥丹給向凱風一個小小的白眼,雖然她的家境也是很好,但是聽見向凱風說這種話還真是覺得他討打。
  「向凱風,你難道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每天這麼的不辭辛勞親手做飯過來給你嗎?」
  「不辭辛勞的是妳家司機吧。」
  「向凱風你真是惡毒!」
  「謝謝。」
  「可惡,不要在這個時候說謝謝!」
  向凱風輕笑,「好了,黎小姐,我下次再陪妳聊天,我今天下午真的很忙,我要先走一步了。」
  「不准不准,你不准給我走,在我話還沒說完之前我不准你走。」黎馥丹伸開雙手再次擋在向凱風的面前。
  向凱風雙手放進口袋裡,他倒要看看這小妮子要胡鬧到什麼時候。
  「向凱風,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親手做飯給你吃嗎?」
  「妳對我有意思。」
  黎馥丹俏臉一紅,「對,我就是對你有意思,可是你都不吃我做的飯。」
  「所以妳現在是要趕鴨子上架還是霸王硬上弓?」
  向凱風還真是說的讓黎馥丹的臉更紅,「我才沒有要霸王硬上弓還是要趕什麼鴨子,我只是想問你,難道你都沒有對我有任何的一點點意思嗎?」
  「妳的意思是?」
  「你少給我裝不懂,反正你之前交往過這麼多的女人,我看你也不是什麼忠貞不渝的男人,你要不要跟我交往看看?」
  向凱風掀了道濃眉,「妳這是褒還是貶?」
  「一個男人做什麼囉囉唆唆的不乾不脆,你要不要跟我交往?」雖然黎馥丹抬頭對著向凱風的視線,但是燒紅的雙頰讓她就快要忍不住低頭。
  「為什麼想要跟我交往?」
  「因為我覺得你這個男人應該還不錯。」
  「妳明明就才剛說我也不是什麼忠貞不渝的男人。」
  「雖然你不是一個有節操的男人,但是我想如果跟你交往的話感覺應該還算不錯。」
  「小姐,忠貞不渝跟節操好像都不是用在男人身上,妳怎麼不乾脆問我處女膜還在不在身上。」
  黎馥丹紅個臉,「胡說八道,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在意處女膜這種東西。」
  「我是不在意。」向凱風聳個肩。
  「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交往嘛?」
  向凱風盯著黎馥丹酡紅的小臉,晶亮的眸子閃爍著害羞卻又故作大方,這樣一張漂亮又羞澀的臉蛋怎麼能不誘惑男人。
  「我跟妳不適合。」
  「為什麼?我們怎麼會不適合?」
  「男女之間沒有什麼為什麼,不適合就是不適合。」
  黎馥丹像是惱羞成怒,「什麼叫做沒有什麼為什麼,你別想敷衍我,我知道你以前交往過哪些女人,我長的又沒有比她們遜色!」
  「嘖、嘖,瞧妳說這話的模樣還真是一點也不害臊。」
  黎馥丹雙頰又是一紅,「本來就是,我不是美若天仙,可是我也知道我自己長的還算是不錯了。」
  何止不錯,她很美,美的會讓人忍不住想要一再多看,「我還是頭一次遇到像妳臉皮這麼厚的女人,不但說自己漂亮還要男人跟她交往。」
  黎馥丹生氣,她用力扯下向凱風的領帶,向凱風反應極快,順著領帶的力道低頭,黎馥丹就這樣一嘴印上他的嘴。
  向凱風感到有點吃驚,但是他卻不動聲色,只見緊閉雙眼的美麗小臉正貼近他,而且出乎意料柔軟的小嘴還緊貼在他的唇上扭了好幾下。
  沒有一會兒,黎馥丹便鬆開向凱風的領帶推了他的胸口一下,「我告訴你我是真的喜歡你,你不跟我交往的話你一定會後悔。」
  向凱風從口袋裡伸出左手,大拇指撫上被霸王硬上弓的唇,他的鼻尖彷彿還嗅的到黎馥丹方才靠近時,那股從她身上飄來的清香。
  「妳是真的想要跟我交往?」
  「不然呢?我神經病隨便抓一個男人過來接吻。」
  接吻?向凱風輕笑,是強吻才對吧,「黎馥丹,我說我跟妳不適合不是在敷衍妳,我是一個不會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停留的男人,所以我才會說我不適合妳。」
  「這才適合我,我也是一個不會在男人身上停留的女人,我跟你臭味相投,我們不交往一下實在太可惜。」黎馥丹一副認真說道的模樣。
  向凱風盯著黎馥丹好一會兒,他的眼神益發一種難懂的壓迫感,黎馥丹感到愈來愈不自在。
  「交往就交往,不要交往就不要交往,這有什麼好考慮這麼久?」
  「是我看走了眼嗎?我以為妳不是一個玩咖。」
  「什麼是玩咖?」
  「妳連玩咖都不懂還主動跟男人說要交往。」向凱風嘴角勾起一抹輕淡的譏笑。
  「不懂就不懂,反正瞧你說的好像也不是什麼好的意思。」
  「妳是真的要跟我交往嗎?到時候傷了心可不要怪我沒有事先警告過妳。」
  「你是答應要跟我交往了?」黎馥丹眨眨雙眼。
  「跟我交往是不會有承諾也不會有天長地久。」
  「那還真是太好了,我根本就不需要那種東西,你是真的答應要跟我交往?」向凱風挑了挑眉,不過他還是點個頭,黎馥丹一個高興摟住他的脖子雀躍的跳著,向凱風不得不彎下腰,「真是太好了。」
  向凱風有點好笑的拉下黎馥丹攀在脖子上的雙手,「既然要交往,那麼為了我的福利著想,我想我有必要訓練妳接吻的技巧。」
  黎馥丹才剛站好而已,向凱風大手一把摟過她的腰,另一手捏起她小巧的下巴,他的唇便印上黎馥丹那張不可思議柔軟的小嘴。
  突如其來的親吻讓黎馥丹很是吃驚,不過她隨即閉上睜的圓圓的大眼。
  向凱風不容拒絕的壓住黎馥丹的下巴讓她的小嘴張的更開,急躁的舌頭闖入黎馥丹的小嘴捲起她不由自主退縮的小舌。
  向凱風猛烈的索吻讓黎馥丹招架不住,他強壯的雙臂也讓黎馥丹掙脫不開,黎馥丹只能接受他愈來愈火辣的吻。
  過了好一會兒向凱風才鬆開黎馥丹,黎馥丹一手抵著向凱風的胸口好讓他不再靠近,她趕緊大大的喘著氣將新鮮空氣吸入就快要缺氧的肺部。
  向凱風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這段期間他刻意避開她,沒想到了最後他還是沒能抵擋住她。
  「……雖然我很急,但還是有時間的,你用不著……唔!」黎馥丹瞠大眼,因為向凱風又一把抓住她堵上她的嘴。
  向凱風的吻愈來愈激烈,溼潤的舌頭在黎馥丹的嘴裡不斷翻攪,甚至發出令人臉紅心跳的唇舌交纏聲音,愈來愈色情的吻讓黎馥丹腳軟,雖然向凱風緊摟著她的腰,但她仍是感到就快要站不住腳,她一雙小手緊揪著向凱風的西裝外套。
  日樺飯店的逃生梯間響著唇舌纏綿的曖昧聲音良久,還好逃生梯門的隔音效果優良。

  ☆ ☆ ☆

  今天稍早的時候,黎馥丹讓司機送她到好友松下萌子新婚位於市中心的豪宅,松下萌子是她在日本唸書時的同學,是位秀氣的日本企業家千金,大學一畢業遵從父母親的安排相親,過沒多久嫁給現在的先生,也就是臺灣企業家二代。
  昨天黎馥丹接到好友懷孕的消息,所以今天早上她就過去探望松下萌子,她以為她已經算是一個很乖巧的小孩,畢竟到目前為止她沒有做出任何荒誕不經的事情,但是若拿她跟松下萌子比起來,她還差上一截。
  因為松下萌子不但聽話乖巧,她甚至樂意接受家中長輩為她安排的每一件事情。
  在日本讀書的時候,黎馥丹偶爾會抱怨起家裡從小對她的嚴格束縛,幾個同學聚在一起心有戚戚焉的附和,松下萌子總只是微笑的聽著她們說話。
  松下萌子本想招待黎馥丹中午一起用餐,但是黎馥丹婉拒,她徒步來到附近的百貨公司,其實住在市中心的房子也不錯,走路不用十分鐘就可以到百貨公司逛街,黎馥丹想起哥哥黎翰威好像在這附近也有一間房子。
  百貨公司一樓大多是化妝品專櫃與女鞋專櫃,黎馥丹不是很有興趣的走馬看花著,她看看腕上的手錶時間差不多,拿出包包裡的手機撥了通電話。
  「喂。」
  「馥丹,有什麼事情嗎?」
  黎馥丹嘟了嘟嘴,「哪裡會有什麼事情,只是想問問你等等有沒有空一起吃午飯,我現在在外面。」
  「這樣啊,不過我現在還不能確定有沒有時間跟妳一起吃中午,因為我中午原本有個飯局,但是因為班機有點延遲,人不知道下飛機了沒有,我還沒決定要不要取消飯局。」
  「好啦,反正我只是問問而已,想也知道你一定沒空,那我中午自己解決,再見。」
  「等等。」
  「還有什麼事情?」
  向凱風在電話另一端輕笑,「這樣就生氣了?」
  「我哪有生氣,我在逛街很忙才沒有時間跟你聊太久,而且我還要想想等等中午吃什麼好,我肚子很餓。」黎馥丹隨意拿起一隻高跟鞋看看。
  「中午妳先自己吃,下午晚點我有空再打電話問妳在哪裡。」
  「不用,你一定沒空,而且下午晚一點我就要回家了。」黎馥丹的小臉像是在賭氣。
  「那我們就只好改天再約會。」
  黎馥丹輕哼一聲,「反正不用約會也可以,沒什麼關係的,再見。」黎馥丹一個拇指用力把通話按掉。
  「嘟嘟……」向凱風看著被掛掉的手機,而後笑著搖了搖頭,接著撥了另外一通電話打算聯絡對方看下了飛機沒有。
  臭美什麼,松下萌子本來就要找她一起吃午飯的,她又不是沒有人可以一起吃飯,黎馥丹把手機丟進包包裡。
  可惡的向凱風真不知道在瞎忙什麼一堆,他不是應該要整天流連在女人的身邊嗎,怎麼搞的跟工作狂一樣。
  黎馥丹一雙大眼雖然看著架上的新品鞋款,但是眼睛卻愈來愈瞇,向凱風該不會總是跟她說很忙,但其實都是跑去跟其他女人鬼混在一起。
  這倒是很有可能,因為向凱風可不是一個有節操的男人,黎馥丹愈想愈惱火,她轉個身踩著高跟鞋往百貨公司門口走去。

  ☆ ☆ ☆

  因為黎馥丹在市區,她直接到市區的日樺飯店找人,她先到櫃檯問,櫃檯小姐告訴她向凱風正好就在飯店二樓附設的日式料理用餐,黎馥丹上二樓來到日式料理餐廳。
  「小姐,請問一個人用餐嗎?」
  黎馥丹引頸翹望著,但是餐廳隱密的設計讓她不容易看清楚餐廳裡頭的開放空間桌位有哪些客人。
  「向凱風坐在哪裡?」
  「您找向先生是嗎,小姐請先稍等一下,我這就去替小姐知會向先生一聲。」
  「不用知會他,妳直接帶我過去。」
  「不好意思,還是要請小姐您先在這裡稍等一下,因為向先生稍早沒有交代一會兒將有訪客蒞臨。」
  心情大大不佳的黎馥丹更是不悅,但是身穿和服的女將卻依舊一臉笑容,而且腰也彎到四十五度。
  「向凱風在包廂裡跟人用餐對吧?」黎馥丹雙頰脹鼓鼓。
  「小姐您請先稍等一下,我這就去通知向先生。」
  黎馥丹看著女將的背影逐漸走遠,她左看看右看看,當餐廳裡的服務人員都沒有特別注意她的時候,她這才悄悄跟著走進去。
  當女將發現黎馥丹跟在她的身後走來時,女將也已經在向凱風所在的包廂前站定。
  「這位小姐您……」
  黎馥丹一笑,「我就跟妳說了不用通知他嘛。」站上木階的黎馥丹啪的一聲拉開和室門板,向凱風和他對面的女人皆看往黎馥丹的方向。
  「向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經請這位小姐先在外頭等候讓我過來通知您,但是這位小姐她……」
  黎馥丹踏進和室,跪坐在桌子前,「是我自作主張跟過來,跟她沒關係。」
  向凱風朝低頭跪坐在門板旁的女將擺個手,「妳怎麼過來了?」
  黎馥丹只看了向凱風一眼,「給我一份花壽司跟生魚片,還要一碗味噌湯,味噌湯要熱一點的。」
  「袁薇,妳要不要也再點個什麼?」見袁薇搖頭,向凱風朝女將說道:「去準備黎小姐要的東西還有清酒。」
  「是。」跪坐在門板旁的女將拉上門板。
  「我不是說了下午晚點會找妳。」
  「我不是也說了下午晚點兒我要回家。」
  向凱風英俊的面容帶笑,「那妳現在又過來找我。」
  「誰找你,我是過來吃日式料理。」
  「既然如此幹嘛又一臉氣呼呼的模樣?」向凱風調侃道。
  黎馥丹趕緊摸摸自己的臉,爾後放了下來,「你才一臉呆頭呆腦的樣子。」
  「向先生,這位小姐是?」袁薇忍不住開口。
  向凱風本想向袁薇介紹黎馥丹,但是黎馥丹突然盯住他的模樣讓他不禁莞爾,而黎馥丹舉箸的小手也還停在半空中。
  「不是要夾豆腐?」向凱風開口,黎馥丹只好悻悻然把筷子插進雪白的嫩豆腐中。
  嫩豆腐不但夾不起來,還成了一團豆渣,「你不打算跟她介紹我嗎?」
  「我以為妳想自我介紹。」
  「那你還真是自以為是。」
  「別再戳了,我讓人再送一盤過來。」
  「我就是喜歡吃這樣碎碎爛爛的豆腐渣。」黎馥丹拿起方形的陶盤,呼嚕嚕把一團嫩豆腐吃下肚。
  向凱風不是不知道黎馥丹在一邊吃豆腐的時候還一邊瞪他,「袁薇,妳別見怪,我女朋友有時候就是這樣,她叫黎馥丹。」
  「女朋友?」袁薇輕聲,但是卻在心裡吃驚。
  「馥丹,袁薇是香港日樺飯店的經理之一,這陣子要不是她勤勞往臺灣飛,我大概還沒得這麼輕鬆。」
  「哪裡,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再說……」
  「我們交往這麼久都還沒有人知道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嗎?」黎馥丹放下不算輕巧的陶盤,打斷了袁薇。
  「怎麼會沒有人知道?妳三不五時就到飯店裡晃來晃去,飯店裡的人想要不知道妳這號人物都很困難。」
  「剛才那個女將就不知道。」還是女將知道,只是她認為應該還是要先通報向凱風一聲?這個想法讓黎馥丹感到不高興。
  「她上了年紀,妳就別要求太多。」
  黎馥丹給向凱風一個小白眼,剛才那位女將明明風韻絕佳,頂多三十四、三十五歲左右。
  「難得看見向先生在談公事的時候會有女伴在身邊。」袁薇開口。
  「是沒錯。」
  「你該不會要趕我走吧?」黎馥丹睨著向凱風。
  「如果我要妳現在離開,妳會離開嗎?」
  「會,為什麼不會,你以為我臉皮很厚嗎。」她會把桌子掀了之後再走,黎馥丹把向凱風盤子上的秋刀魚端到自己面前。
  「我倒不知道妳有這麼好商量。」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你去催催服務生怎麼這麼久,我肚子好餓。」
  「看的出來妳真的很餓,在我回來之前別把魚骨頭也啃進去。」向凱風搖搖頭的站起來。
  向凱風拉開門板穿上鞋,他沒有闔上門,當向凱風的腳步聲走遠,黎馥丹仍是低著頭吃秋刀魚,「向凱風很帥對吧?就連背影也帥的讓人移不開眼。」
  袁薇拉回視線,「黎小姐,我不懂妳在說什麼。」
  「妳懂,妳怎麼會不懂。」黎馥丹最不喜歡有人裝傻,她放下秋刀魚,油膩膩的雙手讓她在桌上尋找餐巾紙。
  「向先生一向有許多交往的女伴。」
  「我是他的女朋友,才不是女伴。」
  「我跟著向先生很多年時間,他身邊來往那些女人我很清楚。」
  「說清楚一點,妳是跟著向凱風工作,不是跟著向凱風,別淨說些會讓人誤會的話,刻意搞什麼曖昧。」黎馥丹用力的抹著餐巾紙。
  直到現在,袁薇才正眼看向黎馥丹,黎馥丹不甘示弱,要比眼睛大她絕對不會輸人。
  黎馥丹發現一件很討人厭的事情,袁薇她長的很美,更討厭的是,袁薇的美是屬於那種成熟嫵媚之中又帶點柔順的感覺。
  袁薇的姿色是男人最無法抗拒的那一種美女,黎馥丹腦中的警鈴大作。
  「袁薇,妳常常到臺灣來找向凱風嗎?」
  「除了向先生,我不需要向任何人報告我的事情。」
  黎馥丹馬上脹鼓雙頰,有人跟她說過漂亮的女人難相處,果然一點也沒錯。「我只是問問而已,我又沒有要妳跟我報告。」
  「無可奉告。」
  黎馥丹哼一聲,「無可奉告就無可奉告,妳以為我很想知道嗎?」
  黎馥丹說的瀟灑,但是她就是真的很想知道,袁薇拿起皮包優雅的緩緩站起,黎馥丹才張開嘴巴還沒問她要上哪,向凱風已經回來。
  「袁薇?」
  「不打擾向先生跟黎小姐用餐,我看我還是先回房間比較妥當,剩下的事情我晚點兒再跟向先生一併報告清楚。」
  「袁薇妳別走。」
  向凱風只是點個頭,倒是黎馥丹不想要袁薇就這樣走掉,袁薇當然是不會理會黎馥丹。

  

禮物專區

  • 一般禮物
  • 神祕禮物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作者的禮物盒子

送禮名單

禮物名單

紅包專區

賞個紅包吧

作者收到的紅包 0

紅包名單

  • {{ slice_string(red_record.user.name, 6) }} 送{{ red_record.gift }} 1 個{{ get_formet_date(get_date(red_record.created_at), 10, 5) }}
  • 章節評論
字型大小
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章節評論
贈送禮物×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
贈送「{{ gift_model_option.gift.name }}」需支付{{ gift_model_option.gift.coin }}讀客幣,
是否確定贈送作者?
打賞紅包×
我要打賞: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