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功能可能無法正常運作!

發表作品無需審核即可上架!

金流還在串接中,請大家再等一等!

連載中喜歡的作者,趕快發消息去催更!

歡迎大陸文創網【喵嗚書萌】成為互聯網新成員。

期待更多【出版社】及【文創網】一起成為讀客互聯網的一員。

想發文的作者們,請一起加入讀客文學!

首頁/文庫/親愛的沒天良/第3章 第三章

第3章 第三章
田心貞

  第三章

  「向凱風你怎麼不叫住袁薇?」
  「她說了晚點再報告。」
  「哼,這下可真是便宜了你。」
  拉上門板的向凱風在原來的位置盤坐下來,黎馥丹這才看見他手上端了一盤花壽司,「哪有便宜,我在自家飯店裡用餐本來就一向免錢,其他東西廚房一會兒送來,現在正是用餐時間要等一下。」
  「你跟袁薇還真是有默契。」就會裝傻,黎馥丹酸溜溜。
  「袁薇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幫手,多虧了她,我才不用時常飛往香港。」
  袁薇常飛過來找他還不是一樣,「向凱風你老實跟我說,你對袁薇到底有沒有意思?」
  向凱風莫可奈何的放下筷子,「怎麼大家都要問我這個問題。」
  黎馥丹也放下筷子,她還滿想揪起向凱風的領子,「有還是沒有說一聲不就好。」
  「馥丹,偶爾吃一點小醋我還可以接受,但是如果妳要像今天這個樣子,我可是會不高興。」
  「你知道袁薇喜歡你嗎?」
  「袁薇是飯店員工,別把公事和私事混在一起。」
  「我從來就沒有跟你談公事,我只問你,你知不知道袁薇喜歡你?」
  向凱風看向黎馥丹的樣子很是不耐煩,「袁薇喜歡誰我管不著,我只在乎她有沒有把份內工作做好。」
  向凱風頭一次在黎馥丹的面前沉下臉色,黎馥丹原本還想跟向凱風撒撒嬌的,門板在這時候讓人敲了敲。
  「進來。」向凱風的嗓音低沉。
  身著和服的女將一一把菜端上桌,女將的手腳很熟練俐落,包廂裡顯得異常安靜,一會兒之後女將跪在木階上將門板闔上,「兩位請慢用。」
  「不是說很餓,還不動筷子。」
  黎馥丹舉起筷子,她剛才還很想吃生魚片的。
  「一會兒去看場電影,妳之前說的那部電影叫什麼?」
  「那部電影已經下檔了。」
  「那就看別的,可以看的電影很多。」
  「你要是時間很趕的話就算了,反正下次也可以看電影。」黎馥丹夾了一塊花壽司,雖然她已經不是很想吃。
  她很不想要在電影看到一半的時候又得離場,如果她自己一個人繼續留下來看完電影感覺也很奇怪。
  「我今天沒什麼事情。」
  「袁薇不是晚點兒的時候還要跟你報告。」
  「這事不急,她會在臺灣留上幾天。」
  「嗯。」黎馥丹感覺實在很沒有胃口。

  ☆ ☆ ☆

  一天上午十點鐘左右,黎馥丹拎著一個漂亮的紙盒推開西餐廳大門,這間西餐廳在上午還沒有開業的時候有烹飪課程。
  黎馥丹的母親之前一直催促黎馥丹得儘早來學習烹飪課程,黎馥丹只是一隻耳朵聽一隻耳朵出,但是她卻在幾天前主動向西餐廳報名烹飪課程。
  其實這間西餐廳的烹飪課程不是想報名的人就可以參加,報名的學員得經過原本就是西餐廳會員的貴婦太太們介紹,而黎馥丹的母親正是這間西餐廳的會員之一。
  上午一起在西餐廳裡學習烹飪課程的學員大多是熟識,許多少婦跟黎馥丹原本就認識,一些比較年長的貴婦太太也都是黎馥丹母親的好友。
  今天烹飪第一堂課學習的是香蕉核桃蛋糕,西餐廳提供像蛋糕店一樣包裝蛋糕的美麗紙盒讓學員可以將成品帶回家。
  烹飪課的學員陸陸續續從西餐廳大門走出來,幾個看起來非常年輕的少婦叫住黎馥丹。
  「馥丹,妳走的這麼急做什麼?」
  黎馥丹很是愉悅的回頭,她提起手上漂亮的蛋糕盒,「我要趁著蛋糕剛出爐的時候好把蛋糕送給人吃。」
  「送給妳男朋友吃?」
  「這還用的著問嗎?肯定是要送給男朋友吃,不然馥丹怎麼會笑得一副這麼開心的模樣。」
  「馥丹,怎麼都沒有聽說妳什麼時候有了男朋友?我沒聽我媽說這陣子妳有跟誰相親,妳男朋友是誰?」
  黎馥丹但笑不語,她們一定都知道向凱風是誰,但是她想這事情還是先別傳到父母親的耳朵裡才好。
  「你們交往多久了?我看妳能不能破楊欣瑩的紀錄,相親隔天訂婚,一個禮拜之內完婚。」這番話引來其他幾人的嘻笑。
  「唐曉媛,我跟我老公可是從小就認識,只不過大家後來都出國讀書。」
  「所以一回國見面就乾柴烈火、野火燎原?」
  「唐曉媛!」楊欣瑩臉紅的跺腳。
  「曉媛,我看妳可能要失望了,我怎麼也不可能破了欣瑩的紀錄。」黎馥丹笑說著。
  「馥丹,妳別理會曉媛,她就愛損我,一會兒我們大家都要到我家去,妳也一起來。」楊欣瑩拉住黎馥丹纖細的手腕。
  黎馥丹搖個頭,「下次我再上妳家去找妳,今天不行。」
  「為什麼?反正妳下午也應該沒有什麼事情才對吧。」
  「她哪裡會沒有事情,馥丹要送親手做的蛋糕去給她的男朋友吃,我看妳就別瞎攪和。」唐曉媛把楊欣瑩給拉回來。
  「馥丹的男朋友是誰?」
  「這個嘛,我改天再告訴妳們。」黎馥丹送給好友們一個飛吻俏皮的轉身。
  「馥丹,用不著這麼急吧?」唐曉媛伸出一隻手,只見黎馥丹竟然反而走的更快,「這丫頭也是個見色忘友的人嘛,還說我們呢。」

  ☆ ☆ ☆

  黎馥丹提著親手做的香蕉核桃蛋糕來到郊區的日樺飯店,雖然說向凱風的時間很不固定,但她還是大致摸清楚向凱風什麼時候會在哪裡,只不過還是有好幾次撲空就是。
  起初她都會先打電話問向凱風他在哪裡,不過她後來還是決定不打電話,反正有遇到就好,沒有遇到也就算了,儘管她會很失落。
  她發現向凱風好像不太喜歡在工作的時候接到她的電話,因為向凱風總是匆匆跟她說沒幾句話便要掛斷,尤其是遇到向凱風正在忙碌的時候,向凱風還會有點不耐煩的口氣。
  難怪之前袁薇會說難得看見向凱風在談公事的時候會有女伴在身邊,她是向凱風的女朋友,才不是女伴。
  袁薇那女人在臺灣停留一個禮拜也未免太久,她不是香港日樺飯店的經理嗎,哪有經理離開崗位這麼久時間。
  黎馥丹先到櫃檯去,櫃檯小姐跟她說向凱風剛跟幾個主管上去樓上開會,黎馥丹提著蛋糕到位子上坐下,她看看手錶,她決定今天只等向凱風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如果向凱風還沒有開完會,那她就離開。
  可是當兩個小時已經過去,黎馥丹仍是坐在飯店大廳的位子上,黎馥丹挪了挪屁股,屁股都坐的有點麻了。
  「黎小姐,要不要幫妳換杯茶?」
  黎馥丹對著服務人員微笑,「不用了,謝謝,我正打算要走。」
  「黎小姐不再等會兒嗎?向先生說不定一會兒就下來,我想樓上的會議差不多應該結束。」
  黎馥丹搖個頭,她就是這樣想才會又多等一個鐘頭,「不用跟向凱風說我有來過,我只是順道過來看看能不能遇見他有空而已。」
  「好的。」服務人員覺得黎馥丹的背影好像很是失落,而當黎馥丹走到飯店門口的時候,其中一扇電梯門也正好在一樓開啟。
  黎馥丹提起蛋糕,漂亮的蛋糕盒正好遮住刺眼的陽光,只好便宜朵拉,朵拉是黎馥丹家的一隻黃金獵犬。
  不過等朵拉吃完香蕉核桃蛋糕之後,黎馥丹打算帶著朵拉玩接飛盤,因為朵拉最近實在臃腫得不像話,朵拉在年輕的時候好歹也曾經是狗界的選美小姐一隻。
  「我來到寂寞邊界,愛已失竊,心在淌著血……」
  黎馥丹接起手機,她昨天才想說要把這觸她霉頭的手機鈴聲給換掉,她真不知道她怎麼會喜歡上聽張棟樑的這首寂寞邊界。
  「喂。」
  「妳在哪裡?」
  「我在家裡啊。」
  「喔?那我怎麼會看見飯店門口外有一個跟妳神似的背影。」手機裡傳來的聲音帶著笑意,黎馥丹回頭,果然看見向凱風持著手機的微笑模樣。
  向凱風來到黎馥丹面前,「明明就這麼大一個人站在飯店門口,為什麼要告訴我妳在家裡?」
  向凱風的樣子讓黎馥丹覺得他心情不錯,「你開完會了?我是正打算要回家。」
  「妳就不能多等一會兒嗎?這麼沒有耐性。」
  黎馥丹皺了皺鼻子,「你才不會知道我等多久。」
  向凱風看看手錶,「妳應該也還沒有吃飯吧。」
  「我打算一個人去吃大餐。」
  「要吃大餐也不找我?」
  「就是因為要吃大餐才不找你。」
  「大小姐,我好像沒有得罪妳吧?」向凱風一臉打趣。
  「你得罪本小姐的事情可多了,」黎馥丹提起手上的蛋糕盒,「不過你要是把我今天做的香蕉核桃蛋糕吃完的話,我就免你的罪。」
  「香蕉什麼東西?」
  「香蕉核桃蛋糕。」
  「天啊,我最不喜歡就是吃那些娘們兒之類的東西。」
  「吃一口嚐嚐也好,我今天早上第一次去上烹飪課呢。」
  「妳去上烹飪課?」向凱風見黎馥丹點頭,「那很好,妳實在有必要去上上烹飪課。」
  「向凱風你什麼意思?」黎馥丹鼓著腮幫子有點臉紅。
  「那會有什麼意思,妳要是廚藝好一點,我也比較有口福一點。」
  「你放心,今天做的核桃蛋糕有西餐廳主廚幫我試過味道,沒問題的。」
  向凱風一手摟上黎馥丹的肩頭,「就算妳做的東西還是跟以前一樣難吃,不過看在妳的一番心意上,我多多少少還是會吃上幾口。」
  「你不想吃就拉倒,我家朵拉可是很喜歡吃我做的東西。」
  向凱風摟著黎馥丹往他停車方向走去,「小心一點,動物保護協會的人總有一天會找上門。」
  「向凱風,你真的把我看的太扁,我今天做的蛋糕,欣瑩她們可是都說好吃。」
  「妳說妳那些姐妹們啊,我看她們不管再怎麼樣也都不會把話說的太明。」向凱風想也知道黎馥丹交往的朋友肯定也都是規規矩矩,禮貌一大堆的人家。
  「我不想把蛋糕給你吃了,我寧願把朵拉肥死。」
  「妳怎麼這麼小氣,我吃一口嚐嚐味道也好。」
  「不好。」
  「好嘛,等等讓我吃一口就好?」向凱風嘻笑諂媚似的看向黎馥丹。
  「這東西太娘不適合你。」黎馥丹把蛋糕抱在胸前。
  「沒問題,我很MAN的,再娘的東西也影響不了我。」
  「朵拉最近特別乖,我打算犒賞牠一整條香蕉核桃蛋糕。」
  「牠肥的都快像臘腸狗一樣短腿,妳還要犒賞牠?」向凱風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
  「向凱風,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的朵拉?」
  「我又沒說錯,我之前送妳回去的時候看見牠,我還以為是一隻有毛的臘腸狗。」
  「朵拉在好幾年前可是狗界選美會的選美小姐!」
  「那朵拉還真是我看過最不會保持身材的選美小姐。」
  「向凱風你竟然這樣子說朵拉,虧朵拉每次看見你都還高興的搖著尾巴。」
  「原來我的魅力還真是無遠弗屆。」向凱風感嘆著。
  黎馥丹決定今天回去開始幫朵拉減肥!

  ☆ ☆ ☆

  黎馥丹站在電影院門口,她看看手錶,她跟向凱風約好要看的那部電影差不多也要結束。
  向凱風不常約她出門,通常都是她找向凱風的時候比較多,所以當她昨天晚上接到向凱風的電話時,她高興的幾乎睡不著覺。
  虧她今天在出門之前還特別精心的打扮,黎馥丹又不自覺的嘆了一口氣。
  她很生氣,但是也很失望,失望到底的心情已經讓她打消想要把向凱風給過肩摔的念頭,反正她也舉不起向凱風
  當電影院裡的人魚貫湧出,黎馥丹徹底的死心了,腳踩著高跟鞋的她早就痠死了,黎馥丹走到一旁隨便找個牆靠著,她感到鼻頭一陣酸。
  雖然她跟向凱風說沒有承諾正好,可是向凱風至少也應該認真一點吧,她每次上烹飪課想要做飯的對象可都是他。
  雖然當初是她主動接近向凱風,可是最後也是向凱風自己答應要跟她交往,向凱風他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她常常在睡覺前想著向凱風,不用想她也知道向凱風肯定沒有在睡覺前想著她。
  她每次接到向凱風的電話都會好高興,可是向凱風卻不是在每一次接到她的電話時也是如此,有時候衰一點還會讓向凱風直接掛上電話。
  既然在開會的時候不打算接電話又為何不直接關機?黎馥丹愈想愈生氣。
  黎馥丹吸吸鼻子,她拍拍白色的裙子,後面的裙子沾上一些牆壁上的灰塵,她拿出包包裡的手機用力按下關機鍵,她決定三天不要接向凱風的電話。
  可是當手機螢幕消失的時候,黎馥丹又後悔了,她真的要這麼做嗎?
  搞不好她關機向凱風還樂得輕鬆,她想向凱風應該也是不會特別還跑到家裡一趟去找她。
  黎馥丹的拇指停留在開機鍵,但是自尊心卻讓她遲遲按不下去,她沒有要向凱風待她多好,她只希望向凱風能對她像普通情侶一樣。
  但其實向凱風除了不常找她,有時候接到她的電話會顯得好像有點不耐煩之外,向凱風也算對她好的,向凱風談吐幽默大方,跟他在一起的時候黎馥丹覺得很愉快,但是向凱風也好像不管跟什麼人在一起都是如此。
  黎馥丹抉擇在把手機丟回包包跟按下開機鍵這兩難之中,搞不好她開了機卻還遲遲等不到向凱風的電話,黎馥丹咬唇。
  始終低著頭的黎馥丹沒有發現有人正朝向她大步走來,風塵僕僕的向凱風一把抱住黎馥丹,黎馥丹因此嚇了好大一跳。
  「是我,馥丹妳知道我剛談成什麼事情嗎?」向凱風一看見黎馥丹抬頭便忍不住問道,「我剛談成法國羅浮宮要來飯店展覽雕刻藝術品的合約,妳知道這有多麼難得嗎?」
  「羅浮宮?」
  「是啊,就是羅浮宮,羅浮宮會答應非官方機構的邀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可是我辦到了。」向凱風英俊的面孔上有著掩不住的笑容,就連他低沉的嗓音也是一樣。
  「羅浮宮的雕刻藝術品要在日樺飯店展覽?」
  「羅浮宮將海運過來臺灣展覽超過兩百件的雕刻藝術品,而且百分之八十以上是藝術真品。」
  「羅浮宮肯提供這麼多的藝術真品?」
  「嗯!而且這兩百多件的藝術品裡還包含古東方的藝術真品。」向凱風用力點頭。
  「古東方的藝術真品?」黎馥丹吃驚,「可是羅浮宮不是早就封閉多數關於古東方文明部份的藝術品?」
  「是啊。」
  「凱風,你真的好厲害。」黎馥丹不得不感到佩服,姑且不論羅浮宮用各種理由佔據他國文物,但是能願意讓羅浮宮出借展覽出這些容易引起他國爭論的古文物就是不容易。
  「我們去吃頓飯,剛才跟羅浮宮幾個代表開會,這還真是我有史以來開過最久的一場會議,我連水都沒什麼喝。」
  「好。」
  向凱風很是高興,很是愉悅的摟著黎馥丹往鬧區裡走,黎馥丹當然感染到向凱風興奮的情緒,但是她抬頭看見向凱風剛毅帶笑的下巴,向凱風他是不是應該跟她說點什麼。

  ☆ ☆ ☆

  一天晚上九點時,李香林敲了敲女兒的房門走進來,李香林走到女兒床邊伸手摸了摸女兒的額頭。
  「媽。」
  「身體有覺得好一點了嗎?我看是沒有再發燒了。」李香林放下手。
  「好多了,今天晚上再睡一覺,我明天大概就好的差不多。」
  「像這種天氣妳怎麼會無緣無故感冒還發燒呢?真是有問題。」
  黎馥丹吐了吐舌頭,前幾天向凱風帶她去看夜景,她為了愛漂亮只穿上一件水鑽小背心跟麻質短褲就出門,她根本沒帶外套,雖然後來向凱風有把西裝披在她的身上,可是她那個時候也已經開始流鼻水。
  「我夏天先感冒,等到冬天就不會再感冒。」
  「哪來這種歪理?」李香林佯瞪女兒一眼。
  「媽,妳別擔心嘛,我都這麼大的一個人了,又不是連走路都還走不穩的小娃娃。」
  「我才不擔心你們了呢,反正你們都長大了,自己要會照顧自己。」
  黎馥丹雖然身體不適懶洋洋的,不過她還是偎近母親,「是不是哥又惹媽生氣?」
  「我才沒那閒功夫跟那臭小子生氣,就算他要死不活都隨便他!」
  「噢……」
  「別說了,妳早點休息,我跟妳爸明天一早還要到機場去搭飛機,通通早點休息。」李香林拍拍黎馥丹身上的薄被站了起來。
  「媽,晚安。」
  「晚安。」
  黎馥丹看著房門被拉上,還說沒生氣呢,黎馥丹瞧見母親的頭頂上都已經冒出濃濃煙條,她本來還想問哥哥今天有沒有回來。
  「火氣還真是不小。」每次她媽跟哥哥吵起架來,氣勢可都是誰也不輸誰,但是黎馥丹也沒看見她爸有頭疼的樣子。
  「叩、叩。」突然,一旁的落地窗讓人敲了兩聲,黎馥丹直覺一驚,有小偷!
  「叩、叩。」她應該有把落地窗鎖上吧。
  「叩、叩。」黎馥丹腎上腺素激增的眼神四處搜尋房間裡可用來防衛的武器。
  「叩、叩。」黎馥丹想要尖叫,可是她卻喉嚨緊繃的發不出任何聲音。
  「馥丹。」黎馥丹眼睛瞠大的盯著落地窗方向。
  「馥丹,妳不在嗎?」當那聲低沉的音頻傳入黎馥丹的腦子,黎馥丹瞬間鬆了一口氣。
  黎馥丹掀開薄被,屁股挪到床邊,雙腳有些腿軟的黎馥丹當踩在地面上的時候險險站不穩,黎馥丹盡快卻行動緩慢的來到落地窗邊。
  當黎馥丹掀開厚重的淺色花紋窗簾時,一張帶笑的英俊臉孔霎時出現在她的眼前,向凱風就站在陽台外,而他的右手上還舉著一大束鮮豔的紅色玫瑰花。
  「別傻愣著,快替我開門。」向凱風又敲了玻璃兩下,如果不是隔著玻璃,他想敲的肯定是黎馥丹的頭。
  「我的天啊,你怎麼會來?」
  黎馥丹的反應實在慢上很多拍,向凱風果真輕敲黎馥丹的額頭兩下,「竟然讓我在外頭等這麼久。」
  「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陽台上?」
  黎馥丹傻愣的模樣讓向凱風覺得可愛,一大束玫瑰花舉到黎馥丹的面前,「這束美麗的花是專程要送給妳的。」
  「哈啾!」黎馥丹揉了揉很癢的鼻子。
  這個噴嚏一點也不小,因為黎馥丹正好抬頭看向向凱風的關係,所以不只一大束玫瑰花遭殃,向凱風的臉上也滋潤不少。
  太多的口水讓向凱風不得不抹把臉,黎馥丹忍住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也想妳的確不是故意,不然我就掐死妳,妳今天身體有好一點了嗎?」
  「因為我生病,所以你專程來看我?」
  「妳就是沒事我也可以過來看妳,不是嗎。」
  黎馥丹喜孜孜的抱過一大把玫瑰花束轉身走向五斗櫃,她還靠近漂亮的玫瑰花深吸一口氣,「哈啾!人家生病你要帶稀飯過來,怎麼會帶玫瑰花過來呢。」黎馥丹揉揉鼻子。
  「我要是拎著稀飯就走大門,我幹嘛爬上陽台。」
  「對啊,你幹嘛爬陽台,怕被我爸媽看見?」
  「不知道是哪個蠢蛋跟我說羅密歐跟茱麗葉在陽台上談情說愛的時候應該很浪漫,她也想試看看,沒想到蠢蛋不但把落地窗鎖上,耳朵還很有問題的聽不見敲門聲音。」
  「我以為你是小偷嘛,我緊張的找著看有沒有武器。」黎馥丹背對向凱風站在五斗櫃前想著要怎麼擺放這一大束玫瑰花才好,沒看見雙手插在口袋裡的向凱風臉上出現三條線。

  

禮物專區

  • 一般禮物
  • 神祕禮物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作者的禮物盒子

送禮名單

禮物名單

紅包專區

賞個紅包吧

作者收到的紅包 0

紅包名單

  • {{ slice_string(red_record.user.name, 6) }} 送{{ red_record.gift }} 1 個{{ get_formet_date(get_date(red_record.created_at), 10, 5) }}
  • 章節評論
字型大小
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章節評論
贈送禮物×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
贈送「{{ gift_model_option.gift.name }}」需支付{{ gift_model_option.gift.coin }}讀客幣,
是否確定贈送作者?
打賞紅包×
我要打賞: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