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功能可能無法正常運作!

讀者「草莓大福」想對作者「幸福」說:「敲碗等愛我哥哥後續(´∀`)」

讀者「小月」想對作者「巫七七」說:「嬌蠻小妻哪時會更新內容?」

讀者「fantasy影」想對作者「Heigon」說:「不顧一切佔有妳超好看~✿」

讀者「薑糖糖」想對作者「凌兮兮」說:「我的男友好霸道,男主超讚」

讀者「Sandy0322」想對作者「聽風者」說:「有要再寫人頭移植風格的文嗎」

首頁/文庫/花老公的甜心/第1章 第一章

第1章 第一章
田心貞

  
  第一章

  「妳敲。」軟軟的童聲響起。
  「妳敲啦。」另一個軟軟的童聲也響起,若不仔細聽個清楚,還真會以為是同一個孩子在說話。
  「上次是人家敲的耶。」小女孩小小聲的抱怨著。
  「那……再敲一次嘛。」另一個小女孩伸出一根短短的手指頭拜託著。
  「不要,這次要換人了啦。」
  「拜託嘛,姐姐……」冷茹珈嘟起嘴巴可憐兮兮的說著,兩隻小手還不忘拉著姐姐的小手臂搖晃著。
  手臂讓妹妹抓著一直搖、一直搖,冷茹淇一張可愛的小嘴也跟著漲得愈來愈鼓,「好啦,每次都這樣賴皮。」不是很甘願的說著。
  原本可憐兮兮的小女娃,嘴角偷偷露出一絲得逞的笑容。
  小小的冷茹淇終於鼓起勇氣,正要往房門一敲……
  「不進來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做什麼?」
  兩個小女娃睜大圓圓的眼睛交換眼神││她們已經很小聲、很小聲的說話了,哥哥還是聽的見?
  「哥哥……」一顆小頭顱從門縫探進來,靈活的一雙眼睛咕溜溜的轉著,在偌大的房間裡搜尋哥哥的身影。
  房間裡除了哥哥之外,還有一個坐在窗邊沙發上的男生,金黃色的陽光灑在男孩身上,他的周遭好像有一層光暈圍繞著一樣,一時之間,竟讓小小的冷茹淇給看傻了。
  他跟她昨天看的童話書裡的人物好像喔,身體亮亮的、會發光。
  「姐姐。」冷茹珈從門外將姐姐擠了進來,人家她也想進來哥哥房間。
  「啊……唉、唉呦……」冷茹淇圓圓的身體一個不穩,直直往前撲倒。
  「妳們兩個在做什麼?」冷雲翔音調沒什麼起伏的說著,才剛開始下棋沒多久,這兩個小鬼又要進來搞破壞嗎?
  「珈珈…妳好重……」冷茹淇在下面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啊!對不起、對不起,人家不是故意的。」冷茹珈趕緊從姐姐身上爬起來,她也不知道姐姐會一推就倒。
  蒲生拓蓮有趣的看著下面的小肉墊,瞧她一張小臉都漲得通紅了,肺部裡面的空氣全被擠出來了嗎?
  「唉呦!」冷茹珈一隻小肥腿沒有站穩!
  「碰!」兩塊肥肉相撞的聲音。
  「啊……我的腳腳……」冷雲翔耐著性子走上前,抓起兩隻小豬站好!不過是跌個倒而已,也可以兩個人纏成這樣站不起來?
  冷茹淇投向妹妹一抹哀怨的視線,她的腿已經不知道讓她壓瘀青多少次?腳也不知道因為她扭傷多少回了?
  「呵呵……」罪魁禍首除了笑還是笑,她不是故意的嘛。
  「雲翔,她們就是你妹妹?」蒲生拓蓮看著兩張相仿的面孔問著,就連身體也都一樣圓滾滾。
  「沒錯。」冷雲翔走回下棋的位置。「妳們兩個進來找我做什麼?」
  「哥哥,你跟我們去房間玩昨天買的玩具好不好?」冷茹淇拍一拍裙子,剛剛讓妹妹壓著,裙子都快掀到屁股上了,媽媽說穿裙子的時候不能跟穿褲子一樣粗魯,不然會被看光光。
  「不好。」冷雲翔想都沒有想的直接回絕。
  「那我們把玩具拿來哥哥房間玩……」冷茹淇話還沒說完。
  「更不好。」冷雲翔根本不用等妹妹把話說完就可以回答,他對她們的提議一向沒什麼興趣。
  蒲生拓蓮一雙視線盯著剛才的小肉墊不放,那漲鼓鼓的臉頰讓他好想捏捏看,看捏了是不是又會馬上彈回來?
  圓圓的大眼、圓圓的小臉蛋、圓圓的俏鼻子、圓滾滾的身體、就連嘟著的小嘴唇也是圓到不行!天啊,蒲生拓蓮驚呼著,這絕對是他看過最圓的東西。
  「我要跟爸爸講,哥哥都不跟我們玩!」冷茹淇氣鼓鼓的說著!來找哥哥十次,哥哥會說十一次不要!
  「對嘛、對嘛,每次都這樣!」冷茹珈跟著姐姐說。
  「快去講,記得把門闔上。」冷雲翔不甚在意的說著。
  冷茹淇真是愈聽愈生氣!
  蒲生拓蓮笑了出來,她就像顆氣球一樣,雲翔每說一句話,小氣球就會跟著漲起來。
  「我要叫爸爸修理你!」冷茹淇努力擺出五歲小孩最兇狠的樣子來!
  冷茹珈先是往後退一步,躲到姐姐背後,「對!修理你!」
  「快去叫,記得跟老頭說我在房間。」冷雲翔慢條斯里的說著,免得到時候老頭子找不到他,又要吼得整間屋子吵死人。
  「哼!」小頭顱朝前用力哼出一口氣,隨後跑出房門。
  冷茹珈也趕緊跟在姐姐背後跑開,「哼、哼!」
  她在哼給誰聽?沒人知道,真是沒膽子又要逞威風……
  蒲生拓蓮看著頓時空無一人的房門處……
  只見剛才的小肉墊又急急忙忙跑回來,用力在冷雲翔的房門上踹一腳!
  「哀、哀……」痛、痛死她了啦!
  「要是把我的門給踢壞了,看我不修理妳才怪。」冷雲翔一點都不關心妹妹的肥腿是不是受傷了?
  冷茹淇用力的瞪了哥哥一眼之後,才一跛、一跛的慢慢消失在房門處。剛才那一眼她瞪的太用力,眼睛都快抽筋了。
  蒲生拓蓮不覺莞爾的看著來去一陣風似的小肉墊,真可愛。
  「碰!」又是兩塊肥肉相撞的聲音!
  「啊……唉呦!」走廊外又傳來一聲聲軟軟的哀號。
  「啊……姐姐,人家不是故意的啦……」
  「快、快起來……」妹妹怎麼會這麼重?「妳……妳要減肥了啦。」她等等一定要跟媽媽說去,不能再讓妹妹一直吃很多、很多進去肚肚裡了,不然有一天她一定真的會被壓扁。
  剛才被妹妹推倒、哥哥又很用力的拉她們起來、剛剛踹門又踹得腳好痛、現在妹妹又壓著自己,冷茹淇扁扁嘴,她好想哭喔。

  ☆ ☆ ☆

  冷雲翔搖搖頭,那兩個幼稚園笨蛋到現在連走路都還走不好,家裡每一個角落已經沒有哪一個地方是她們沒有摔跤過。
  蒲生拓蓮仔細聽著門外微弱的聲響,他肯定這次那個小肉墊又是被墊在下面壓著,可能是腿太短跑不快,所以老是會被壓到吧。
  「該你了。」冷雲翔提醒著。
  蒲生拓蓮將視線從房門處拉回,「小肉墊是茹淇還是茹珈?」其實他已經知道誰是誰,只是想再確認一次。那小傢伙好像比西洋棋有趣多了。
  冷雲翔抬頭看他一眼,「冷茹淇。」
  像是感應到他的視線一樣,蒲生拓蓮抬起頭來,「她很有趣,不是嗎?」
  有趣?冷雲翔從來就不覺得那兩個煩人的傢伙會有趣。
    
  ☆ ☆ ☆

  「拓蓮哥哥!」
  蒲生拓蓮抬頭一看,只看見珈珈一個人站在陽台上朝他用力揮手,不虧是精力充沛的小傢伙,一大早就這麼有精神,就在他納悶為何沒有看見淇淇的時候,一團軟綿綿的東西已經撲到他的腿上。
  「拓蓮哥哥!」冷茹淇高興的叫著,拓蓮哥哥沒有騙她,他說他今天一早就會來找她。
  蒲生拓蓮彎腰抱起軟呼呼的小肉團,「這麼歡迎我?」他將小女娃舉得高高的,俊逸的臉龐在她綿綿的小肚子上磨蹭。
  「呵呵……」冷茹淇笑呵呵的扭動著五短身材,「拓蓮哥哥,好、好癢喔,呵呵……」
  他輕輕咬了一下她豐潤的臉頰,每每看見她紅咚咚像蘋果一樣的小圓臉,他就忍不住想一口咬下去!就是從頗負盛名產地送來的頂級蘋果也沒有她看起來這麼可口。
  小女娃兩隻小肥手趁機在他臉上作怪,每次都咬她,看她不修理他才怪。
  這小傢伙的手勁倒是愈來愈有力,也難怪,瞧她每天把自己吃的圓滾滾、胖嘟嘟,可真是個名副其實的胖娃娃。
  可能是因為跑得太快,小傢伙的臉色不但非常紅潤,額際的髮絲也讓一層薄汗給沾溼,服貼的黏在潔白額上。
  蒲生拓蓮一邊拉起袖子替她把汗擦乾,一邊大步邁向屋子裡。這清晨的氣溫說冷不冷、說熱不熱,但小女娃的身體總是不比他這個大男生強壯,就怕她流汗吹風會著涼。
  「有乖乖吃早餐嗎?」蒲生拓蓮問向摟住自己脖子的小女娃。她說,她最喜歡這樣偎著拓蓮哥哥,這嘴甜的小傢伙。
  「我在等拓蓮哥哥要來餵我。」冷茹淇用一根短短又肥肥的食指抵著自己的臉頰,歪著頭看向他,「還好拓蓮哥哥很早來,不然我就要餓扁扁了。」小小的鼻子還皺了皺。
  「妳這小豬仔。」他還真沒看過有比她更嗜吃的傢伙。
  「我是小豬仔,那拓蓮哥哥就是大豬仔。」冷茹淇嘟起小嘴說著。
  「好,我是大豬仔。」
  假日裡,冷家大宅的廚房飯桌上只坐了兩個十二歲大的男孩子跟一對七歲大的雙生子。冷家夫婦一大早就和朋友相約出門去,有冷雲翔這個兒子在家,他們不擔心雙生子會闖出什麼禍來,還是鬧得家裡人仰馬翻。
  「冷茹淇,妳那顆頭是怎麼回事?」冷雲翔看著披頭散髮的大妹,冷茹珈就讓僕人打理的整整齊齊。
  披頭散髮的小女娃朝大哥吐吐舌頭,「人家要拓蓮哥哥幫我綁漂漂。」她昨天還用香噴噴的洗髮精洗頭呢。
  冷雲翔不以為然的看了拓蓮一眼,是男人就別做這些婆婆媽媽的事情。
  蒲生拓蓮才不理會好友藐視的眼神,他上次還當新郎,當的很爽!怎樣?
  「吃完早餐拓蓮哥哥就幫妳綁頭髮。」讓她訓練了兩年,現在只要是她說得出口的髮型,他都能親手幫她包辦。
  冷雲翔鼻子哼了一聲不屑。
  冷茹珈覺得哥哥的樣子很有趣,便開始學他用鼻子哼氣……
  「笨蛋,好的不學,學那什麼鬼東西?」冷雲翔用力捏著小妹的肥臉頰,一點都不手下留情。
  他哪有小妹學得這醜?鼻孔都要撐爆了還在吐氣。真是一個笨、一個蠢。
    
  ☆ ☆ ☆

  「拓蓮哥哥,我要綁這個。」一根香腸肥指指著報紙上人物的頭。
  這張報紙是她上次在廚房跟在福嫂屁股後面轉看到的,她一看就很喜歡喔,她可是一直拜託福嫂讓給她的呢,不然這張報紙就要被丟到垃圾桶裡去了。
  其實那張報紙是福嫂切水果時,墊在水果皮下面的報紙,耐不過一雙大圓眼的苦苦要求,福嫂只好拿剪刀剪下小姐要的圖案,卻多少還是沾到水果皮的汁液了。
  「這個?」樸生拓蓮有些不確定的問著。
  冷茹淇非常用力的點頭!她好喜歡這個圖案。
  「淇淇,妳要不要考慮看看別的髮型?」樸生拓蓮衷心的建議著。
  「不、要,我要跟這個一樣。」小女娃很肯定的說著,「要幫我綁的跟圖案上面的人一模一樣的喔。」她認真的交代著。
  蒲生拓蓮略薄嘴角不自主的抽搐了兩下……
  「這個髮型已經退流行了,拓蓮哥哥幫妳綁別的髮型好不好?」
  「退流行?」香腸肥指抵著圓圓的下巴,一雙圓眼很是疑惑,「退流行?」什麼東東?
  「退流行就是不好看。」如果這樣解釋能讓她打退堂鼓就好了。
  「不好看?」小女娃睜大眼睛,她不要不好看!她要很漂漂的出現在拓蓮哥哥前面,她不要不好看的樣子給拓蓮哥哥看到。
  「嗯。」蒲生拓蓮煞有其事的認真點著頭。
  幫她編上滿頭的辮子他並不會嫌麻煩,問題是他怕她到幼稚園去後會讓其他小鬼頭笑,現在小孩子的嘴巴跟心腸都很惡毒,跟他的小天使完全不一樣。
  「那、那我不要跟上面一樣了,以後也不要。」
  拓蓮哥哥說不好看,她也只好捨棄了。其實她覺得報紙上面的圖案很好看欸,一條一條的,好像數都數不完,人也黑黑的。
  「拓蓮哥哥幫妳綁現在最流行、最好看的樣式。」蒲生拓蓮攏起她一頭秀髮,細細、軟軟的髮絲就跟小天使的光環一樣令人感到舒服。
  「拓蓮哥哥。」小女娃乖乖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
  「嗯?」蒲生拓蓮的手勢已經輕到不能再輕,就怕傷了她一頭如絲綢緞帶般的秀髮。
  「我要上小學了。」
  「我知道啊。」這個暑假過完,兩個小傢伙也要上學了。
  「可是媽媽說我不能跟拓蓮哥哥同一班,為什麼?」冷茹淇看著鏡子悶悶的問著,她就是想坐在拓蓮哥哥旁邊嘛,為什麼不行?
  「拓蓮哥哥都這麼大,要是現在還跟妳讀同一班,那我的腦子就有很嚴重的問題了。」
  「那淇淇的腦子有問題嗎?」她看向鏡中的拓蓮哥哥。
  「淇淇很聰明,腦子沒問題。」蒲生拓蓮最後幫她在額上夾上一朵可愛的小花夾子,純白、晶亮的小花最適合她了。
  「拓蓮哥哥會在下課時間去找妳。」他抱起椅子上的小人兒,她一向乖乖坐在椅子上讓自己綁頭髮。
  他們會上同一所學校。豪薇學校是由雲翔的外公所創,教育範圍涵蓋國小、國中、以及高中。由於雙生子沒有通過精英升級測驗,所以她們讀的是普通教育,不同於蒲生拓蓮跟冷雲翔讀的菁英教育。
  豪薇學校不會因為是自家人的孩子而有所鬆懈,這也是當初楷叔推薦給父親的原因,他認為孩子在豪薇學校的菁英教育裡頭絕對可以被好好栽培。所以他才會讓父親送來台灣讀書,也才會遇到這麼可愛的一個小傢伙。
  當初雙生子年紀還太小,跟著楷叔到日本去的一向只有雲翔,直到決定來台灣唸書之前,他都還沒有見過楷叔的雙生子,他一向對年紀比自己小的孩子沒什麼興趣,就怕他們的鼻涕會沾到自己身上,可是這兩個小傢伙卻可愛得緊,尤其是小肉墊!
  「你說的喔。」冷茹淇又伸出香腸肥指,「打勾勾,騙人的是小豬。」
  「妳不是已經說我是大豬仔、妳是小豬仔?」
  「有嗎?」她怎麼會說自己是豬仔呢?
  「打勾勾。」蒲生拓蓮大手勾起小手,「騙人的是烏龜。」這對他來說可是很惡毒的誓言了。
  「好,騙人的是烏龜。」小女娃跟著說。突地,小女娃偷偷在男孩臉上飛快的親了一下!
  「呵呵……」小女娃顯然對自己偷襲得逞感到非常得意!
  蒲生拓蓮讓小女娃突來的舉動給楞住了,然而不消一會,他又立即恢復了原本一張閒適、自若的俊逸神情。
  「呵呵……」女娃兒銀鈴般的脆耳笑聲彷彿像是有穿透力一樣,竄進他的心窩裡,讓他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大大的弧度,就連那略顯狹長的丹鳳眼也笑彎了。
    
  ☆ ☆ ☆

  下課鐘聲第一聲都還沒有響完。只見一團肉球推開椅子、邁開肥肥的短腿、對準教室門口,像顆子彈一樣,奮力往外面走廊衝出去!
  「冷茹淇!」級任老師氣急敗壞的吼著!
  「老師。」冷茹珈舉起右手報告,「姐姐昨天又吃壞肚子,她急著去廁所。」
  「冷、茹、珈。」年輕級任老師雙手用力的往腰一插,「妳要不要換個新詞?這個說法我已經從妳們一年級聽到二年級了。」冷茹珈縮著肩膀、吐吐小舌頭。
  「呼、呼……」冷茹淇賣力的往前跑著。自從拓蓮哥哥升上國中部之後,教室變得更遠了。
  她在考慮,明天要不要請老師讓她早點下課呢?冷茹淇一邊跑、一邊異想天開的想著。
  學校是讓她來讀書,不是天天來跟蒲生拓蓮一起吃飯的!
  「呼、呼、呼……」小小的冷茹淇雙手撐著微彎的膝蓋、一手抬起腕上可愛的卡通手錶一看,三十分鐘整,足足比昨天快了一分半鐘,又變快了耶!「呼…呼……」
  自從蒲生拓蓮升上國中部之後,冷茹淇課業的成績依舊普普,但是體育成績倒是進步不少,畢竟每天在中午時刻來回跑個將近一個鐘頭時間,體力想不變好都很難,而她的腳程也愈來愈快,前陣子學校舉行運動會時,她還讓老師選上去參加接力賽跑。
  拓蓮哥哥在還沒升上國中部的時候常常下課時間一到,就會出現在她的教室門口,可是自從他升上國中之後就沒有了,可能是教室距離太遠了,沒關係,她來找他也一樣。
  「蒲生拓蓮,你妹來囉。」看見可愛的小妹妹出現在教室門口,一名男同學熱心的呼喊著。
  蒲生拓蓮套上襯衫轉過頭來,第四節體育課球打得太激烈,他才剛和雲翔從淋浴間沖好澡回來教室。
  他挑眉看著站在門口喘大氣的精緻娃娃,他還以為她會晚點再到,畢竟國中部和國小部的教室有一段不算近的距離。
  「怎麼跑得這麼快?」蒲生拓蓮也不管襯衫的胸口處還有幾顆鈕扣沒有扣上,連忙幫她順順起伏甚大的小背,「慢慢走就好,別跑成這樣。」她的身體不是屬於比較健壯的女孩體型。
  「因為下課時間很短嘛。」冷茹淇就快上氣不接下氣了。
  中午休息時間才一個半小時,她來回就要花上將近一個小時,不跑快一點怎麼有時間?每次都還沒有跟拓蓮哥哥說上幾句話就要走了,飯也吃得好急。
  蒲生拓蓮牽著小女娃的手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等等。」
  他走向講台前面拿起白色瓷盤,豪薇學校的學生餐食是採用歐式自助餐點,他知道小女娃的喜好,她喜歡看起來顏色鮮豔的食物、不喜歡口味太重的料理、天氣太熱她也不喜歡喝濃湯。
  蒲生拓蓮迅速夾滿一盤通通符合她口味的菜色,再用另外一個瓷盤裝了蕃茄義大利麵,他稍微裝得多一點,因為清爽的蕃茄口味會很合她的胃口。濃湯他只盛了一碗,因為她不一定會喝。
  蒲生拓蓮將小不隆冬的她抱上自己腿上,自從她上小學之後,中午時間他都是這麼餵她吃飯。
  也難怪全班同學都會認為她是他的妹妹,而不是冷雲翔的妹妹,因為冷茹淇每次來到他們教室叫的是蒲生拓蓮,而不是冷雲翔。
  冷茹淇雙手扶在他硬硬的手臂上,她只要嘴巴張開開就好了,因為食物會準確的進到她嘴裡。
  蒲生拓蓮餵她吃進一口、自己再吃一口,他們一向共用一個盤子、一副刀叉,他可不像某人,竟然會嫌棄自己妹妹的口水。
  「冷茹淇,妳該不會還沒下課就跑出教室吧?」冷雲翔大快朵頤自己面前的盤子,體育課還沒開始的時候他的肚子就已經叫了。
  「才不是,我是等鐘聲敲第一聲的時候才衝出來。」坐在一雙結實大腿上的小女娃老實的說著。
  冷雲翔給了親生妹妹一個白眼,「要等老師說下課才能衝出來好嗎?」他耐著性子說。
  小女娃嘴巴裡頭塞得滿滿,讓人聽不清楚她想說些什麼?
  「慢慢吃,一會兒拓蓮哥哥陪妳走回去。」
  「真的?」這讓小女娃笑彎了一雙大眼!
  蒲生拓蓮揚起嘴角,「當然是真的。」即使她是個小娃兒,他也從來沒有敷衍過她。

  

禮物專區

  • 一般禮物
  • 神祕禮物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作者的禮物盒子

送禮名單

禮物名單

紅包專區

賞個紅包吧

作者收到的紅包 0

紅包名單

  • {{ slice_string(red_record.user.name, 6) }} 送{{ red_record.gift }} 1 個{{ get_formet_date(get_date(red_record.created_at), 10, 5) }}
  • 章節評論
字型大小
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章節評論
贈送禮物×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
贈送「{{ gift_model_option.gift.name }}」需支付{{ gift_model_option.gift.coin }}讀客幣,
是否確定贈送作者?
打賞紅包×
我要打賞: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