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功能可能無法正常運作!

號外、號外!下載素材圖片下片當封面,讓你的作品點閱率翻倍!

首頁/文庫/花老公的甜心/第2章 第二章

第2章 第二章
田心貞

  
  第二章

  甫升上國一的冷茹淇長得亭亭玉立,一身瓷白的好肌膚讓她一頭烏黑的長髮更顯得亮麗動人。
  她捧著便當盒急急的在學校走廊上穿梭著,今天是她第一次上烹飪課,老師沒有指定在課堂上要做出什麼菜色,讓大家自由發揮,她頭一個念頭就是要做花壽司。
  因為拓蓮哥哥是中日混血,在日本出生的他一定會喜歡花壽司!
  為了花壽司的內餡,冷茹淇從上禮拜就開始煩惱要用哪些食材才好,因為一向挑嘴的拓蓮哥哥不只是挑剔而已,根本是嘴刁到了極點,蒲生家的廚子都是至少要具備米其林三星級以上的水準才行。
  還真是為難他那段跟自己吃學校歐式自助午餐的日子。
  冷茹淇急著往後山走去,要是拓蓮哥哥也不在大樹那裡,那她可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找人?
  花壽司雖然本身不是熱食,但還是要趁新鮮吃的好,畢竟他可是十分講究食材的新鮮度。
  拓蓮哥哥似乎愈來愈不常待在教室裡頭了,自從他升上高中之後,她要是去找他十次,大概勉勉強強只能碰上兩次面吧,但是即使碰上面,才剛和他說沒兩三句話,他就又讓人給拉走了。
  她只知道他跟大哥一樣都很忙,風雲人物似乎都不得閒,冷茹淇不禁苦笑著一張臉。
  小跑步到一長排矮樹前,她墊高了腳尖,想看看拓蓮哥哥是不是躺在大樹下休息?拓蓮哥哥說要是在教室裡頭找不到他的話,可以來這裡看看,因為他還滿常在這裡睡午覺的。
  她確實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仰躺在草地上,雙手枕在腦後、長腿翹著二郎腿,但是她也看見另一個身影,她不會認錯,那是拓蓮哥哥的同班同學。
  傅曉薇,學校出了名的大美人,一路讀著菁英教育升上去,是個難得美貌與聰穎兼具的大家閨秀。
  冷茹淇默默蹲了下來,躲在樹堆後覷看他們。
  傅曉薇不知道在拓蓮哥哥耳邊說了什麼?讓他笑得都捧著肚子坐了起來。雖然拓蓮哥哥一向愛笑,但是能讓他這樣開懷大笑也很不簡單。
  看著拓蓮哥哥笑咧嘴的英俊臉孔,她好想一拳給他用力揍下去!冷茹淇捂著胸口,可能是剛才走得太急,讓她胸口悶悶的,好不舒服。
  看見他們身旁有個粉紅色盒子,冷茹淇知道那是日本進口的古典飯盒,鮮豔的粉色櫻花搭上灑有金亮銀粉的黑色背景,在在透露出高貴、典雅的氣息。
  她原本想買的,可是因為她已經有了一個自己最喜歡的飯盒││綠色青蛙加上粉色小豬。
  冷茹淇的視力極好,看見沒有闔上蓋子的漂亮飯盒裡空無一物。
  「唉……」冷茹淇看著自己的飯盒嘆氣。
  老實說,她剛才從國中部走到高中部、再從高中部走到體育館、操場、游泳池、籃球場……她幾乎在學校裡繞了一圈,花了兩個多小時。
  飯盒也跟著她在大太陽底下曝曬了兩個多小時,冷茹淇緩緩轉過身去,沿著來時路走回去。
   
  ☆ ☆ ☆

  國中部一年級教室門口突然揚起一陣喧嘩,小女生們雖然已經刻意壓低音量交談著,但是眾人聚集在一塊兒窸窸窣窣的也不算小聲,其間偶爾洩露出的幾聲驚呼,更是讓人想要裝作沒聽見都很難。
  冷茹淇不知道教室外面為什麼鬧哄哄的那麼吵?她連轉頭過去看都有問題,她好像是中暑了。在大太陽底下走太久,讓她整個人悶悶的,就是深呼吸也沒辦法揮去胸口鬱結的感覺。
  原來中暑就是這樣,不但會提不起勁兒,胸口還會悶得像是被送進烤箱的烤雞一樣,在放學之前她大概就會熟乾了吧。
  「冷茹淇,有人找妳喔。」在一陣交頭接耳的雜聲雜語中,總算有個宏亮的聲音出現。
  她全身懶洋洋的,趴在桌上一動也不動,她連一個轉頭的動作都比七老八十的阿婆還要慢吞吞。
  「身體不舒服嗎?」低沉的聲音在她頭上響起。
  她眼睛往上一吊,原來是拓蓮哥哥……他不知道幾百年沒來找自己了,怎麼知道她的教室在這裡?
  知道他忙,她也就沒告訴他自己升上國一的教室位在哪裡。
  蒲生拓蓮難得皺起眉頭,竟然會看見她無精打采的樣子,「哪裡不舒服?」一雙厚實的大掌在同時撫上她光潔的額頭。
  冷茹淇揮開他大掌的動作倒是靈活得很,「沒有哪裡不舒服,昨天晚上太晚睡而已。」
  蒲生拓蓮訝異她反應的同時也抿緊了嘴角,他,對於她方才的舉動感到不悅。但是一派悠閒的表情卻讓人看不出他有任何動怒的跡象。
  「妳剛剛有來教室找我?」
  「嗯,沒有看見你,我就回來了。」她又沒力的趴了下去,就像一塊爛泥癱在桌面上一樣。
  「我在後山大樹那裡。」
  「喔。」她沒啥力氣的應了一聲。她知道啊,不但知道還看見他的漂亮同學,她的功課是怎麼樣也沒辦法讀進菁英班的。
  「喔?」蒲生拓蓮不是很能理解她的反應,這小傢伙似乎有些冷淡。
  「妳不是說要拿飯盒給我?」蒲生拓蓮往她眼睛看得見的位置坐下。
  冷茹淇睜開沒啥精神的眸子,「你不是吃飽了?」
  「妳有去大樹那裡找我?」冷茹淇閉上嘴巴。
  「竟然有去後山那裡找我為什麼沒有出現?」他不相信她會沒有看見自己的人影,一個高頭大馬的人就躺在大樹下,她不可能會沒看見。
  「妳不知道我都會躺在那裡等妳嗎?」那是他和她之間獨有的默契。
  冷茹淇吐出一口悶氣,緩緩說道:「我看見有別人,所以就沒有再走過去。」她老實的說著,「而且,我看你也應該已經吃飽了吧。」那份興沖沖想要趕快給他品嚐的動力早沒了。
  「沒有吃到妳的便當我怎麼會飽?」蒲生拓蓮露出慣有的笑容,原來是以為自己吃飽了。
  「反正那也不是誰,同班同學而已,為什麼不過來?」
  「我不想打擾你們。」她在不知不覺中嘟起了小嘴。
  「小傻瓜,有什麼好打擾不打擾?她只是拿便當過來問我要不要一起吃而已。」小傢伙想得還真多。
  「那你吃了嗎?」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心裡有多在意。
  「吃了啊。」蒲生拓蓮理所當然的說著,「人家都拿便當到我面前了,不吃不好意思。」
  捏捏她又滑又嫩的臉頰,小時候圓圓滾滾的豐潤雙頰已不復在,小肉墊現在可是一個具有標緻鵝蛋臉的小美人。
  「不過我還是在等妳的便當,不吃妳的便當我怎麼會有滿足感?」他可是一直都在等她,「而且,她們做的便當哪有妳做的美味?」
  蒲生拓蓮對她的臉頰可真是愛不釋手,不但又捏又揉的,畢竟這細緻的觸感實在太棒了!
  她們?「我最喜歡的當然還是淇淇的便當。」他大聲說著。
  她們?冷茹淇不大願意再去想他所說的「她們」是什麼意思?她從抽屜裡頭拿出原本要被丟掉的飯盒。
  「可能壞掉了,今天天氣這麼熱。」
  「沒關係,我胃腸很好,妳都不知道我等妳的愛心便當等多久了?」低沉的嗓音雖然語調哀怨,但是他的表情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儘管知道他說得言過其實,但她還是聽得心裡甜甜的!她當然知道事實不是像他說的那麼無聊,他跟那位同班同學不但有說有笑,還打打鬧鬧。不只他笑得開懷,就連那位同班同學也是笑得像花一樣燦爛。
  美人就是美人,隨便笑一下都會很好看,連她站的那麼遠也會忍不住想多看幾眼,她想她能理解拓蓮哥哥為什麼要笑得這麼開心。
  蒲生拓蓮抓起一個又一個的花壽司往嘴裡塞,那副大快朵頤的誇張模樣就好似嚐到人間美味一樣,「很好吃喔!」他口齒不清的說著。
  冷茹淇緩緩露於一抹笑容,心滿意足的看著他如此捧場自己做的東西,大費周章了一整個禮拜總算沒有白費!
    
  ☆ ☆ ☆

  一大清早,冷家大門就走出一抹纖細的人影,雖然天才剛亮,但是手上提著一大盒東西的女孩似乎有些急迫,只看見她頻頻抬起手腕上的手錶來看。
  為了手上這一大盒食物,她可是天還沒亮就在廚房裡忙碌穿梭,因為大哥昨天晚上回來,這表示,他也回來了。
  蒲生拓蓮和冷雲翔在高中畢業之後便出國繼續深造,出國整整一年,這是他們頭一次飛回台灣。她本來還在擔心拓蓮哥哥是不是會直接飛回日本?畢竟日本才是他真正的家。
  冷茹淇坐上清晨第一班公車,她會這麼匆忙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她準備的是早餐,從冷家搭公車到蒲生家最少也要一個半鐘頭以上的時間才能到達。
  公車一路搖搖晃晃,她的心情也跟著搖搖晃晃,他出國的這一年裡,她從來沒有接過他主動撥給自己的電話,就算她撥了過去,也還不一定找得到人。已經是大學生的他,活動似乎比在豪薇學校的時候更多。即使換了學校,她想他依舊還是風雲人物一個吧。
  不知道為什麼,清晨的公車沒有幾個人搭,她應該覺得舒適才是,不用跟別人擠來擠去,但是她今天卻沒有這種感覺,彷彿太冷清了。
  下了公車,她又走上好一段路才到蒲生家族為蒲生拓蓮在台灣置產的房子,其實蒲生家族也替他在市區買了幾間高級住宅,她不知道拓蓮哥哥為什麼要選擇最偏遠的一棟房子?
  雖然這是一棟別墅,但是位在市區的房子也都是美輪美奐的豪宅不是嗎?
  「淇淇小姐。」冷茹淇讓突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腦子還沒反應過來,手上的重物已經讓人給接了過去。
  看到身旁突然出現熟悉的壯碩體格,冷茹淇呼了一口氣,「黑柳大哥!」
  黑柳徹只是微微的笑了一笑。
  看到他出現,她就安心了,這表示拓蓮哥哥一定會在屋子裡。
  黑柳徹是蒲生拓蓮的隨身保鑣,稍長他幾歲。其實蒲生拓蓮身邊早有幾名保鑣,黑柳徹是近幾年蒲生家大老加派在蒲生拓蓮身邊的人手,說好聽是保鑣,其實是要來監督他的一舉一動,好回報到日本去。
  否則以他從小訓練到大的一身功夫,實在不需要任何保鑣,更無須再加派人手。蒲生拓蓮怎麼會不知道這幾年來,家裡已經開始對他在外的所作所為有所微詞?
  黑柳徹幫她將食盒提到屋內,便又再出去屋子外頭巡邏。冷茹淇知道他一向寡言、內斂,並不是冷淡、無情。
  「敬子,少爺還在房裡睡覺嗎?」冷茹淇問著年輕僕人。
  「淇淇小姐?」
  冷茹淇露出一個微笑,「我說,少爺還是在房間裡頭睡覺嗎?」她放慢速度再講一次,以為敬子還聽不大懂國語。
  「是、是的,少爺還在房間裡頭睡覺。」
  「那我直接上去找他好了。」她輕快的轉身走上樓梯,一心只想趕快看到很久都沒見到面的拓蓮哥哥。
  「小姐!」
  「有什麼事嗎?」冷茹淇從樓梯階上轉過頭來。
  「沒、沒有…敬子去做事了。」
  敬子那一聲急急的呼喚讓她很是納悶,莫名奇妙的看著敬子走開,她還是轉過身去,一階一階的往上踏去。
  由於房門沒有闔上,所以她沒有發出半點聲音走進他的房間,她原是不大確定,然而走近一看……
  蒲生拓蓮大字型仰躺在偌大的床上,只有在腰腹間覆上一條薄被,裸露在外的肌膚沒有著上任何衣物,她想,薄被底下的他應該也是沒有穿褲子。
  不只看見一個人躺在床上,還有一個身材姣好的胴體緊緊偎著他……兩具赤裸裸的軀體躺在床上,就算她對這檔事情再陌生也知道他們做了什麼。
  冷茹淇頓時覺得呼吸困難,一雙小手揪緊了胸口!
  她從來沒有這麼厭惡過自己的好視力,如果她的眼睛可以看不清楚,那麼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看見他們是赤裸裸的?
  胸口的沉重壓得她幾乎就要呼吸不過來,站不穩腳步的她連連往後退去……
  「碰!」蒲生拓蓮在同一時間睜開眼睛,精準的目光瞬間抓住發聲的所在位置,那銳利的眼神讓冷茹淇的身子為之一縮!
  那陌生的冷峻表情是她從來沒見過的……
  一聲巨響也同時驚醒了床上另一個赤裸的胴體,「寶貝……怎麼哪麼吵?」美人即使睡眼惺忪,聲音卻還是嬌滴滴的好不誘人。
  赤裸的女體顯然還沒有發現到房間裡還有其他人,軟若無骨似的偎向半坐起身的壯健男人。
  蒲生拓蓮看見發出聲音的不是別人,是他的淇淇……「該死……」
  蒲生拓蓮俐落撈起甩在床底下的褲子套上,偎在他身邊的女人一時之間失去重心,又往床面倒了下去。
  「哎呀……寶貝?」蒲生拓蓮在一瞬間便已經站到坐在房門前的淇淇面前,他蹲了下來,與她平視,「寶貝,好久不見。」
  那耀眼的笑容一點都不像是剛睜開眼睛的人會有的神采表情。
  冷茹淇的腦子一片空白,四肢好像不聽主人使喚,一動也不動。
  「這地板很冷。」精氣飽滿的聲音說明主人的好體力。
  「寶貝,她是誰啊?」床上的赤裸胴體即使知道房裡有人,卻一點都不感到驚慌失措,也不急著遮掩自己。
  蒲生拓蓮沒有回頭,只是看著她朝床上的人說:「妳該走了。」沒有起伏的音調讓人聽不出他的情緒,眼前的蒲生拓蓮讓她感到無比陌生。
  他在呆滯的小人兒面前揮揮手,「怎麼?還沒睡醒?還是看見外星人?」聲音裡頭盡是掩不住的戲笑。
  床上的女人不知道在嘴裡咕噥了什麼,只見她毫不避諱的赤裸裸起身,直接走向房間裡頭的浴室。
  蒲生拓蓮一隻大手遮去她緊跟在後的視線,「小孩子別亂看,長針眼了怎麼辦?」他半開玩笑的說著。
  冷茹淇感染不到他的好心情,咽了乾澀的喉嚨,一雙小手往後扶著門板慢慢爬起來。
  「剛剛是不是摔疼了?」蒲生拓蓮關心的問著:「叫醒我就好了,用不著這麼大費周章的轟隆作響,妳以為我是懶豬,叫都叫不醒?」
  一雙不明白的大眼凝著他,為什麼他能如此自若?
  「怎麼了?是不是太久沒看到我,很想我對不對?瞧妳都看呆了,是不是覺得拓蓮哥哥又變帥了?」冷茹淇無言以對他輕快的語氣,只想轉身往樓下走出去。
  「我的淇淇好像變得更漂亮了!」蒲生拓蓮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身邊轉著,只想把她從頭到尾好好的仔細看個清楚!
  「妳要多吃一點,別學時下什麼減肥不吃東西,我的淇淇還是要圓圓潤潤的才可愛……」
  雖然在美國的學校生活很充實、豐富、忙碌,每天跟雲翔都有參加不完的活動,但是他每天還是會想起他這個美麗又可愛的淇淇。
  沒辦法,誰叫她從小就討他喜歡呢?她可是他心裡最美麗的可人兒!
  冷茹淇在走出門口之際讓蒲生拓蓮給拉了回來,「妳要去哪?」
  「我要回家了。」笑容滿面的俊臉依舊不變,「不是才剛來嗎?陪陪我啊。」
  「你還有朋友在,我想我先回去好了。」
  「哈,那又不是誰!別管她,一會她自己就會回去。」蒲生拓蓮逕自拉著她的小手往廚房的方向走去,「我好久沒吃到妳做的東西囉。」
  「你怎麼知道我有帶吃的來?」
  「那還用問嗎?我的淇淇寶貝最貼心,當然會帶東西來給我。」蒲生拓蓮肯定的說著:「妳都不知道我一個人住在這間屋子裡頭有多無聊?多寂寞?我都是一個人吃飯……」
  蒲生拓蓮拉開椅子讓她坐下,原本相隔有些距離的兩個位置讓他縮短,椅子碰椅子、緊緊的挨在一起。
  這些玩笑話聽在她的耳裡,有些刺耳……寂寞?他就是能一臉笑咪咪的說出任何相反的話來。
  真的就像他說的一樣,那個女人從樓上走下來,想必已經在他房間裡的浴室梳洗過一番,那神采奕奕的樣子就跟他如初一轍……
  他們是屬於會在瞬間捉住別人目光的耀眼光體。
  「寶貝,我走囉。」漂亮女人曲線分明的倚在他寬闊的肩背上,不但嫵媚的朝他送上一抹秋波,那鮮豔的紅唇更是微微噘起,印在他的唇上。
  可惜紅唇沒有準確印上他略薄的唇瓣,因為他微微偏了一下,那紅潤的唇只印上臉頰。
  「呵……寶貝,你也會不好意思?」漂亮女人沒有惱怒他的閃躲,反而覺得他這反應挺可愛的,「你昨天勇猛的表現可不是如此呢,呵呵……」
  「要走就快走,別拖拖拉拉。」蒲生拓蓮難得不耐煩的說著。
  「好嘛,那人家走囉。」
  漂亮女人臨走之前還不忘送給坐在一旁的冷茹淇一個令人難忘的KISS GOODBYE。成熟嫵媚的女人態度落落大方,倒是身體僵直的冷茹淇顯得有些小家子氣。
  蒲生拓蓮頭也不抬,只是拿著筷子的手朝外揮了揮。
  如果可以他還真希望那女人不要出現,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感到有些不自在?可能是小妹妹在一旁的關係。
  「她……是你的女朋友?」雖然有些遲疑,但她還是問了出來。
  「不是。」蒲生拓蓮想都沒想,飛快否認她的問話,「一個朋友而已。」不甚在意的口氣讓人不能相信他們方才還是一同赤裸裸的躺在床上,他怎麼能說出「那又不是誰」的話來?
  那又不是誰?都一起躺在床上、親暱的做過那檔事情,他怎麼還能跟自己說那個女人又不是誰?
  她早該在第一次聽見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便對他的話打折扣,而不是等到現在才體悟到他的輕浮。
  沉默不語的氣氛讓她再也不想繼續待下去,「我要回去了。」冷茹淇推開椅子站起來。
  「這麼快?」蒲生拓蓮有些訝異的抬起頭來。
  「媽媽最近身體不舒服,我要回去陪她上醫院一趟。」這是實話,她本來打算上午待在這裡,下午再請他送自己回去陪媽媽上醫院檢查。有他送自己回家,時間會縮短許多。
  不過看來她上午也不用待在這裡了。
  蒲生拓蓮有些失望,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送妳回去。」
  難得回來很想跟她多相處在一起,他們好久沒見面了,他不知道自己其實還挺想她的。
  「不用,公車馬上就來了。」推託的辭語也能如此輕鬆的脫口而出,其實這裡的公車一天不到三班。
  「等我,我上去套件衣服就下來。」裝作沒聽到,蒲生拓蓮三步併兩步的跑上樓。他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跟自己這麼客氣?她還滿喜歡兜風的不是嗎?
  「不用!」
  只見他頭也不回的衝上樓,冷茹淇用力呼出一口氣,看是不是能消去胸中的鬱悶?
  「敬子,那個食盒我不要了,直接丟掉吧。」她以後應該是不會再做那些東西了,有些麻煩不是嗎?
  「知道了,淇淇小姐。」冷茹淇直接走出門外,她一直覺得屋子裡頭的空氣好悶,讓她有些煩躁。
  「我不是說了要妳等我嗎?」蒲生拓蓮就算心裡著實感到不悅,臉上卻還是能流露出一副輕鬆無謂的樣子,只是急迫的口氣偷偷洩漏了他的情緒。
  蒲生拓蓮微微使力的拉著有些怔忡的小人兒,一向不動怒的他竟然讓她一再反常的舉動給惹惱了。
  她原本走向大門的步伐只好跟著轉向他車子停放的位置,反正就算走了出去也不一定搭得到公車。

  

禮物專區

  • 一般禮物
  • 神祕禮物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作者的禮物盒子

送禮名單

禮物名單

紅包專區

賞個紅包吧

作者收到的紅包 0

紅包名單

  • {{ slice_string(red_record.user.name, 6) }} 送{{ red_record.gift }} 1 個{{ get_formet_date(get_date(red_record.created_at), 10, 5) }}
  • 章節評論
字型大小
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章節評論
贈送禮物×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
贈送「{{ gift_model_option.gift.name }}」需支付{{ gift_model_option.gift.coin }}讀客幣,
是否確定贈送作者?
打賞紅包×
我要打賞: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