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功能可能無法正常運作!

號外、號外!下載素材圖片下片當封面,讓你的作品點閱率翻倍!

首頁/文庫/嘿,小姐別說不/第一章

第1章 第一章
田心貞

  楔子

  一名少婦獨自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窗外的風光明媚,少婦臉上只有淡然,讓人看不出她的情緒,一成不變的景色,只有藍天上的白雲緩緩飄動,即使身後的門被人打開,腳步聲已經來到她的身邊,她看向窗外的姿勢仍是一動也不動。
  「他都知道了。」
  室內恢復寂靜,男人雙手放在口袋裡,合身的鐵灰色西裝有上等的質感,修長的身形是渾然天成的優雅,蘇漢臣眺望遠方。
  「妳知道他一定會來找妳,屆時妳要怎麼辦?妳要跟他回去嗎?」
  「不可能。」
  「他找到雨茉就讀的學校,他就會把妳跟雨茉帶回去。」
  「我不會跟他回去。」
  蘇漢臣搖了搖頭,「他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一無所有的小伙子,我沒有把握再把妳跟雨茉藏起來讓他找不到,妳知道他跟褚家的交情一向不錯。」
  「把我送走,說我死了。」
  蘇漢臣轉頭,他簡直不敢相信的看著妹妹,「妳要雨茉怎麼辦?」
  「孩子是我一個人的。」
  「法律上妳仍是他的妻子,孩子姓白。」
  少婦一時停頓,「如果他堅持,就讓他把孩子帶走吧。」
  「妳要讓雨茉一個人回到素未謀面的父親身邊?」少婦仍是漠然,「妳知道這些年來他一直沒有放棄找尋妳,妳明明也還是愛著他,何苦要這樣折磨妳自己?」
  「我不愛他。」
  「蘇蓉,不要逞強。」
  聞言,少婦緩緩抬眸,「哥,把我送走,我求你把我送走。」
  為了他,她忤逆雙親下嫁給家道中落的他,十七歲的她輟學、離家,只為了能跟在他身邊,她決然拋棄從小過慣的富裕生活。
  當她滿心歡喜的要告訴他到醫院檢查的結果時,她卻發現另一個女人也懷有他的孩子,而他不顧她的感受,堅持將那個女人帶回來。
  她不顧一切愛他,但是卻只換來背叛,她恨他,她好恨好恨他!
  她為了他拋棄一切,只為了與他共組一個家庭,為了他,雙親到死前仍是不諒解她。
  「蘇蓉,妳真的不再考慮?」
  蘇蓉沒有猶豫的搖頭,她眼中毫無轉圜的堅定讓蘇漢臣無可奈何,她仍是望著窗外。
  蘇漢臣嘆了一口氣,「我明天就讓人安排,妳找個時間好好跟雨茉說。」
  當身後的門闔上,蘇蓉的臉上滑落兩道淚痕。

  第一章

  一雙纖纖玉手擱上一旁看著報紙的男人大腿,呂晶華柔聲的開口:「勳澤,我們要不要早點出發到褚家大宅?褚家大少爺的生日我們可別遲到了才好。」
  一頭黑髮全往後梳攏,五官鮮明的男人露出飽滿的額頭,抿攏的嘴角讓深刻的五官顯得嚴肅。
  「雨茉準備好了嗎?」
  「雨茉好像不大舒服,今天一整天也沒看見她踏出房門。」呂晶華露出柔順的微笑,「我看還是讓她好好的在家裡休息,家裡還有福嫂不是嗎?反正今天也只是去參加一個生日宴會而已。」
  「妳去把雨茉叫下來。」
  「既然她不舒服的話又何必勉強她去參加宴會?」
  白勳澤看了一眼腕上的手錶,「我說去把她叫下來,是時候該出發了。」
  香溫玉軟的身子輕挨在男人身上,「可是雨茉才剛來,她沒有適合宴會穿的衣服,我看還是改天再帶她出席這類的宴會吧,今天是褚家大少爺的生日,穿著要是失禮的話就不好了,要是會給人笑話就不好了。」
  白勳澤一邊翻動報紙,瀏覽密密麻麻文字的視線隨意的睨了一眼身旁的女人,「昨天妳帶玟媛上街買衣服的時候她沒有買嗎?」
  呂晶華溫婉的笑了,「她不跟我們上街我也沒有辦法,你不是不知道這孩子不喜歡外出,她平常連房門都鮮少踏出,更何況是跟我們上街去,她比玟媛矮小,我也不知道她喜歡什麼款式的衣服。」她挽起男人結實的上臂,「你知道禮服是一定要試穿的,我想幫她買也怕會不合身。」
  白勳澤翻動報紙,「先拿一套玟媛的小禮服給她穿。」
  「勳澤……」
  男人平靜的表情沒有起伏,但是不容轉圜的眼神看了一眼,呂晶華本來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最後她仍沒有開口的起身走上樓。

  ☆ ☆ ☆

  白雨茉靜靜的坐在車子的副駕駛座,她不想住在白勳澤的屋子裡,她想到美國與媽媽一起生活,但是媽媽告訴她不能去。
  從她有記憶以來,媽媽總是很冷漠,只有在看著她的時候會露出淡淡的笑容。
  小時候,媽媽總是坐在椅子上望著窗外,而她也總是坐在一旁地板上玩玩具,她知道媽媽不是不愛她,但是卻無法給她更多關懷,因為媽媽淡然的臉上有怨。
  小時候的她很害怕看見外公、外婆,雖然她很少有機會看見他們,但是他們看她的眼神,總是帶著厭惡。
  她不知道外公、外婆為什麼不喜歡她,別人的外公、外婆會去幼稚園接他們下課,買糖果給他們吃,直到長大之後,她好像有一點懂了。
  那天,媽媽看著她的表情仍是一抹淡淡的笑容,舅舅站在一旁沒有說話,媽媽說她的爸爸來找她了,但是媽媽卻不能跟她一起讓爸爸帶走,舅舅會讓她去一個她可以安靜過生活的地方。
  她想學別的孩子一樣哭鬧,但是她做不到,她問媽媽要到哪裡去?媽媽只告訴她,不能讓人知道她還活著,否則平靜的生活又要被打擾,所以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媽媽離開。
  白雨茉看著窗外下著小雨的陌生景色,她的媽媽總是溫柔、淡淡的微笑又好像浮現在她眼前,她的媽媽喜歡綿綿的細雨,微弱的雨絲不至於讓身子淋溼卻會讓臉上涼涼的很舒服。
  她的媽媽喜歡伴有陽光的絲絲細雨,她的媽媽總說那是有朝氣的太陽雨。
  「雨茉。」坐在後座的呂晶華微微的側了臉,「待會兒到了褚家妳可別再老扳著一張臉,今天可是褚家大少爺的生日宴會,我們到了人家家裡去得要開開心心的祝福人家。」
  呂晶華微微的側過頭看一眼坐在另一邊閉目養神的男人,白玟媛坐在父親與媽媽之間,一身亮麗的她卻有些拘束。
  「雨茉,我說的話妳有聽到嗎?」溫柔的聲音緩緩吐出。
  白雨茉依舊看著窗外,她不喜歡他們也不喜歡到他們的家住,她不知道白勳澤為什麼要把她帶回來?
  雖然外公跟外婆不喜歡她,但是她不會吵鬧,她一個人在舅舅安排的屋子裡也可以過得很好。
  「雨茉?」
  「白雨茉,我媽在跟妳說話妳聽不見嗎?」
  閉目的男人睜開眸子,「玟媛,這是妳對待姐姐的態度?」
  低沉的嗓音讓白玟媛的心口一窒,「我、我……」
  呂晶華笑了笑,「勳澤,玟媛跟雨茉開開玩笑,雨茉比較文靜,玟媛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互動,有什麼就說什麼了。」
  白勳澤睨了一眼偎向媽媽的白玟媛,「雨茉的年紀比妳還要大,妳連名帶姓的叫她對嗎?」
  看似不甚經意的視線讓白玟媛更加往媽媽的懷裡偎去,「爸,我、我……」
  白勳澤看著呂晶華,「往後只要是玟媛有的東西也要替雨茉準備一份。」
  「知道了。」呂晶華溫婉的笑容顯得有些尷尬。
  駕駛座上的老林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孩子,這孩子不只容貌,她就連性子也跟夫人如出一轍。
  白雨茉仍是看著窗外飛逝的景色,她把耳朵摀上,她不想聽見後面的交談,他們跟她沒有關係。

  ☆ ☆ ☆

  車子停在一棟宛如歐洲古代城堡的建築物前,白雨茉仰起頭看著眼前不切實際,童話書裡的畫面,這景色美得像一幅畫、像一首詩的意境。
  白勳澤上前牽起女兒的小手,當白雨茉意識到牽住她的手是誰,她隨即皺起眉頭,她只想掙脫出握住她的大手。
  男人的臉孔沒有牽動任何臉部肌肉,英俊、成熟又冷漠的臉孔依舊,只是他收緊握住女兒的手掌。
  白雨茉不在乎她動作過大的掙扎是否會引起他人的關注,她要他放開她的手,她不喜歡跟陌生人接觸,她寧願抿緊嘴唇用力扯回手也不願意開口。
  白勳澤看著女兒百般不情願的小臉,他好像也看到他的妻子,逞強、不說話是妻子心碎離去前留給他的無盡苦澀。
  他想彌補過往的一切,可是她卻一點機會也不留給他,她就這麼撒手人寰。
  她為什麼要這麼倔強?明明深愛著他卻堅持要離開。
  他每天拚了命的工作,他早賺了幾輩子也揮霍不完的財富,當年他的妻子為了他毅然決然拋棄富裕的生活,但是他卻無法讓他的妻子有機會享受到他的財富,她就這麼走了,她始終不願意原諒他。
  「你不要碰我!」白雨茉氣急敗壞的甩著手,卻甩不掉他的大手。
  白勳澤想不苦笑都不行。
  「雨茉,妳怎麼可以這樣對妳的父親說話?妳太沒有禮貌了。」呂晶華溫和的開了口。
  「放開我!」白雨茉憤怒的看著白勳澤,住在他的屋子裡已經夠讓她難受,她不想跟他們打交道。
  白勳澤握緊女兒的手,他無法讓她感受到他內心裡的激動,這時始終站在一旁的司機老林走了過來。
  「小姐,妳就跟先生進去看看、隨便逛逛,這宴會應該不會太無聊。」老林拍拍白雨茉的肩膀,「小姐回頭再說給老林聽聽可好?我年紀都一大把了還沒見識過如此盛大的宴會場合,小姐要是跟我說了,我回去也可以跟家裡的小孫子說說。」
  老林笑起他一臉的皺紋,百般不願意的白雨茉怎麼也說不出拒絕的話語,白勳澤看向老林的眼神帶了感激,這孩子就跟她的媽媽一樣,對老人家怎麼樣也說不出個「不」字。
  白玟媛不是很高興的看著老林,她不喜歡家裡的傭人叫白雨茉小姐。

  ☆ ☆ ☆

  一路上,白雨茉始終沒有放棄要掙脫白勳澤緊握她的手。
  呂晶華牽著白玟媛走在一旁,她看著白勳澤不發一語的側臉,她還不知道他把那女人的孩子帶回來有什麼打算,雖然說白雨茉也是他的親生骨肉,但是再怎麼說還是玟媛跟他比較親近,畢竟玟媛從一出生就跟在他身邊。
  「阿澤,你來了。」褚雲遠遠就看見小老弟。
  剛才遠遠的距離讓他還看不怎麼清楚,待小老弟一走近,女孩的容貌讓他不用問也大概知道這個會讓他牽著的女娃是誰。
  「大哥,恭喜你,炤燁那小子都十八歲這麼大了。」白勳澤嚴肅的五官難得放鬆。
  「那小子的個子是早就超過十八歲,我就不知道他的心智有沒有超過八歲?」
  「你那兩個年輕人用不著擔心,倒是巧巧也已經會走路,你跟大嫂有打算再生一個嗎?」
  褚雲瞪了小老弟一眼,「不了,哪來這麼多體力?」第三個孩子不在他跟妻子的預期之內,雖然意外卻也高興。
  「說得也是,大哥也都有點年紀了。」
  「這女娃兒就是雨茉吧?」
  白勳澤點頭,他微微側頭朝女兒說道:「這位是褚叔,今天來參加的是炤燁的生日。」
  「炤燁是褚叔的大兒子,跟妳同年。」
  「褚、褚叔。」白雨茉抿著還有些倔強的小嘴。
  「呵呵,好,褚叔很高興妳來參加炤燁的生日宴會,等等玩得開心一點。」
  「大哥,恭喜你,炤燁十八歲生日。」呂晶華適時的開口,她深諳白勳澤在與人談話時忌諱人家隨意插嘴。
  「褚叔,恭喜你。」白玟媛笑得甜。
  「好,你們隨意,別客氣。」
  「大哥知道炤燁在哪嗎?玟媛準備了禮物要送給炤燁,為了買個讓炤燁喜歡的禮物,玟媛可是煩了我好幾天。」
  「媽!」白玟媛跺了跺腳。
  「難道媽說的不是?」
  「媽,妳好討厭。」
  褚雲笑了笑,從一旁走過的侍者手上銀盤拿起一只盛滿液體的酒杯,「來,阿澤。」

  ☆ ☆ ☆

  褚炤燁站在樓梯口看著大廳盛況,看來為了他這個兒子,他媽可真是費煞苦心,他要是再溜出去就太不像話。其實他是因為剛才在房間裡打開窗戶的時候發現外頭下起綿綿細雨,所以他暫且打消出門的念頭。
  慵懶的目光隨意睞著大廳盛況,褚炤燁有點訝異看到白叔牽個女孩在身邊,遠距離讓他看不清楚那女孩的五官,不過她的雙頰有著白皙潤紅的膚色,白裡透紅的膚質不像是透過彩妝營造出來的美麗。
  纖細的骨架、稍嫌嬌小的個頭,看來或許只有十三、四歲,但是她渾身散發出來的清冷氣質可真是跟白叔不相上下。
  他父親不知道說了什麼可以讓一張原本帶著慍色的小臉逐漸轉紅,抿著的嘴角也似乎不那麼緊繃,她讓白叔牽住的小手就像有無數隻小蟲在鑽動她的掌心一樣不安分。
  褚炤燁勾起玩味的嘴角,倔強的脾氣好像跟柔順的外表不相符合,他跨出輕鬆的步伐,今天這個宴會或許不會太無聊,他的生日不是嗎?
  「白叔。」
  「炤燁,生日快樂。」白勳澤笑看著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快要和他齊高的年輕人。
  「謝謝。」褚炤燁微笑,俊帥的臉孔難得沒有半點譏誚,「有好一陣子沒有看見白叔出來走動走動,白叔又成立新的子公司了嗎?」
  褚炤燁難得上前跟客人打聲招呼,但是他大部分的視線落在另一旁臉色不怎麼甘願的女孩身上,剛才走近讓他發現,女孩眉目之間的倔強和白叔剛毅的神情有些相似。
  她方才面對他父親可不是這樣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樣吧?他的存在應該很難讓人忽視,尤其是對女孩子來說,她旁邊的白玟媛不就一副想要擠到他跟前來的樣子。
  「這陣子白叔家裡有點事在處理,雨茉,這就是炤燁,他是今天宴會的主角。」
  白雨茉聽見白勳澤輕描淡述且不甚在意的口吻,她不但感到更加憤怒,也替她媽感到不值!
  媽媽的死對他來說只是有點事而已?他為媽媽感到難過嗎?因為他,外公、外婆從來沒有給媽媽好臉色,媽媽要到醫院去看老人家的時候,他們甚至不願意跟媽媽見面,白雨茉悲憤的將臉撇到另一邊,她沒有必要理會他。
  白雨茉未上脂粉的小臉透出淡淡的紅暈,褚炤燁可不會自負的認為這是她嬌羞所致,想必剛才白叔已經和她拉扯有一會兒時間,只要箝制住她的大手稍微鬆開,想必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馬上甩開白叔的手。
  「雨茉,妳該跟炤燁說聲生日快樂。」白勳澤說著,沉穩的聲音好似沒有半點慍怒,這讓白雨茉更加的惱怒。
  白雨茉甩不開他的手,她只能睜著圓眼瞪向白勳澤,褚炤燁挑了挑眉,看來她的脾氣發起來還真是不小,真倔。
  「炤燁,恭喜你生日快樂,你滿十八歲已經是個大人。」呂晶華笑了笑,她將跟前的位子讓女兒站過來,「玟媛準備一份禮物要送給你,她不知道你喜歡什麼禮物,她傷腦筋了好多天呢。」
  「媽。」和褚炤燁靠近的白玟媛羞紅了臉。
  「人來參加宴會就好,其實不用費心替我準備禮物。」
  「炤燁,這是我要送給你的,希望你會喜歡。」白玟媛捧起一個漂亮的純白禮紙盒。
  褚炤燁禮貌性的揚起嘴角,他接下純白禮盒,好看的眸子移向一旁,「妳呢?妳替我準備什麼禮物?」
  「哼!」白雨茉瞪了他一眼將臉撇過去。
  「雨茉。」白勳澤似乎不意外女兒的舉動,但是女兒的脾氣似乎比他想像中得還要倔。
  「他都說了人來參加宴會就好,不用費心替他準備禮物。」白雨茉忿忿的說。
  褚炤燁挑了挑眉,「我是這麼說沒錯。」
  白雨茉對上褚炤燁不甚在意的視線,他瀟灑自若的神情讓她莫名的氣惱,胸中突來的火氣讓她有些驚訝。

  ☆ ☆ ☆

  「白雨茉。」褚炤燁盯著她的背影有一會兒的時間才出聲,他要是再不叫她,她很可能就這樣幻化成一座矮小的石雕。
  白雨茉怔怔地看著手中握住的紙袋,在爸爸將紙袋塞進她手中的時候,她就應該把紙袋丟走的不是嗎?
  她沒有,她的手好像不聽她的話。
  褚炤燁走到她面前,原來她不是看著地面發呆,只見她瞪著手上的紙袋發呆。「妳手裡拿什麼東西?」
  高大的人影遮去早晨耀眼的陽光,白雨茉這才意識到他的存在,握緊手中的紙袋,另一手拉起肩上有些滑落的書包肩帶,她轉頭往學校大門走去。
  見她頭也不回的走開讓褚炤燁感到很不是滋味,她僅僅瞄了他一眼而已,她絲毫不在意的態度更是讓他不爽。
  沒有人可以忽視他!
  「白雨茉,妳給我站住。」
  褚炤燁直挺挺的站在原處等她回頭,白雨茉不知道是沒有聽見他不悅的聲音還是如何,她一雙筆直的腿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她手上的紙袋好像會燙人,她不想拿著但是也放不開,爸爸為什麼要替她準備早餐?她不想第一天上學就遲到,她剛剛不知道在校門口站了多久,她加快腳步,但是有人卻不讓她如願。
  「白雨茉!」褚炤燁有些怒氣的吼著,他不知道短短的幾步路怎麼可以讓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妳沒聽見我在叫妳嗎?」白雨茉莫名其妙的轉過頭,她不知道他眼中的火苗從何而來?
  「我跟你不熟。」好聽的聲音迴盪在他的耳際,可是褚炤燁怎麼聽都覺得刺耳。
  她和他只有在宴會那天見過面而已,兩人談不上認識,更何況那天他們也沒有進一步的交談,她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叫住她?
  「不熟?」褚炤燁深呼吸一口,他緩緩勾起嘴角,「我跟妳熟不熟由我來決定。」他突然拉起她的手往車子方向走。
  「你做什麼?你放開我。」褚炤燁嗤笑一聲,他會依言照做就他不是褚炤燁,抓緊她的手大步向前邁進。
  「褚、褚……」白雨茉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他叫什麼名字?「你快放開我!」
  「褚炤燁。」突然停下的腳步讓她撞上他的背,白雨茉吃疼的摸著鼻子,大掌驀地覆上她揉著鼻子的手背,用力一揉。
  「褚炤燁!」她的鼻子被他一揉弄得更痛了!
  褚炤燁聳了聳肩,他不是故意,他拉著她繼續往前走。
  白雨茉不知道他的力氣怎麼可以這麼大,她的心中泛起不受尊重的感覺,犯疼的鼻子讓她對他更生氣。
  上學時間,校門口陸陸續續有學生湧入,經過的學生不免好奇看向拉拉扯扯的兩人。
  褚炤燁一派自若的拉著她,白雨茉可沒有辦法像他這樣從容,褚炤燁挺拔的身形引來更多目光,周邊好奇且吱吱喳喳的碎語逐漸傳入白雨茉的耳中,她掙扎得更為厲害。
  「你快一點放開我!有很多人在看,你不知道嗎?」野蠻的傢伙!
  「我當然知道。」褚炤燁這次慢慢的停下腳步,他轉過頭來,「看妳是要乖乖的跟我走?還是要引來更多注目的眼光?我沒差,一切看妳。」
  白雨茉真想揮去他臉上那抹一派自信灑脫的該死笑容,他竟然說得好像他給了她多大恩惠一樣,那俊朗的笑容在她的眼裡看起來簡直是可惡至極!
  褚炤燁就當她是默許,拉著她繼續往前走,在生日宴會上第一次看見她,他就知道她是個不愛說話的人。
  褚炤燁一臉閒適的樣子,但是他身後的人卻一臉惱怒的樣子。

  
字型大小
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章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