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功能可能無法正常運作!

發表作品無需審核即可上架!

金流還在串接中,請大家再等一等!

連載中喜歡的作者,趕快發消息去催更!

歡迎大陸文創網【喵嗚書萌】成為互聯網新成員。

期待更多【出版社】及【文創網】一起成為讀客互聯網的一員。

想發文的作者們,請一起加入讀客文學!

首頁/文庫/嘿,小姐別說不/第3章 第三章

第3章 第三章
田心貞

  第三章

  在別人眼中,白雨茉這個轉學生過得很風光,她每天都跟能褚炤燁處在一塊兒,多虧他大少爺的加持,讓她想不出風頭也難,她知道沒有人會相信她不情願。
  她不會在別人面前表現出她心裡真正不情願的樣子,因為那只會讓她的處境更加的難堪,讓褚炤燁更加的得意而已。
  剩下幾個月不到的時間,白雨茉對於即將從高中畢業很是高興,她會跟他徹底的分開,她用不著理會他的頤指氣使。
  「小茉莉。」
  白雨茉才剛浮上嘴角的瞬間笑意沒了,聽這聲音他今天應該好心情,她趕緊轉身,因為她不想一大清早就在校門口又引來大家注目的眼光。
  目不斜視的對上他微笑的眼,他不接受別人不將他看在眼裡,起初她就是傻傻的摸不清楚他的脾氣,才會搞得自己成為全校傳言中的囂張且傲慢的轉學生。
  她後悔當初在宴會上忽略他的存在,否則她現在就不會被他當成標靶耍著玩,他的個子高,但是他的心眼兒卻是小得跟芝麻綠豆一般大。
  「小茉莉,今天心情不錯。」褚炤燁沒幾個大步來到她的面前。
  別人要是聽了會以為他在說她的心情不錯,但是不願意跟他有默契的白雨茉知道,他是在向她說他的心情不錯。
  「嗯。」她已經很早來學校,為什麼還是遇得上他?
  大家不是說他很少到學校上課的嗎?她卻見他天天到學校上課,不過他有沒有待在教室裡上課她就不清楚,而且每次找她總是拖著她上福利社或是保健室、籃球場、游泳池、迴力球館。
  她想知道他用什麼時間在讀書?但是她怕一旦問了又會看見他欠扁的笑容。
  「小茉莉,我還沒有吃東西。」他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紙袋。
  「不行,這是我要吃的早餐,我幫你去福利社買。」她將紙袋藏到身後,她不想浪費食物,她會把爸爸塞給她的早餐吃掉。
  褚炤燁勾起嘴角看著她手裡的紙袋,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她就不讓他吃她紙袋裡的早餐。
  「下午兩點整我在籃球場有比賽。」
  這次全國校際盃比賽是他主動參加,他沒有刻意要出鋒頭的意思,只是有一股衝動很想表現給她看。
  「下午兩點鐘?」白雨茉蹙眉,「可是下午兩點的時候我要表演英文話劇。」
  「我幫妳去跟老師說。」
  「不用!」白雨茉睜大眼睛,「下午兩點鐘我一定準時到達籃球場。」
  「妳應該知道我到時候要是沒有看見妳來籃球場的話會怎麼樣吧?」褚炤燁睨著她。
  他是突然興起想要表現給她看才報名參加,但她那是什麼態度?她不是應該要眉開眼笑?
  「這個我知道,我一定會準時出現替你加油。」白雨茉迫切的開口。
  她有時候覺得他比白家裡那兩個成天用言語刻薄她的女人還令她毛骨悚然。

  ☆ ☆ ☆

  白雨茉拿著一套乾淨的衣物站在男子淋浴間的門口前,她手上的衣服是他的,也只有他才能總叫她做些不合時宜的事。
  她認份的站在淋浴間的門口等他出來,腦海裡莫名其妙又冒出剛剛他在籃球場上活躍的畫面。
  他躍過防守的一記灌籃浮現在她的眼前,她不是完全了解籃球比賽的規則,但是一球又一球的準確進籃說明他高超的球技。
  他在球場上迷人的風采、過人的球技讓全場傳出一陣又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這跟他雄厚的家世背景無關、跟他令人稱羨的外貌也無關,這是他自己擁有的能力。
  他今天令她刮目相看,不是他準確無比的射籃、不是他靈活越過對方防守的身手,而是他全神貫注的認真模樣。
  她不知道原來愛耍脾氣的他也有如此認真的一面,她沒有看過他如此成熟的神情,女孩子如果是因他這迷人的一面而瘋狂,她能理解,就是她也為之著迷。
  她的心還噗通噗通的跳著,她不知道原來籃球比賽是如此有趣,以往她總是坐在籃球場一隅看他一個人運動,他輕鬆又帶點輕挑的樣子讓她覺得不甚正經,她從來不知道他跟別人比賽起來的模樣會是如此有魅力。
  自己好像太小看他,直到現在才理解為什麼有一堆女生要對他傾心,除了他有著非凡的家世之外,他本身就是一個耀眼的發光體,她的腦海裡不禁浮現天之驕子四個大字。
  她側過頭看看一旁映在鏡子裡的影像,耀眼如他,她上輩子肯定是供他使喚的僮僕吧。
  白雨茉突然很想垂下沉重的雙手,無奈手上拿著東西,他的衣服在她的手上,那麼他要怎麼出來?
  「妳幹嘛盯著我的衣服?」褚炤燁在腰上圍了一條白毛巾,他如果不是因為太了解她自有一套異於常人的想法,肯定會認為她是愛慕他,「還不過來幫我吹頭髮?」
  褚炤燁越過發怔的她走到長椅凳上坐下,他流了不少汗,今天這場比賽他難得認真,一向不在乎別人眼光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很不想讓她看扁。
  白雨茉甩甩她腦海裡怪異的遐想,氣惱的看著他魁偉的背影,他就不能別老是一副我是大爺的模樣跟她說話嗎?
  他果然是個自負又傲慢的傢伙!

  ☆ ☆ ☆

  白雨茉一大清早出門搭公車到市區,昨天聽見同學說市區有間書店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其實她並不是真的這麼愛讀書,平常學校課業的書本已經讓她看不完,她只是想找個地方安靜下來。
  禮拜一到禮拜五有學校可以去,她跟家裡那對母女接觸的時間頂多只有晚餐,晚餐過後她會回到房裡洗澡、作功課,接著熄燈上床睡覺。
  週末假日讓她困擾,雖然她不喜歡她們,但畢竟她是住在人家的屋子裡,她不會無聊到故意去跟她們起衝突。
  但是不說話的她總還是會無緣無故惹得她們看不順眼,她沒有辦法,這情況只有爸爸也在家的時候才不會發生,那個叫繼母的女人似乎也知道她跟她的女兒這樣做很不得體,要是讓她的丈夫看見大概也顯得很沒氣質。
  與其每個周末假日都要等她們出門逛街才落個耳根子清靜,不如她早點出門才是。
  昨天她很仔細的問同學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書店在哪裡?要是書店真有這麼早開門就好。她以前不是沒有想過在週末假日的時候出來,只是店家幾乎都是上午十點半或是十一點才開門營業,她們還是有時間找她麻煩。
  白雨茉抬頭看著整棟大樓,這裡真的每一層都是書店嗎?她不禁笑開了一張美麗的容顏,心想以後只要遇到學校放假她就有地方可以待。
  白雨茉興奮的走進書店直接上了二樓,雖然是週末,但是早上七點鐘不到的時間,書店裡沒什麼人潮,只有零零星星的幾個客人,她喜歡這寧靜的氣氛,大家各自看自己的書,誰也不去打擾誰。
  她打算先把每一層樓大致瀏覽一遍,再找個她喜歡的地方待著,佔地廣大的樓層讓她花了不少時間逛遍,二樓擺放一些比較大眾化閱讀口味的休閒書刊,三樓則是一些比較專精的書籍。
  當她正要搭手扶梯上四樓的時候,四處看的目光讓她隔著玻璃掃到其中一排高至天花板的木質書架,書架前站著一個人。
  她縮回幾乎要踏上手扶梯的右腳,會是他嗎?她笑了出來,或許是因為從今以後每逢假日她有地方可去,不用面對那對母女,心情無比的愉悅起來,她悄悄的貼近玻璃,隱身在隔牆後面,探出一顆頭顱挨著玻璃。
  站在書架前的高大人影微蹲膝蓋,專注的盯著書架上所陳列的書籍,那認真的側臉有著她從未見識過的專注與認真。
  她以為他那張過份帥氣的臉孔只會啣著一抹譏笑,擺出一副天要是真塌了下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閒適表情。
  見他抽出其中一本不算薄的書籍,從前面翻開閱讀,他不是隨便翻翻,隨便翻翻不需要花時間,他是在看了前面六、七頁之後把書本放回去。
  爾後他又抽出一本厚度比上本厚上許多的書本,習慣從前面翻開閱讀,那本書十分寬厚,她光看見深色色調的書皮就感到沉重,而他竟然拿著那本書轉身背對書架坐在地上。
  他大少爺竟然肯隨性的一屁股坐到地上?他不是有潔癖嗎?席地而坐應該不是他會做的事。
  他所在的位置擺放原文書籍的書架,因為那是原文書區塊,所以她剛剛才沒走進去逛。
  他不是應該睡到日上三竿嗎?夜晚的派對不也該會讓他在大清早爬不起來的嗎?難道以前她對他都是既有的刻板印象對嗎?她開始存疑。
  白雨茉怔怔的望著他低頭看書的高大身影,他現在給人的感覺就跟那天在籃球場上比賽的神情一樣。
  此時此刻的他沒有隨心所欲的任性態度、沒有吊兒郎當的噙笑、沒有頣指氣使的囂張模樣、沒有妄自尊大的霸道姿態。
  她猛地摀住胸口,突然湧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熱流,盪了她的心窩。
  籃球場上轟雷貫耳的歡呼聲好像又在她耳邊響起,籃球場是他一人獨秀的舞台,他如入無人之境般的竄到籃下不斷進球。
  穿梭在籃球場上的勇猛、盤膝而坐的優雅身影、勾起嘴角出手射籃、分明的微彎背肌……一動一靜的熟悉身影不斷在她的腦海裡變換。
  「妳鬼鬼祟祟的在這裡做什麼?」低沉的聲音在她的頂上響起,再熟悉不過的音頻讓她猛的回頭。「妳也用不著一副見鬼的模樣吧?」這傢伙竟然有膽子偷窺。
  白雨茉急著壓下心中因他而起的澎湃心潮,他無預警的出現在她面前讓她胸口突地湧起莫名驚慌。
  「你……」
  「有膽子偷窺,沒膽子看我?」
  杏眼圓睜,白雨茉有些負氣的繞過他的身邊,褚炤燁捉住她纖細的胳臂。
  「這樣就生氣?」白雨茉撇過頭去,褚炤燁笑拉著她,「別生氣,我請妳吃東西。」他看看錶,「這麼早妳一定也還沒有吃早餐吧?」
  讓他這麼一說,她的確實是餓了,早上出門前只看見福嫂一個人在廚房裡忙碌,她打聲招呼便出門。
  「上面有家咖啡廳還算可以,走吧。」
  白雨茉凝睇著他寬闊的肩背,他的問句從來只是說說,別人的意見根本不影響他早作下的決定。
  他果然是個霸道的傢伙沒錯。

  ☆ ☆ ☆

  白雨茉翻著咖啡廳的餐點目錄,一杯咖啡要價兩百八十元,而兩百八十元是所有餐點裡最便宜的一杯飲料。
  她在外頭晃一天也花不到這麼多錢,她怎麼捨得喝這麼昂貴的咖啡?餐點更別說。
  「妳想吃什麼?」褚炤燁也翻著目錄。
  「等等。」她記得在出門前看過錢包,裡面好像只有三張一佰元鈔票跟幾個銅板,她不想用太多爸爸的錢,「我一杯美式咖啡就好。」
  「牛肉、燻雞口味的潛艇堡各一個份,還有蜂蜜鬆餅跟藍莓貝果,再一杯古典黑咖啡。」褚炤燁闔上目錄跟服務生點著他要的餐點。
  「點這麼多東西你吃得完嗎?」
  「我不知道妳想吃什麼?我用猜的。」他沒有忽略她翻開目錄時,小嘴微啟的驚呼模樣,「剛在樓下我不是說了我要請妳?妳耳背啊?」褚炤燁睨了她一眼。
  「你才耳背。」她轉頭看看咖啡廳裡的擺設裝潢,這咖啡廳不但美侖美奐又高雅古典,她突然將身子往前傾,小小聲,「你不會請我去別的地方吃?你沒看到剛剛餐點目錄上的價錢貴得嚇人嗎?」
  褪去冷漠武裝的可愛小臉讓他笑了出來,但是她卻感到一陣難堪,猛然困窘紅潮泛上她的襲上了她的雙頰,此時她只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心頭的不堪猛地襲上向她,即使那對母女恥罵她,她也不為所動,可是他的笑卻讓她覺得丟臉至極。
  她在他的眼裡或許就像是個鄉巴佬一樣俗氣,一陣酸意猛的襲上她的鼻頭。
  「小茉莉?」她方才認真的模樣好可愛,他突然好想抱抱她、揉揉她的臉頰。「小茉莉?」
  白雨茉從古典沙發椅子上站起來,「我、我去一下廁所!」
  「哈哈……」爽朗的笑聲顯得格外刺耳,白雨茉加快魯鈍的腳步,眼眶裡的濕意就要溢出,蓄滿的淚水在踏進洗手間的那一瞬間潰堤。
  她怎麼會這麼蠢?對她來說,她認為的很多錢、很昂貴的價位在他的眼裡根本不算什麼,他家族的地位對於整個國家經濟動脈有舉足輕重的不是嗎?她怎麼會蠢到想要幫他省錢?
  早知道不說出口就好,他的笑聲彷彿跟著她進洗手間,迴盪在她的耳邊散不去,開懷的笑聲就好像在諷刺她一樣。
  扭開水龍頭,雙手盛起大量的水潑向雙頰,急著讓紅紅的鼻子恢復正常,他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愛捉弄她、愛開她笑話、霸道又自以為是,可是這是他第一次嘲笑她。
  白雨茉恨不得將臉浸泡在一盆冰水裡降溫。

  ☆ ☆ ☆

  白雨茉確定不會讓人看出異樣之後才走出洗手間,原本還沒有什麼客人進門的咖啡廳在她出來的時候多了好幾桌客人。
  「妳身體不舒服?」他正想請女服務生幫他進去洗手間看看她的情況。
  「沒有。」白雨茉搖搖頭。
  他看得出來她的臉色不是很好,比她進去洗手間之前差,大概是女人每個月都會有的問題。
  「快吃。」
  因為美式咖啡跟蜂蜜鬆餅涼了,所以他叫人全部換過,他還自作主張的讓人把美式咖啡換成巧克力鮮奶,他沒看過她在學校福利社裡買過咖啡也沒看過她喝過。
  「飲料跟鬆餅會晚一點上,妳先吃別的。」她的臉色沒了之前的紅潤,現在更是有點泛白,女人每個月都得這麼難受?
  白雨茉拿起最靠近她手邊的貝果,她不想在他面前又鬧出笑話,最好的方法是照做。
  「貝果會太硬嗎?」褚炤燁喝了一口黑咖啡。
  「不會。」
  「貝果原本就會比較硬一些,如果妳不喜歡的話我叫人烘軟一點。」
  她搖搖頭,「不用,這樣就很好吃。」她對食物一向沒有講究,口感硬一點的食物只要多咀嚼幾口就行。
  她常常在吃飯的時候聽見白玟媛說福嫂燉的肉不夠嫩、炒的菜不夠火侯、魚蒸過頭,但她一直覺得福嫂做的菜很好吃,福嫂手藝甚至可以開餐廳。
  褚炤燁吃著盤子裡的食物,目光卻不時覷向對面的她,雖然她會回應他說的每一句話,但他就是覺得她哪裡不對勁。
  老實說,她方才的話讓他胸口翻騰湧上一股澎湃,這點小錢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但沒想到她會幫他省錢,這讓他的心裡是很感動的。
  如果不是顧忌她會狠狠甩自己一巴掌,他剛才還真想把她抱起來好好吻個夠,這陣子他想吻她的念頭愈來愈強烈,他知道一開始只想作弄她的念頭已經完全變質。

  ☆ ☆ ☆

  自從那天在書店裡巧遇之後,她已經足足有二十四天沒有看見他偉岸的身影。她天天若無其事的經過他的教室,仍是沒有看見他。
  她該高興的不是嗎?
  不會再有人在課堂上把她叫出去,不用再因為他而回家後再熬夜趕落後的進度;不會有人一時興起念頭,叫她非得坐在場邊看他打球、游泳;不會有人張狂的跟老師說他要帶她出去兜風;不會有人拖她去保健室叫她幫他上藥;不會有人總是在她沒有帶傘的時候適時出現……
  她的心裡為什麼要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安靜生活嗎?
  白雨茉站在他教室前的走廊,她早有預感仍是不會看見他出現在教室裡頭,她默默的走回去。
  他一定覺得她很悶吧,哪有女生和男生坐在咖啡廳裡卻一句話也不說,只會嗯嗯、點頭、搖頭。
  明天就是畢業典禮,她一點高興的感覺也沒有,曾經畢業典禮是她最期待的一件事情。
  她走回座位收拾書包,不管放學的時間是不是到了,她只想出去外面晃晃,隨便哪裡都好,就是別待在有他影子的地方。
  她打算從學校後門走出去,現在是上課時間,校園裡安靜的只聽得到老師傳出教室外的上課聲音。
  「小茉莉。」白雨茉有些驚訝的回頭,「現在是上課時間妳要去哪裡?」褚炤燁雙手放在口袋,他一派悠閒又自若的帥氣模樣。
  「我想走了。」
  褚炤燁看了一下手錶,「現在還是上課時間吧?」
  「我又不是第一次在上課時間走出校園,你不是常拉著我出去嗎?」
  他挑了挑眉,「是啊,可沒看過妳有給過我好臉色看。」他上前牽住她的手,「這應該是我頭一次沒有到妳教室找人。」
  白雨茉看向他牽住她的大手,她的手不知道讓他牽上多少回,但是這次她感到不同以往,從他的大手延伸上去,他的手臂總是毫不避諱的牽著她,她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那些女生會討厭她的原因。
  白雨茉笑了。
  他沒有問她想去哪裡,他只是漫無目的開著車子,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喜歡跟她兩個人一起相處的感覺,她很安靜,她不會讓他有種女人就是聒噪的厭惡感,載著她開車兜風似乎成了他這一年來主要的休閒活動。
  「有話想說就說。」白雨茉若無其事的面向窗外,褚炤燁睨了她一眼,「還不說?」
  「那個……你畢業之後要出國嗎?」她仍是面對著窗外風景。
  「當然,妳不出國嗎?」
  他高中畢業才出國已經算很晚,他的朋友大多都是從小在國外長大。這次除了出國讀書之外,他的課餘時間安排到美國分公司開始暸解營運狀況,父親和爺爺打算讓他一國就接手。
  即使她早就猜到他的回答,但她還是不免失落。
  「沒有,我沒有要出國。」以往迎面而來的徐徐涼風好像不再舒暢。
  「為什麼?妳知道白玟媛要進入跟我一樣的大學嗎?」
  白玟媛能不能過得了第一個學期是個問題,錢送進去、人也跟著進去,但是能不能畢業就不是錢可以解決。
  褚炤燁皺著眉頭,她的不語讓他煩悶起來,他一直以為她也會出國的,不是嗎?
  「如果要把白玟媛送出國讀書,白叔就不可能不送妳出國。」
  「是我自己說不要出國讀書。」
  「為什麼?」
  「沒有什麼為什麼,我不想離開從小到大生活的環境。」她把身子往後靠向椅背。
  等白玟媛出國,挖苦她的人會少一個,她想趁這四年獨立生活,大學畢業之後的她不會再住在白家裡。
  她不會回去找舅舅,她知道舅舅沒有像外公、外婆一樣討厭她,但是她的存在好像是蘇家的恥辱,或許舅舅是天生冷淡,也或許舅舅是因為外公、外婆的關係不得不和她保持距離。
  只是她和褚炤燁從此好像也分開,他們會回到各自的生活環境,沒有交集,說不定這是她最後一次坐他的車子。
  「跟我出國,我會替妳安排學校的事情。」
  白雨茉搖了搖頭,「出國讀書從來不在我的規劃之內。」
  「妳不跟我一起出國,我們以後就不能像這樣想兜風就一起出來兜風。」
  「你偶爾還是會回國吧?」她看著他的側臉。
  過了一會兒,「妳不再考慮一下出國的事?」
  白雨茉笑著搖頭,「我好高興你會想邀我跟你一起出國,不過我肯定不會出國讀書,明天畢業典禮你會來嗎?」
  褚炤燁抿緊了唇,「不會,那時候我已經在飛機上。」
  她點了點頭,「你這幾天都在準備出國的事情吧?我不知道你會這麼快就要出國……」濃濃的失落佔據她的心頭。
  窒悶的空氣讓他轉了方向盤,「不管妳想什麼時候出國,白叔都會送妳出去,到時候妳只要跟我說一聲,入學的事妳不用擔心。」
  白雨茉淡淡的笑了一下,他似乎認為她還是會出國,但她不會,畢竟住在白家已經夠難過了,她不可能再花爸爸的錢出國。

  

禮物專區

  • 一般禮物
  • 神祕禮物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 {{ gift.name }}

    {{ gift.coin }}讀客幣

作者的禮物盒子

送禮名單

禮物名單

紅包專區

賞個紅包吧

作者收到的紅包 0

紅包名單

  • {{ slice_string(red_record.user.name, 6) }} 送{{ red_record.gift }} 1 個{{ get_formet_date(get_date(red_record.created_at), 10, 5) }}
  • 章節評論
字型大小
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章節評論
贈送禮物×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
贈送「{{ gift_model_option.gift.name }}」需支付{{ gift_model_option.gift.coin }}讀客幣,
是否確定贈送作者?
打賞紅包×
我要打賞:
{{ user.username }} 您目前有 {{ user.coin }} 枚讀客幣。
您的讀客幣不足夠 我要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