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最後一曲給愛麗絲》

第1章  第一章:我是垃圾清潔員
第2章  第二章:銀色瀑布
第3章  第三章:香味
第4章  第四章:最後一餐
第5章  第五章:泉眼
第6章  第六章:回家
第7章  第七章:呼吸
第8章  第八章:在大地的第一餐
第9章  第九章:美食資料庫
第10章  第十章:實驗
第11章  第十一章:再度回到空中都市
第12章  第十二章:歡迎新成員
第13章  第十三章:重回泉眼
��14章  第十四章:寫報告枯燥嗎
第15章  第十五章:愛閱讀的小女孩
第16章  第十六章:在進工廠之前
第17章  第十七章:迷宮
第18章  第十八章:結果只是石頭
第19章  第十九章:工作之餘
第20章  第二十章:集合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管子下來了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白水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燃燒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同一個未來?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好戲在燒完之後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一滴不剩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杞人憂天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意外的假期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晨光水資源處理站
第30章  第三十章:只是一杯茶前後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空中都市圖書館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10章  第十章:實驗
作者:   咖啡懶人
背後給他的是數以百倍、千倍的驚喜。
的外貌、顏色都不盡相同。盆栽前面都擺著一捲厚實的筆記,註記上曾記載這植物的書籍、論文,還有許多觀察記錄與過去曾經的失敗品。外面則覆著一層透明的罩子,兼具著放大與隔離的效果。
的、被過度過濾的空白氣息。這種空虛感讓他不禁想到方才蘇崚提過的古代的生活,是不是真的有那一天,人人都可以沐浴在綠蔭之下,品嘗古籍中提到過的清新的芬多精?
門的聲響,與他們五人走動時摩擦衣衫的沙沙聲,這裡彷彿時間是靜止的,顧仕偉甚至感到一陣接近於安詳、神聖的氛圍籠罩。
一下,終於找到那份不協調的來源,一抹不解浮上面容……這裡怎麼一個人都沒有?數量這麼龐大壯觀的植物,這麼詳細精密的觀察記錄,難道不需要靠人力嗎?
越慢的腳步,了然地笑了笑,用下巴點了點遠方的另一扇黑色大門,示意顧仕偉繼續往前走。
情緒,繼續觀察著這一路的種種盆栽。
他完全沒有看過的植物,有些枝枒聚集成一團,卻沒有開出半個花苞;有些花瓣盛開,中間竟還長著四五個花苞盈滿待放;有些軟弱無骨,垂掛在盆栽外,潔白的果實孤零零地吊在半空中……
仕偉發誓他看到幾株植物輕輕盈盈地晃了晃。
也被拒之門外,顧仕偉才依依不捨地回過神來。
種。」蘇崚這時候終於回答了顧仕偉心中的疑問,「這裡原本實驗員很多的,不過大部分都在後面的實驗室,剛剛那邊只要固定時間填寫紀錄就好。」
顯冷淡下來的面孔跟丹雅皺起的眉頭。
而是要讓顧仕偉親眼見識,因為這樣之後的反思才是最深刻的。
安排。顧仕偉自己知道自己在大多是大地的人的眼中,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空中都市佬,事實上他的確是。但他同時也覺得,有些事情就是要他這種都市佬才能夠發覺到,才能夠去做到。
居民。
處的環境。他不是空中都市的居民,也不是生活在大地上的人,如此充滿矛盾與衝突的他,相信只有在親身體會、感受過後,才能夠得到最後的答案,所以他現在需要的不是更多的問題,而是去見證。
有扇僅容一人通過的小門,相對應的右手邊則是一大間實驗室,每個實驗室與走廊僅用落地窗隔開。
一小個天地,有個遮風擋雨的帳篷,上頭明亮如白晝,最重要的是地上鋪滿的正是泥土,上頭還種滿各種類型的植物,不是盆栽式的,而是真真確確扎根在土壤裡。
個男人從裡面走了出來。他穿著簡易的T恤,上頭還大大地印了一幅綠色的雪花樣式,再搭上一件短褲、一雙拖鞋,相當輕鬆的打扮。
耳飾。
,想來這些泥土也都是經過淨化處理的,並不含有綠黴。
他揮揮手,一張嘴咧得長長的,甚至熟稔地跟他身後的蘇崚一行人比手勢打招呼。顧仕偉看見那笑容更放心了,也跟著半舉起手,揮了揮。
是因為長廊的燈光太亮的關係吧,他想。
螢幕,一旁還有布滿整面牆,不停跳動的數據,看得顧仕偉有點眼花撩亂,只能呆愣愣地站在這控製室的最角落。
上,他對著通訊器道:「嘿,阿比,好久不見。」
你們不都要到收拾玩香丁的垃圾才會過來嗎,大概有兩三個禮拜了吧?」
 
今天不是勘視員來的第一天嗎。」他抬頭試圖面對著鏡頭笑了笑,但是失敗了,螢幕上只是照到他的側臉,「是剛剛那個男的吧?」
,免得擋到蘇崚觀察數據的視線。
,阿比,準備好就說一聲吧。」
鈕上,一副如臨大敵,蓄勢待發的模樣,低低地道了一句:「母親啊。」
偉,全都跟著輕聲說:「母親……」
 
反應都沒有的眾人,看著螢幕那頭什麼動靜都沒有的實驗室,對比剛才彷彿要凜然赴義的氣氛,現在這樣的情況照理說是有點好笑的。
口水的動作,一點都笑不出來。
今天又成功了。」
。」
揚。
好心地跟顧仕偉解釋,「阿比剛剛澆水了。」
了?沒印象有看到水啊。
是這次實驗重點之一,能夠將水分解到極小,直接讓植物吸收,不讓綠黴有機會吸收。」
是可以直接吸附在植物表皮,攝取植物內部水分嗎?」
力比綠黴要大很多,只要水分不超額提供,是不會輸給綠黴的。」
不知道是花費了多少人的心血和時間才完成的,簡直就是人類重返大地的一大步,蘇崚的夢想、絕大部分人的夢想離實現都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他已經開始想像之後回報會帶來的衝擊、興奮、希望……
 
由著他將自己扯出控製室,來到第二間實驗室的落地窗前。丹雅幾人了然地跟在後頭,面對顧仕偉錯愕的詢問眼神保持一派沉默。
他略略施力想讓蘇崚放手,卻在看到第二間實驗室時停住了,詢問的話也戛然而止。
影,帶著一點邪氣陰森的氣息。
近落地窗,右手顫顫巍巍地伸過去,貼在落地窗上。
就是代價。
點否認,但看著他們的表情,他就知道……這裡也曾經有一名實驗員,曾經有一場實驗。
一絲絲曾有生命的痕跡,但是最後只能承認自己的徒勞無功,他的手無力滑下……
在落地窗上,那是……一隻手的形狀,因為緊貼著落地窗,所以壓出一小塊較為顯眼的色塊。顧仕偉就這麼跟那隻手印對掌而立,視線沿著依稀是手臂的地方往上走,這應該是肩膀……脖子,然後是嘴……眼睛……
要破窗而出的生命的最後一瞬,他甚至覺得那眼睛的地方有道濃稠的綠黴痕跡,是不是就是那人在面臨走投無路之時,最直接也最無力的眼淚?
撲面而來,瞬間湮滅他方才的興奮之情,他甚至覺得剛才自己的希望對這個人來說是一種諷刺。
日要低上許多,「但是為了避免重蹈覆轍,我們必須要確定改良後的植物能同時具備對抗綠黴入侵與淨化土地的作用。」有點沙啞的笑聲貫穿其中,「你也知道的,伊始日之後,可以稱作生物的只有……」
認這件事情,但是自己的話也難以說完全。
 
人沒有全部滅絕。」胡凌這時調侃的嗓音也不盡責地沙啞無力起來,「甚至冒出一堆蠢到去崇拜綠黴的青神教笨蛋。」
全生不出一絲一毫的崇拜之情,只有厭惡跟恐懼。
至認為能夠死在綠黴之下是重回大地的懷抱,是種榮耀。」胡凌的音量忍不住拔高,「什麼綠黴是主宰生命的神,我呸!這根本就是茍且!」
實驗員。」
一個青少年因為家人的恐懼、信仰,因為自己也不清楚的理念便被送來這裡,最後糊里糊塗地消逝。
信任何一種型態生命的誕生都是有其意義的,如果只是追求結束,又何必開始?如果不痛苦掙扎,又怎麼能夠安然面對結局?
最後要別人認命,滿帶笑容地接受不屬於自己的結局。
陣酸意上湧。
扇黑色大門,直到將顧仕偉帶離工廠,再度踏上空心磚才停下來。
面對他的時候,他甚至發出有點不優雅的笑聲。
那時見顧仕偉神色不對,下意識拉著他就出來了,哪知道他一出來更像是發了神經一樣。
特別帶著籃子預期要進工廠藉著參觀名義多搜刮一點糖果的,哪知道還沒參觀到主題,主角就被拖到外面來了。
覺藉由這幾聲大笑,心中的鬱氣好像抒發了不少。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