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禦姐遇上正太》

第1章  第一章 被劫色的小劫匪
作者:   阿亂
孤身漫步的自在。細高跟鞋踏在小區間道上嗒嗒地響著,沒有女子日常行走的節奏感,多了幾分散漫隨意的凌亂。
 
。她雖然沒醉得一塌糊涂,但也已經跟清醒搭不上邊,正是思維散漫,反應遲鈍的熏然階段。她思緒飄浮,沒有意識到危險,反而覺得自己在離家不遠的地方,竟會遇到劫匪十分有趣,笑問:“你劫什么?”
的臺詞不對啊!”
的腦子里,思維線打了幾個結,突然福至心靈,彈了個響指,“我知道怎么說才是對的了。”
 
上了,那是把發著熒光的刀——真刀不會有熒光,這自然是小孩子家玩的玩具了。
符合強盜邏輯的事了,竟還拿著帶熒光的玩具刀來唬人,這劫匪也太看低路人的智商了吧?或者他是自己智商太低,所以把別人也想成了傻子?
相,步子一邁,歪歪斜斜地逼到劫匪面前,仔細一看他的臉,不禁笑了——這只是個看上去才十五六歲的少年,稚氣未脫,身高與她相當,兩道細濃彎眉,一管筆直的隆鼻,赫然生著張難得的菱嘴,水杏般的圓眼睛。這相貌何止是清秀,簡直就是美麗得過了頭。
的就出來打劫,也太離譜了吧?冬末怔了怔,呻吟一聲:“你像出來劫財劫色的嗎?是出來給人劫的吧!”
滿眼迷惑不解,“你不是……”
 
 
嘻一笑:“姐姐來教你怎樣才叫劫色……”說著雙臂一繞,環住他的脖子,俯下頭去,先在他臉頰上啄了一下。少年錯愕無比,驚得雙眼和嘴變成了三個0形,只是呼叫聲沒有吐出唇外,就已被冬末吻下來的嘴唇堵了回去。剎那之間,他鼻端口腔的味覺,都被對面的人度過來的酒氣與甜香占據了。
乎有著自己愛喝的涼茶的氣息。她不禁將這一吻加深了幾分,舌尖沿著少年開啟的雙唇溜了進去,掠過他的牙齒,在他口腔中滑動、挑弄、摩擦,讓處於呆滯狀態中的少年在無意識的狀態中,不自覺地遵循本能,隨著她的唇舌而吸吮,糾纏。
口氣用盡。總算她還沒有醉到七分酒意全變成了十成色膽地步,一吻之後,便將戲弄之意,好色之心收了回來,退開幾步,對被她戲弄得完全神魂不屬,兩眼迷茫的小劫匪笑得純潔無害,“小弟弟,打劫是很危險的事,不止沒前途,還隨時都有可能被別人反劫,以後還是不要玩這個吧!”
里,沒了身影,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少保障啊!
,原來的屋主嫌這房子是頂層,沒有電梯上下不方便,夏天又太熱,所以低價轉讓,她就手揀了個便宜,住進來才一年多。
人的時候卻顯得空闊了些。
視。電視里,已被男主遺棄的女主正在對別人訴說自己的癡情:“我愛他,不管他怎樣,都不會改變……”
怎么可能存在?那不過是沒有過受過真正的傷害的人囈語,若是真的為人所負,怎么可能不恨不怨?
還會不會這樣癡情不改,明明已經被拋棄了還死抓不放。
撲倒在床上。她竭力抵擋住那種深夜間突然來襲的絞痛,刻意放縱酒意發揮,在逶迤的音樂聲里睡了。
 
剛走出小區,就聽到前面有人喊:“舒冬末!”
末徇聲望去,映入眼簾的是個身著藍T恤灰白休閑褲的少年,身材瘦削,好在比例勻稱,沒有排骨男女的磣人,反而帶出幾分修長清俊。
晨陽似的,明晃晃地刺眼,讓冬末不得不稍微瞇了瞇眼,把視線集中在對方那頗得海迪先生神韻的兩顆大門牙上,心里直嘀咕——這是誰啊?
臉騰地紅了,喃喃地道:“我是夏初,是昨晚的……的……”
然醒悟過來:敢情這是昨晚劫道的小鬼啊!堵在她門口難道是因為昨晚劫道不成,還想白天再劫一次?
 
…”夏初結結巴巴好久才擠出一句話來,白凈的臉紅好像毛細血管全都爆裂開了,要滴下血來似的。
 
 
我的名字?”
 
聽到他居然能從門衛那里問出自己的名字,不禁一怔,看了門衛室的李叔一眼。
這孩子的學生證、身份證,同時根據他提供的情況打了電話向學校班主任、任課老師、同學求證了他的身份,問清了事情的原委,才把你的名字告訴他的。”
,昨天晚上,我本來是和社團的幾個朋友在排練COS秀的,結果天黑我認錯人了……這是誤會,真的是誤會,很對不起。”
,光潔的額頭上居然滲出了一層薄汗,更顯得他姣好如女的秀麗臉龐清俊可人;兩只猶如琉璃琢成的茶色眼珠流亮透光,似乎可以把主人心里的情緒不帶半點遮掩地映進別人眼里。
生,雖然他的解釋依然很難取得她的信任,但他的神情卻讓她不自禁的放鬆了戒備。
我都沒起來就等在了小區門口,眼巴巴地要給你道歉。我看他真的不是壞人,昨晚的事肯定是他被人騙了。”
李叔,我同學也沒騙我,是我自己方向感不好,才弄反了出位的方向,他們昨晚已經跟我解釋過了。”
他居然還予以否認,言詞里對他的同學多方維護,冬末這下才是從心底里吃了一驚,不可思議地看著這個單純得近乎愚蠢的少年,訝道:“你……”
個國家保護級的珍稀生物,可他怎么看也是像珍稀動物多些。
,也不陪著過來道歉的同學?”
何必多浪費口水?費心費神替別人教養孩子,她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心思一轉,她懶得多話,點頭道:“你的道歉我接受,沒什么事,我上班了。”
 
 
看著冬末,張了好幾下嘴才結結巴巴地說:“昨晚我……你……你……我……”
,就是不敢看冬末的臉,頭垂得低低的,竟像是害羞得恨不能學學烏龜,把脖子連頭都縮回殼里去,不用見人。
了件不該做的事,看到夏初這表情,驚得連頸後的寒毛都根根直立抗議,心知事情出了偏差,頓時暗暗叫苦——她對男女之間的情愛遊戲規則非常熟諳,自然知道如果無心,最不該招惹的人,就是這種純情少年。
容易鐘情不改,死纏爛打,完全做不到好合好散四字,弄得雙方都享受不到遊戲的樂趣,卻多出幾多不應有的麻煩。
一個絕不應招惹的人呢?這一下,該如何擺脫?
車窗降下,探出一張笑瞇瞇的臉來:“冬末,我送你。”
奔車門而去,反應之靈敏,動作之迅速,真如獵豹撲羊,蒼鷹博兔,帶起的風聲把來接她的崔福海都嚇了一跳。
在車里坐定了,這才降下車窗,對夏初干笑兩聲:“小弟弟,昨晚上我有點喝多了,記不大清發生了什么事,反正你歉也道了,誠意我心領,那事情就這樣算了吧,再見。”
么能算了呢?你你你……你親了我啊!”
自語的低叫,驚得連眼角的皺紋都一下被瞪圓的眼睛給扯平了,不假思索,一巴掌掃在夏初後腦勺上,罵道:“你居然敢對舒小姐耍流氓,虧我還真以為你是好人!”
,是……是……是她親的我……”
句,這才發覺這事兒實在糊涂,罵夏初吧,他似乎真沒錯;可罵冬末吧,這女的對男的耍流氓,怎么讓人一想都覺得別扭呢?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