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壞壞本部長—— 男人壞壞系列之三》

第3章  3-2:這身體,是被他買去的玩具。
作者:   花開院琉璃
 
無心為他
易,沒有任何情份可言。
 
窮困。
 
 
的心疼,
慮,過了這三
 
 
 
 
在臉上。
慢的掃射
,把她身體的每一部位都鄙夷的看過一遍,最後目光停留在她因呼吸過於急促,而快速起伏的胸。
挑逗下,身體所擺��的嫵媚姿態;下腹部處傳來的騷熱感,回應了他此時心中的記憶。
回的那個人。
看得更透徹,恙神泠命令著。
一些保護的心理作用。
掃過。
,厭惡起他打量的眼神。
以接受,
 
 
 
 
 
樣說不過是一種諷刺。態度傲慢與偏頗的他,緩緩開口:「用什麼還?」
出他充滿帶刺的語氣呢?
是被他買去的玩具,連情婦都稱不上。
,重要到她連自尊都可以不要。
 
的男人,不但拋棄她,還讓她受這樣的苦。
得痛,因他的心更痛。
自尊心都可以不要了,最不缺的東西就是憐憫。
管我變得如何,只有孩子還在醫院等著自己是唯一的真實。
卑鄙的開口:「請先把二十萬給我。」
,她對錢會這麼執著,是環境逼迫使然。
將刀片再往下劃,他命令她:「求我。」
前,面無表情的開口:「我求你。」
 
 
 

 
,發洩在伍羽侑的身上。
 
 
到更好的醫療照顧,再怎麼樣的言語與行為羞辱,她都可以忍受。
 
 
她,把她圈圍在自己的懷中,狂吻著伍羽侑倔強的唇;她越是緊閉牙關,恙神泠就越是想要探索她齒內的芬芳。
扎,讓他的唇與舌不斷的在口內攪拌、不斷的吸吮。
離開。
 
神泠一眼後淒然一笑,把臉貼在他結實的胸膛,因她的眼前浮現宸霏可愛的笑臉,那才是她的全部,而宸霏跟他又是這麼的相像,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理的自以為那是她正在嘲諷著自己的作為,所以他把伍羽侑用力的壓跪在地,解開自己昂貴的皮帶、退去長褲,讓自己腰部以下赤裸裸的頂住她的臉;粗鄙的性愛方式,其中一個就是強迫女人口交。
願的把已經昂然的堅挺之具,硬塞進伍羽侑求饒的口中;好看的手指呈現出猙獰,強壓在伍羽侑的腦後,強迫她一前一後的用嘴幫他服務。
他的擺弄下接受碩挺之具。
於用力的力道不斷來回頂住女人柔嫩的腔內又退出,伍羽侑想離開這樣的折磨,恙神泠卻毫不留情的的把她的頭壓回;不斷湧入口腔內的腥膩讓被迫張口的女人皺起無助的眉,楚楚可憐的面容,讓男人情不自禁的加快速度。
泠報複式的在她嘴裡宣洩後才放了她。
 
泠推離,快速的用手摀住嘴巴,腥臊的黏液由她的指縫滴落,滑過下顎、沿著頸子流進她的乳房,她難以置信恙神泠會這麼粗暴的對待一個人。
水龍頭,整個人趴在洗臉檯上,讓流動的水替她洗去腥膩的黏液與反胃的感覺。
著走進;看她極度狼狽的想洗去自己惡意遺留在她口中的黏液,冰冷的水不斷的沖洗著她的臉,讓恙神泠分不清是淚還是水。
 
,害怕到手指止不住的發抖。
珠,或遊移在頸項;舌尖所到的肌膚,豎起了驚恐的小疙瘩。
入,撥開配合低領口的低胸罩杯,手指靈巧的或捏或揉,狎意的玩弄著乳尖。
,她的雙手全力的拉住在乳尖玩弄的大手,卻抵不過男人力量。
下胸罩,隻手揉著形狀姣美的乳房,他不忘消遣她,「妳都穿這樣去勾引男人?」
駁,喃喃地、心死的自語著:沒有…我沒有…我沒有…
心疼,但不再是有力的武器。
度強吻。
知道在什麼時候失去,伍羽侑雙手無力的垂下,昏昏欲墜。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