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禦姐遇上正太》

第4章  第四章 麻煩都是自找的
作者:   阿亂
:“怎么個麻煩法?”
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冬末暗覺頭痛,崔福海注意到他們之間的互動,無奈嘆了口氣,低聲說:“你先叫他做什么事,調開他再說。”
,看不清對面的海報,你過去幫我看看,今天演什么電影。”
,買電影票!”
拿出紙筆去抄海報。崔福海連連搖頭,問道:“冬末,你看出什么來沒有?”
的話,她沉吟良久,竟有些不忍回答:夏初說他已經有二十歲了,姑且不論他是否真的有這么大。就以當代的孩子來說,十五六歲就已經相當的成熟懂事,了解人情世故了,哪有像夏初這樣天真得一如孩童的樣子?
有些問題,並不是常人。她沉吟片刻,才低聲說:“這孩子,他是不是……發育,或智力方面有些……問題?”
才與夏初幾番問答,都是有意問的智商測試題,測出夏初輕度智力低下,估計智商也就相當正常人的十三四歲的時候。
上去,根本沒法采取正常的拒絕方式,你要怎么甩開這麻煩?”
興上涌,看到夏初長相是十分好欺負的樣子,才放肆地“反劫”他一番。至於夏初的智商是不是有問題,以她昨晚的狀態,實在沒法做出準確的判斷。如果她早知道自己撞上的是這么個白癡,她是寧愿撞墻也絕不敢越雷池半步的。
,街對面的夏初卻已經抄好了海報,跑了回來,“冬末,今天的電影都是老片子,一部西片是朱麗亞?羅伯茨主演的《落跑新娘》,一部港片是楊紫瓊演的《東方三俠》,電影票才兩塊錢一張。這兩部片子在國內都早已下線了,錄像廳放的肯定是盜版,看盜版不好,我請你去電影院看正版的新片好嗎?”
正愁沒有能與他溝通又能甩開他的借口,陡然聽到他居然自己不肯看盜版,豈不喜出望外?一瞪眼:“誰稀罕看什么新片?我就要看這兩部片子!”
冬末,看盜版是不對的!”
的時代,突然聽到這么一句話,既讓冬末吃驚,又讓她心喜,一攤手,將問題推回他頭上,“那好,我看這兩部片子的正版,你幫我找找哪家電影院還有正版上線吧。”
放映?”
:“夏初,要當人家的男朋友,是件很複雜、很困難的事。在這其中,陪人家看一場想看的電影,算是最簡單,最基本的要求了,可你現在連最簡單,最基本的事都做不到,怎么能當我的男朋友?”
眼巴巴地望著她,問:“可是我真的很想當你的男朋友,怎么辦?”
氣翻涌,一口氣卡在喉頭出不出來,也咽不回去,好一會兒才非常耐心地回答:“夏初,我建議你去找個跟自己年齡相當的女孩子,好好的學習一下究竟應該怎樣當人家的男朋友,學好了,能合格當人家的男朋友,再來找我。”
當你的男朋友?”
是合格的人選,不合格的,別說是當我男朋友了,連站在我三步以內也不行!”
 
間拉著的柔軟布料被蠻力拽開,冬末又迅速地遠離。他著了慌,急急地踏前幾步,又想伸手去拉她的衣袖。
 
利,森然道:“你現在根本沒資格站在我三步以內的地方,給我退回去!”
了回去,很無辜很委屈地看著她。
“夏初,你要記住,在你沒有學會當人家的男朋友之前,你不能妄想當我的男朋友,也不準接近我,就算路上遇見了,你跟我打招呼也必須站在離我三步以外的地方!”
狗,突然被主人拋棄,在認清事實後卻依然百思不得其解,滿眼的無辜與迷茫。
 
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喜歡一個人不是說一聲喜歡那么簡單的事,你現在還不懂,慢慢地學習就行了,別傷心。”
便瞪了他一眼,“大海,你也太離譜了,我是叫你來幫我,沒叫你來哄小孩子!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他的軟肋,將他解決掉,你還安慰他,萬一他就因為你這下安慰該死心也不死心,再纏過來怎么辦?”
會死心嗎?”
心,越單純的人,對一個人的喜歡也就越直接而固執。他這樣的孩子,喜歡一個人就是專心致志的喜歡,雖然他還不懂應該怎樣付諸行動,但心意不會改變,而是會真的去努力學習將喜歡的心情表現為行動,就像八年前的你喜歡何方勁……”
 
道:“冬末,何方勁已經離開了七年,你何必還這么看不開?”
上透出一股寒厲的青白,怒喝:“你住口!”
她一眼,迅速散開。崔福海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句話竟讓冬末如此失態,也頓住了腳步。
反而顯得一身狼狽不堪,不禁默然,沉默了一會兒,才冷冷地吐出一句話來:“大海,何方勁沒有什么值得我看不開的,但他是我少年時不堪面對的恥辱,如果你真拿我當朋友,請不要提起他,那是對我的羞辱!”
在她生命里印下的沉重與恥辱之感完全挪開。
泊,為了創下鑒容臺這份基業什么苦沒吃過,什么辱沒受過?可那些苦難和羞辱在她獲得了成功的今天,都已經成為了她記憶里的笑談。
怎么會狼狽到連我無意中提起他的名字,都敏感至此?”
,如果何方勁是你生在你心里的一只毒瘤,六年前的你虛弱不堪,不能動手術將它剜出來,那么現在你應該有這樣的體力了!現在的你,有朋友有事業不乏追求者,甚至你自己也開始主動相親,完全做好了開始新生活的心理準備,為什么不索性正視那段過往,不再愛他?”
“大海,你不免太高估你兄弟的魅力,而看低了我的智商!”
“從他七年前背叛你起,他就已經不是我的兄弟了!”
認與他曾有的情義,並不是太想面對少年熱血被背叛的恥辱,為什么卻一定要我面對?”
說的也有道理,是我多管閑事了。”
剛才提起的那個名字而顯得有些黯淡,有些冷漠,“大海,這么多年,我過得很好,遠比你想象的要好,我不提起過往,也不想提起過往,不是因為沒有勇氣,而且我覺得根本沒有必要將那樣臭不可聞的過往再拿出來曬,惡心自己。”
。那是她這么多年努力奮斗的成果,也是她精神的寄托,看到它的樣子,就讓她的精神一振,掃開頹顏,笑道:“大海,如果你也覺得我年齡到了,該戀愛結婚了,不妨把你朋友圈子里品貌兼優的社會精英人士介紹給我認識。”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