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禦姐遇上正太》

第6章  第六章 誰有甩人一百招
作者:   阿亂
打開卷閘門,就看到他提著裝滿豆漿、牛奶、油條、面包、包子、煎餃、蔥餅等等食物的兩只大食品袋站在外面,笑瞇瞇地說:“冬末,我買了早餐,你快趁熱吃。”
 
 
息區去,把在店里三樓住的小童等人一起叫來吃。
眼放光,撲將上來,“哇,香滿樓的蔥餅和煎餃,真香!夏小弟弟,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唉,你不知道,我們自從長期合作的南芳館關張以後,已經大半年沒有吃過像樣的早餐了,天天都吃對面快餐店送來的醬油湯撈面,差點人都要變醬干菜了。”
帶一份給你。”
容臺有差不多一時路,你要是每天都去給末姐買早餐的話,也不方便吧?”
二字放重了說,他聽明白了,卻不以為意,“方便的,我每天六點就起來跑步,沿西園路跑一圈,正好要從香滿樓門前過。”
把買早餐的任務交給夏初了。但這時冬末已經粗略巡了一下店堂,走了回來,聽到他們的對話,瞪了小童一眼:“替他把賬記好,結算時一並還他。你要想吃香滿樓的早餐,自己不會起早些去買?”
出喜歡的辣味蛋煎餅和豆漿坐下來吃,突然對笑得開心滿足的夏初生出一縷同情,壓低了嗓子問:“末姐,你對夏初還真公事公辦啊?”
飯後,你帶他去熟悉一下車輛,八點準時開工送貨。”
合工作。冬末知道他的智力情況,免不了擔心他會出紕漏,晚上外派的車回來,她就問跟夏初搭檔的小順,“今天夏初跑車,沒有跑錯地方吧?”
 
以外,他出什么紕漏了沒?”
不是有點問題?”
 
回答:“今天送貨有幾家要付現金的,我讓夏初算一下要收多少錢,他不會算。”
忍心聽到別人說他的腦子有毛病,頓了頓才道:“每個人都會有自己不擅長做的事,夏初只是對自己不擅長的事表現得特別的遲鈍,也不算腦子有問題。這幾天你跟他搭檔,遇到要收現金的貨單,你就多辛苦一點。”
 
在核對店里的商品細目,就聽到有人敲門,她應了一聲,“進來。”
冬末,你該吃晚飯了。”
端著飯菜走進來,居然不敢擅自超過冬末說的“三步之距”,站得遠遠地,用哀求的目光望著她:“冬末,讓我把飯菜端過去好不好?”
不過來給我,難道要我變成長頸鹿,自己伸頭過去啃?”
桌上,然後就想就勢在她旁邊坐了下來,冬末一瞪眼,用帶著鼻音的腔調嗯了一聲:“三步——嗯——”
 
看到他的表情舉動,不知為什么,突然覺得很搞笑,連忙借去洗手之機,將笑容掩飾住。
 
 
 
我再說。”
 
 
 
 
地點頭。
 
時候不要說話,也不要想事情,會消化不良的。小童姐姐還說你經常忙起來就忘了吃飯,這樣也是不好的。所以你應該先吃了飯,然後再辦事。”
能安安靜靜地吃飯了。”
 
末磨了磨牙,忍!忍了半天,沒忍住,問:“夏初,你屬狗的吧?”
 
正中標的,頓時沒了語言,只得無視坐在一旁對她發呆的人,自顧自地吃飯,吃完了,“說吧,你有什么‘重要’的事。”
臉上紅暈一點點地擴散,緊張地支吾了好一會兒,才訥訥地說:“我……我……今天是我第一次打工,不知道怎么做才……才……好,你……你……”
看地面,緊張得直搓手。冬末如何不知道他這表情是想問什么——初次出來工作的人,心里惴惴怕會出錯,免不了想問一聲自己到底表現怎樣,希望能得到肯定。
點頭:“你雖然是頭一次工作,但做得很好。”
:“真的嗎?”
你第一次肯定我做的事!”
收縮了一下,胸腔里似乎被人扎進了一枚極細的針,不痛,但身體卻本能地感覺到了異物,自動地排斥。
純凈,更排斥那純凈笑容里表露出來的毫無保留的、對喜歡的人的重視與仰慕。
都窒了一窒。崔福海說夏初像少年時的她,不是沒有道理的。她雖然不像夏初智商有問題,但當年在面對所愛時那種慎戒慎懼,以博君一歡為至大快樂的固執,卻與此時的夏初無二。
與喜歡一朵鮮花,一個洋娃娃沒有區別。但那喜歡畢竟是真實而無偽的,不帶任何功利,僅是源於天性而生的傾慕與欣賞。
真正的厭憎吧?冬末排斥這種喜歡,但一時卻真有點下不了手將其滅之絕之。何況夏初的神經構造與眾不同,能讓正常人傷心欲絕的作法,放在夏初身上,卻絲毫不起作用。
還不行,只能大吼厲罵;大吼只能叫他暫時收斂一下行跡,但想真正的一勞永逸,將他打發走,那可不只是沒門,是連希望的窗縫也不見一條兒。
人面對這樣的冷臉和有意挑釁恐怕都會難免委屈,可夏初的反應卻是點頭回答:“下次我給你熱好再端過來。”
是乖乖地走到墻角邊站著;她惱怒挑刺,“你站著礙我的眼了!”夏初的反應是立即蹲了下來,躲在盆景後面,然後傻呼呼地問:“這樣就好了吧?”
的影子看。不止看,有時候還一面看一面傻笑,大有手癢想摸摸玻璃里的人影的架勢,把冬末寒得寧愿他看的是自己,至少他在看真人的時候,表情傻歸傻,癡歸癡,可不敢靠近伸手來摸。
不為所動,小小聲地說:“書上有說過,女生都是很害羞的,即使喜歡她也不會說出來……你不說,我也知道的。”
被那么些教人求愛的垃圾書一擠,更是變異得足以跟史前怪獸媲美了,人類根本無法與之溝通。
龜,無處下爪的無能感。
就不能接收AM;能接受AM時就不能接收FM,更要命的是,他的接收波段的感應器還經常跳躍,讓冬末很多時候說句重話,不止沒砸到想砸的人,反而差點閃著自己的腰膀,累得她躲開眾人仰天長嘯:“天哪,誰有甩人一百招,教教我吧!”
,飄飄悠悠的落在地上。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