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老婆不買帳》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第十章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1章  第一章
作者:   夜煒
  
 

手食指上的玫瑰形花戒,她不斷地唉聲嘆氣,完全沒有察覺到司機頻頻從中央後視鏡打量她。
車窗探頭出去看看,聽到旁邊一輛計程車司機說前面出車禍,他只能無奈地回頭。
眉苦臉的周妍菱陪著笑臉說,司機當然很不願意半途放棄客人,可是眼前的女生表情實在太焦急,讓他看著都忍不住替她擔心。
遞給司機,周妍菱歉意地笑著打開車門自己走下來。
憤地想著往對面咖啡廳走去。
喊的聲音。
貼著她的衣服飛馳過去,嚇得她一下子跌倒在地。
馬路邊上。
神來見她還坐在地上,好心地過來把她扶起。
向對方道謝。方才只差一丁點的距離她就要被撞飛,到時候很可能是骨折或者當場死亡……從來沒考慮過自己會距離死亡那麼近,直到被人扶起來才真的感覺到害怕,她冷汗霎時冒出來。
要去醫院?」扶她起來的年輕男子仔細檢視了她的手臂,見沒有一點擦傷,這才輕鬆地笑起來。
地抬起頭,小臉霎時變得通紅。
被他拉著的手,她拼命地搖著頭,緊張地後退一步。
尬,男子也只是怔了怔,隨後又笑了笑,「不過要不要去醫院一趟?妳這麼漂亮,身上可不能留疤痕!」隨意脫口而出的讚美話語沒有讓人覺得他輕挑,反倒讓人因為他落落大方的態度而理所當然地接受。
視,周妍菱的臉紅得更厲害。從他手指尖上傳來的熱度彷彿隔著衣服也能讓人感覺得到,這種彷彿隨時隨地都在散播著荷爾蒙的男人,是她平常最不想接觸的。特別是他這樣一個英俊地過分的男人,更是危險,讓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避而遠之。
長,臉上掛著讓人覺得親切隨和的笑意,只是那雙好看的眼睛裡閃動的光芒卻讓她覺得有點曖昧,就好像他認識她一般那樣親暱隨和!
個穿紅衣服的女孩子拍了一下周妍菱的肩膀。
們碰上!」
她,一臉得意的樣子。
我們怎麼都不知道?快介紹一下吧!」沒有在意她當前的狀況,丹丹伸手挽住她的手臂笑嘻嘻說。
先生幫忙……」不服氣地回嘴,周妍菱剛開口卻又想起幫助自己的人。
醫院了。」
她出了車禍,兩個女生立刻拉著她緊張地上下打量一番,見這個冒失鬼除了臉色有些發白,身上的的確確沒什麼擦傷才鬆了口氣。
絕,周妍菱直到這會兒才重重吁了口氣,回頭對還沒離開的男人羞赧地笑了笑。
周妍菱微笑點點頭,也不等她再次開口道謝,他便轉身離開。
忙拉著周妍菱閃進附近一間咖啡廳。
跟人家好好道謝?」大口喝著從路邊商店買來的冰咖啡,最怕熱天出門的靜敏只能靠別的事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就不指望,帥氣的男人也越來越少,這種又帥氣又有一副好心腸的男人簡直是老天爺的大禮,不好好把握是會折福的。
丹丹也好笑地附和著,反正妍菱沒有男朋友,在大馬路上遇到也算是緣份嘛!
來要去參加同學會,誰知道碰上塞車,只怕一時間也攔不到計程車,還是走路過去好了。
女孩子嘻嘻哈哈地跑起來。
 

    ◎

 
夢幻的空間。
音樂震天響,霓虹燈瘋一樣狂閃,中間的高臺上有人跳舞唱歌,震得她腦袋直發暈。
情的模樣,讓她懷疑是不是進了異度空間,真是受不了他們,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來!同學會明明可以像去年一樣,找個安靜漂亮的地方!
本來就煩悶的心一陣陣地憋悶。
那麼著急,可是他們不管一定要逼迫她,如今竟然威脅她如果不去相親那就跟他們看好的對象結婚,真是鬱悶!
一直握著周妍菱的手,突然覺得掌心裡傳來濕漉漉的感覺,丹丹還以為出了什麼事,趕忙回頭問她。
自己快要被這該死的音樂震得頭暈想吐了,周妍菱勉強地笑了笑,雙手捂住耳朵大聲地吼過去。
淹沒在喧天大響的音樂聲中。還好丹丹跟她是認識多年的朋友,看到她的嘴唇動幾下,再看看她有些鐵青的臉色,立刻便猜到是什麼回事,歉疚地對她笑著點點頭。
錯,她怎麼能遷怒到她們身上。她現在之所以反應這麼大,更大的原因是在來同學會之前還跟爸媽吵了一架。
突然覺得再也受不了家人對自己的掌控,於是只能藉口說要參加同學會,還沒等父母反應過來她就拿著包包跑了出來……心裡的苦悶一直想要找人好好傾訴一下,可現在看到靜敏和丹丹這麼開心,她反倒不好意思拿自己的事情來煩她們,畢竟大家是出來開心的。
有些平日比妳還乖,一個個也都是什麼白骨精之類或者富家小姐,人家不是照樣來玩嗎?同學會約在這裡也是為了大家玩得開心嘛!所以妳不要擔心叔叔阿姨會怪妳,放心,我會幫妳說好話的!」丹丹見周妍菱眉頭緊鎖著,一副受驚的樣子不禁給她打氣。
 
讓人受不了,所以選擇這種紙醉金迷的場合也就不足為奇。
對門的角落裡一堆人圍著說得興高采烈。
入口處站著的三個女生,立刻有好事的同學端著酒杯迎上來。
大概是受到現場氣氛的影響,自從離開學校後就正正經經上班的那些老同學也顧不得社交禮儀,一聽到要灌酒就立刻開始起哄,甚至連原本圍在角落的一堆人也過來湊熱鬧。
就把人灌醉呀!」眼見形勢不太對勁,靜敏趕忙笑著把圍上來的幾個人推開,拉著周妍菱坐到沙發的空位上。
給面子吧?」
羅偉。他一直是他們班最帥、最有錢的同學,當然也是最花心的,和她們不是一夥人,她向來敬而遠之。
上來的同學,有幾個過去還和周妍菱有點小磨擦,要是不喝他們肯定不會放過她,靜敏說著把周妍菱護在一邊。
湊上前的一個男同學,把他湊到周妍菱跟前的酒杯搶了過來。
,靜敏不由得皺皺眉,沒好氣地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張羅偉。
,他雙手揣著褲兜裡向前走了兩步,用輕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周妍菱。
們這麼為難,不如我替她喝?」不懷好意地笑著伸手過去,反正他知道一向對自己敬而遠之的周妍菱肯定不會讓他代勞。
將酒搶過去。
喝光,她忙不迭地把酒杯塞回身旁的同學手裡,整個人嗆得差點吐出來。
地吹著口哨,大家又恢複了先前熱鬧狀況,一起敘舊喝酒。
有這麼風光!」
我們看看!」
女生纏著周妍菱問東問西,不問出答案誓不罷休。從前上學的時候就有那麼多男生追的校花從來沒有對誰動心過,她們當然都自動認為是她眼光太高。既然在學校都是那樣,現在還不知道她會在多少個優秀有錢的男人中賣弄風騷!
敏和丹丹。她突然發現今天躲出來實在是個錯誤的決定,本來都煩得要死,在家裡被爸爸媽媽囉嗦著相親,到了同學會又被人追著問男朋友,身邊的人好像全都約好了,話題永遠都要圍著結婚轉。
快爆了的時候,靜敏終於走了過來,拉著她跟那幾個女孩子大聲地笑道。
女生嘻嘻呵呵地走向大廳。

    ◎

拉著周妍菱和丹丹走到吧臺前坐下。
亮;一邊喝酒的人臉上紅紅的,眼神迷離;舞池裡搖擺的人扭動著身體,微閉著眼睛,一個個如同夢遊一般……燈光昏暗,角落裡人影幢幢,只有霓虹閃爍的時候才能看到摟抱的身體。
一樣,她不由得瑟縮了身體,小心翼翼地看著周圍。
終於發現她的狀況有點不對勁,丹丹困惑地塞了一杯冰水過去,手臂搭上她的肩頭。
地聽到她們在說什麼,靜敏也湊過來,笑著戳了戳她的頭。
們同年,甚至還大幾個月,可每當看到她清澈的眼神,還有很容易發呆走神的模樣,就覺得這個笨女孩應該有人罩著,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被不懷好意的壞人吃掉。
有點猛,現在覺得頭暈乎乎的。突然之間,她想起本來對自己百依百順的父母突然強逼著搶親結婚,讓她無論如何都沒法理解……這麼一想,她就越來越難受。
擦著光滑得可映出影子的大理石檯面,朝酒保大聲喊起來。
酒,身上也帶著一兩分醉意的丹丹驚訝地看著那個平常文靜得讓人覺得有點老土的好女孩,笑著點了一打啤酒。
口。微澀的液體一下肚,酒勁立刻上頭,讓她只覺得渾身輕飄飄的,煩惱好像也便輕了。
得輕快,煩惱越來越少,周妍菱完全拋棄了往日的矜持,跟兩個好姐妹喝得不亦樂乎。
羅偉突然從後面走過來,靠著她們擠在吧臺上,眼睛直直地盯著周妍菱。
校裡好幾年都沒泡上手的校花肯定跑不掉。所以在大夥都忙著找樂子的時候,他抽了個身,緊盯著已經醉得暈乎乎的周妍菱。
難受,周妍菱乾脆放下酒杯,邁著輕飄飄的步伐走開。
了她是第一次到夜店,完全不懂得該如何躲避那些聲色陷阱,只是隨手給她指了指方向。
不夠明亮。周圍喧鬧熱情的氣氛激起一陣陣熱浪迎面撲來,挑逗著周妍菱身體裡沉睡的瘋狂激情因數,身處這樣瘋狂的環境,很難不被感染。
女女,他們臉上迷醉的神色讓她不禁下意識地皺起眉。一路走過看到很多醉醺醺的女孩子,化著誇張的妝容,穿著曝露,放肆地說笑挑逗男生,這裡沒有道德約束,似乎一切都是為了尋歡而來。
一個醉醺醺的男人突然從旁邊側出來,身體搖搖晃晃地攔住她的路。
一陣反感。她盡力躲閃著,想從一邊繞過去,可被酒精麻痺了的腦袋實在沒辦法控製身體的動作。
,可眼前的人影一會兒變成兩個,一會兒又變成三個,讓她只覺得越來越模糊。
,請妳喝酒!」看著她那明顯的菜鳥動作就知道她已經醉了,男人渾濁的目光盯著她清麗的臉龐,肆意淫邪地笑起來,一邊說著,他的手一邊朝周妍菱肩膀搭過來。
忙逃到一邊。從小被教育循規蹈矩,她一直是父母和老師眼中的乖乖女,根本沒有見過這樣無賴的事情,不由得驚慌起來,戒備地盯著眼前的男人。
手一指周妍菱,「是學生吧?看妳這麼膽小,怕什麼?」不滿地吼叫著,他不死心地歪歪斜斜再次走近,伸手就要抱住快嚇得要哭出來的人。
,沾滿酒氣汗臭的身體就勢靠了過來。
心底生出的厭惡讓她幾乎哭出來。
更加抱緊周妍菱,一下子將她壓在牆上。
讓她一陣陣作嘔。
過根本沒人有空管這種司空見慣的調情戲碼,而那個男人竟然像睡著一般,死死地摟著她,壓根沒打算放鬆。
聲音傳來,周妍菱立刻抖了抖,眼淚汪汪地抬起頭。
都不太清楚,可她還是沒想到突然出現的救星竟然是剛剛在路上碰到的英俊男子。霎時她既是尷尬又是窘迫,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免得讓人看到自己這樣狼狽。
快樂單身生活結束,其實就是他們想找個藉口給女朋友或是老婆聽,然後能順理成章地跑出來喝酒。喝了幾輪,他實在有點受不了裡面的吵雜,本來是打算出來透透氣,沒想到會看見這一幕。
沉了臉,伸手將那男人從她身上拉下來,想也沒想就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地酣睡不休。
,趙易軒這才看向周妍菱關切地問起來。
有人居然走在路上發呆到差點出車禍,實在忍不住才出手;現在也是,這年頭居然還有女孩子泡夜店那麼容易被壞男人纏上,她如果不是個笨蛋就是個跟時代脫節的乖女生,不過無論是哪種,他都沒有太大興趣就是了。
!」感激地搖搖頭,周妍菱嚇得雙腿一軟,背靠著牆壁滑坐到地上,無論如何都沒法站起來。
易軒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眼淚突然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簌簌地往下掉,「妳還好嗎?要不要……」
不懂該怎麼處理女生的眼淚。本來想一走了之,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可看到她哭得那麼厲害,自己這麼走了好像很有罪惡感。
女生帶離走道再說,他可沒有興趣被人圍觀。
人投入身前男人的懷抱中,「帶我離開這裡,到沒有人的地方去……」
開這個鬼地方。醉意湧上來,痛得不得了的頭被吵雜的人聲跟音樂震動著,她只知道拼命抓住那個第二次救了自己的男人。
點點頭。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