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愛驕公主的傲元帥》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完結篇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1章  第一章
作者:   白栩
 

待放,迎風搖曳。
請皇家親族一起列席,給足了武狀元面子,也讓悶了許久的皇家內苑十分熱鬧。
最深刻的注意,好求一夜恩澤,飛上枝頭變凰鳳,而尚未許婚配的公主們則趁著此機會看能不能得新科武狀元青睞,聽說這次的武狀元年紀輕輕不到三十,以劍術了得出名,只用一把薄如蟬絲的玄星劍就打敗各路挑戰者,拳術、刀槍、軟鞭都不敵他手中那把薄劍,被打得落花流水,甘願稱服。
修長,不若一般武漢青壯,尤其是一雙漆黑的眼眸,彷彿可以看穿對手的思路招式,聽說有許多對手便是被他凌厲的眼神嚇到手軟了三分而敗。
新科武狀元青睞,嫁進狀元府,別說後半輩子榮華富貴不愁,能得如此俊美郎君陪伴一生便已是一件舒心美事。
,莫不加速遞送手上各宮需要的備品。
名身穿艷紫紗裙的宮女。
的叫,居然有人敢撞到她。
無措不知該將手擺哪裡好,要不是為了自家公主,她怕拿胭脂慢了,會誤了公主妝點的時間,也不會撞到這明妃娘娘手下的當紅宮女。
不屑的說,擺明不將人放在眼裡。
出席晚宴的,妳有幾條小命可以賠。」翠翠說著大話臉不紅氣不喘,其實這珍珠簪不過是明妃今天要選戴的飾物之一,也不是非戴不可的,更沒有珍貴到要發如此大的怒氣,可她遇到的是珊瑚宮的宮女,不擺擺譜,就太對不起明妃的面子了。
裡卻焦急著公主等著妝點的胭脂。
,她又不舒心,妳認命吧。」

去,她連忙要去撿。  
 
了眼是不,居然敢將後妃專用的紫胭脂擅自拿出來給妳,待我稟明明妃娘娘,怕不將妳亂杖打死。」這翠翠話越說越歹毒,丈著自己娘娘的威勢,連公主也沒看在眼裡。
……不,是高抬貴腳,將胭脂還我。」
妝品。」皇宮是最現實的地方,沒有人可靠就等於沒有前途也沒有未來,只是廢人一個。
宮婢來過問。」突然間,一道清冷的嗓音在吵雜的人聲中現聲,頓時許多看熱鬧的太監與宮女紛紛退下,他們可不想無故被捲入紛爭中,在宮中有許多人不知道怎麼死的就是太愛插手管閒事。
下被欺負就等同主子被欺負。
得不行禮。
只在裙襬繡了淡紫的蘭花,身後又只跟了一名提燈的太監,氣勢的確不旺,不過她一雙凌厲的眼卻饒不過眼前放肆的宮女。
先皇而死的,雖現下皇朝權勢已轉移,再不濟,她還是有太後當最後的依靠,只是她從不動用這層關係,要教訓一名口無遮攔的宮女,憑她的權力還是有的。
 
本宮的存在,這一巴掌,本宮還給妳。」話語剛說完,珊瑚反手一揚,結結實實抽打了翠翠一巴掌。
,那後宮裡的奴婢莫不全爬到她頭上來了,只要她還待在宮裡一天,擁有公主封號一天,誰都不能給她委屈受。
婢,珊瑚公主居然敢打她,無疑是打了明妃一巴掌。
妃訴苦,我看這禮法是站在妳那,還是本宮這。」珊瑚公主傲然抬起下巴,冷冷的望著翠翠。
 
被翠翠踩壞的胭脂。
勢子,語意輕然。
不抹這妝豈不太淡。」小柔早就打聽好今天各位公主的妝扮,所以她才拿自己的玉鐲去換一盒紫胭脂,誰知被翠翠給壞了好事。
又關誰何事,皇上更不可能會注意到她。
想奪得狀元公青睞……」
。」珊瑚阻止自己的宮女繼續講下去。
這皇宮的。」咬著唇,小柔說出自家公主的想望。
 
宮,本宮無異是從這個牢籠換到另一個牢籠罷了,又有何不同。」
嗎?
一揮,不想再多說。
讓公主心煩,便旋身離開。
聲。

袍人影。
 
到後宮時常上演的抬權弄勢的戲碼。
的公主中挑選一個,從此心甘情願為皇家貢獻一己之力。
 
公主啊?


道兩旁紛紛坐了爭奇鬥妍的各宮公主,殿上皇座坐的是氣勢凜然的皇上,左右則是皇後與明妃。
靠的,但因亡母的功績,保她在皇宮裡依然有著不容小覷的地位,只是在眾多嬪妃派系中,漸顯虛懸。
衫做打扮,在各宮公主華麗的妝扮下,倒顯出兩人的出塵。
上撫撫龍鬚,向一旁隨侍的公公示意。
 
 
下一道麵食。」
酒。
狀元的功名,你盡情享用才是。」
到了對面素淨的容顏上頭,相較於其他爭奇鬥妍的公主們,幾乎可以說沒上妝,頂多上了一層薄粉而已,但卻秀色可人,氣質出眾。
,公主們熱切的視線不時朝他射來,他不是木頭,當然能感覺得到,只有她,專註力始終放在眼前的菜餚上,再不就是專註看著歌舞,始終沒有看向他的方向。
家作媒,遑論現在奪得了武狀元,據管家捎來的書信說,每天幾乎都有媒婆上門牽紅線,教狀元府不得不關門拒客。
才華的公主獻藝,你可要好好欣賞欣賞。」
給他,假意認真看著接下來為他準備的才藝表演。
許久呢。」
宴的對著曲胤書拋去一個秋波,坐在中間,彈起鳳求凰來了。
 
罷,總能叫朕開懷。」
曳,像朵翻開的浪花,美不勝收。
 
乎只有一個人狀況外,臉上始終沒有多餘的表情與笑容。
 
一般的笑容,她只要安安穩穩坐在她的位置上,從從容容的與會,然後安安靜靜的離開即可。
在。
是沒少過,眼見她局外人似的表情,更引起他的好奇。
總離不開她,而她也始終未將視線對上他的,彷彿知道自己絕對不會關懷她似的。
 
意的問。
 
 
他點名,一樁賜婚的喜事即可上演,可他卻無意其中的嬌美,壞了皇上的如意算盤。
問狀元公的心意就好了咩。」明妃摸著皇上的胸懷,安撫安撫他。
她是空氣是不。
 
經歷幾遍,雖然她是不得寵的公主,可每天入耳的流言還是少不了。
男人,今天的男主角曲胤書。
直直的瞧進自己的眼眸,教她的心沒來由的慌了一拍。
從頭到腳都打扮素淨的自己。
 
 
 
看向了自己,而且被他熱切的註視嚇了一大跳。
視的日子,才會在剛剛出現無措的反應,雖然,只有眨眼間而已。
 
的地位昭告重視,也要他回饋自己看重他的心意。
 
的暗箭,發出“鏘”一聲,震得在場眾人心驚。
 
書。
前保護皇上。
皇上身前。
 
的攻勢。
 
,這一切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安排的,而你的反應朕很滿意。」
 
的懷裡。
 
 
就是引人注意。
直以來,他也是很關心她的,只是在後宮愛妃公主眾多,許多賞賜輪到珊瑚時,總是少了幾分重量,不過剛剛她奮不顧身的想以身擋刀時,他心上還是流淌過一道暖流。
說話時,也是冷冷的。
肆環抱著她的男人。
」曲胤書的故意,連皇上都看出來了。
才鬆開五指,放懷裡的暖玉溫香一馬。
 
看得咬牙切齒。
 
自己的位置上。
 
金梯。
書也重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了曲胤書的心意。
 
心下卻開始審計度量。
 
 
難以被挑起情緒的珊瑚也心緒難安。
 
今天竟被輕薄去,膽敢對公主大不敬,可是抄家的死罪,但皇上卻以護駕為由不追究曲胤書的放肆。
 
 
出來的平靜,瞧她絞著絹帕的十指都氣得白了,這公主,不僅內斂,簡直是自虐了。
 
 
 
迎接公主,準備伺候她睡覺。
 
 
 
妃警告的說。
不忘揚起臉,讓皇上瞧見她頰上的五指印。
 
吐,故意吊皇上胃口。
 
 
 
當皇上的寵妃了。
 
去。
 
 
才會動氣。」他還不了解自己的妹妹麼。
己的委屈了。
是自己,恩寵歸恩寵,男人總不可能讓女人騎到頭上的。
她。
。」
 
 
 
意,既然皇上如此疼寵她,她當然要好好回饋皇上的愛憐才是。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