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愛驕公主的傲元帥》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完結篇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2章  第二章
作者:   白栩
 

著燈柱的小柔。 
 
細的女子,昨日傍晚她還未出宮替她拿胭脂時玉鐲還在她的手上,拿完胭脂便不見,想必這傻婢必是拿玉鐲去換胭脂了,她好歹也是堂堂一個公主,居然要婢女為自己費思量,她這個主子未免做得太差勁了。
得寵呢。
的玉鐲,不藏私的就要賞給小柔。
起眼的,可小柔知道,就算是最不起眼的,恐怕也勝過後宮後妃所戴的價值。
 
來了,必定有鬼。
 
 
 
 
因太後的關係與提點,皇上雖知道她,卻從不曾刻意關懷,因此她實在想不通皇上為何會找上她。
點,珊瑚是聰明人,不需要拐彎抹角。
 
 
自己的唇舌。
 
駕臨珊瑚宮來,這次,遭殃的恐是自己。
 
 
的地方,因此朕打算送武狀元一份厚禮。」
了,為何如此迂迴。
從的,就算是要她搬出太後,也在���不惜,雖然後宮的公主歷朝來沒有為自己婚配做選擇的餘地,但她怎麼也不會選一個初次見面就唐突自己的男人。
情合禮,軟硬兼施不可。
 
 
 
因此打算賞他一座豪邸。」
又不會畫營造圖,更對木材建料一竅不通,這不擺明為難她麼。
心。」
 
們就黏在狀元公身上不肯放了,會丟了皇家的臉。」
 
由教皇上知難而退呢。
 
太清楚自己在宮裡的地位,總有一天會成為皇上的棋子。
 
 
 
了,珊瑚是最後一著。
早出發。

狀元府。
 
呆楞楞的瞪著眼前的宅邸。
但他的家卻簡樸得幾乎家徒四壁了。
字體寫著“武狀元府”由當朝皇帝落款。
 
樸於她來說,皆無所謂,天下最大莫過皇宮,可皇宮對她而言,卻猶如牢籠。
把你們通通趕出去。」
一眼。
 
帶頭的便是一名束著黑盤頭的老婦,那氣勢不怒而威,尤其是她手中的鐵槍,橫著氣勢要強,彷彿誰敢與她作對,她便拿鐵槍槓上對方。
 
手下拜揖。
有苦頭吃。」想拆了她與他老伴的家,先要了她的命再說。
不怒而威,皇上不是要賜邸,卻搞成要拆了人家家裡似的。
建。」
不通。」恐怕新屋還沒建成,恩賜就變成恨賜了。
事而已。
 
 
元府裡的人丁,卻不過五十人,是要這些人守著空屋空房是不。
 
 
 
 
商量不遲,好了,將你的人全領到後方,不準再擾了狀元公的家人。」
 
 
的母親帶頭就要跪下。
是,本宮在此督造期間,可免去跪拜之禮,免去公主敬語的稱呼。」珊瑚連忙上前,阻止曲胤書的母親行禮,她這個人向來最敬重長輩,說來還是皇家擾了狀元府的安寧,這皇上也真是,若真有心,就直接賜一座華麗的大屋給曲胤書就好,為啥要敲他家的地,打他家的磚,莫不是找麻煩嗎!
公主不但生得美,還很親切,居然連架子也沒有,只是她說話的語氣,始終冰冰冷冷。
打擾你們的。」
曲家著想,她當然不可以殆慢公主囉。


柔很不讚同的說,她現在和公主待在一間房間裡,房間很大,但還是比不上珊瑚宮,尤其是那窗門,似乎還透著風,公主要是久住,怕鳳體違和啊。
,若是本宮想抬身份,自有華屋可住,但這一向不是本宮處世之道,既來之,則安之,何況這裡小雖小,卻充滿了自由的氣息不是嗎?」珊瑚深吸了口氣,在這,她不用拘束,也不用小心,整個人似乎放鬆了許多。
 
,恐怕她還要擺臉色給她看呢,也不想想到底誰才是主子。
雖然這裡是曲胤書的府邸,但對她而言還是很有新鮮感。
然不染沙塵,很是潔淨,一旁的樹木青鬱蓬勃,花草盎然,但奇怪的是,高大的樹木斜枝,為何總有斜劈的痕跡呢,莫不曲家的人砍柴砍到樹上去了。
對她的驚懼,畢竟大家也只是怕她的頭銜而已,若是卸下公主的身份,那別人還敬她麼?
 
樹一格,很有別致的雅意,就見曲大娘由裡頭走出,現下她手下沒了鐵槍,少了戾氣與兇狠,看來好相處多了。
可是擔當不起啊。
 
 
瑚發問,便驕傲的介紹起曲胤書的祖譜來了。
舉、武甲的不少,到了曲胤書,不負袓先的威名,總算中了武狀元。
中看出來,只知道他武功不凡而已,沒想到這男人居然也是深藏不露的角色。
傲吧。
失志,還一舉成名天下知,難怪她這當娘的要傲極而泣了,想必撫育曲胤書長大,很辛苦吧。
少曲胤書還有娘,受了傷,著了疼,還有娘親替她守護。
 
我護送妳回房可好,以免妳的婢女好找。」
意,不待她反應,提步便走,她不想造成曲大娘的麻煩。
量,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搞得自己要尊敬也不是,不尊敬也不是,曲大娘站在原地皺眉。
  

可是極力推辭,但拗不過皇上好意,他只得接受趕回府,只希望個性簡僕的母親不要太生氣才好。
半死的情景,卻絲毫不見。
 
 
 
了一位嬌客,帶來的不是壓力,卻是笑聲。
笑著,現下他知道了,原來是珊瑚公主,心底竟不由自主燃起一絲熱意。
 
裡去了,從此就沒有人敢看輕我家公主了。」小柔的話傳了過來,接著是母親大笑的聲音。
修理人何必自己動手呢。
這~~公主不會動怒生氣嗎?
,吃虧的總是珊瑚宮裡的人。」
書可好奇死了。
一旁伺候著。
 
,在他現身的一瞬間,唇畔的笑意立斂,又恢複她清冷之姿。
 
了。
 
 
臉色看,難不成兒子哪裡惹到公主了。
起身,也不管在場兩人的反應,自顧自的離去,小柔趕緊跟上。
不見影了還不回神。
 
 
 
 
 
 
 
 
 
 
連移開都沒有呢,何況狀元爺長得那麼好看,難道公主都不心動嗎?」
了。」她對曲胤書一點意思都沒有,那男人只會用著放肆的眼神盯著她,要不是她在外懶得耍公主威風,早就命人打他幾十大板了,管他什麼武狀元頭銜,惹得她珊瑚公主生氣,她非整得他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床。

 
 
 
 
 
一根有她半個人粗的樹幹應聲而斷,原來那些她瞧著奇怪的斷枝殘幹全是這樣來的。
 
 
 
 
 
,只得朝一旁的樹劈去。
 
呢。
,她差點就被打成重傷,幸好他及時轉移目標。
被他嚇到,故作堅定。 
禁覺得好笑,這珊瑚公主真嘴硬。
 
去。
揮,一顆小石子朝她足下飛去,帶著氣勁讓珊瑚滑了下。
 
正,讓她斜躺在他的懷裡。
 
 
火氣十足的命令他。
 
 
 
 
 
嬌味。
 
 
 
,她可是堂堂珊瑚公主,誰也不能欺負她。
堅強的模樣教曲胤書心頭竟泛起一陣疼。
要滲血的唇。
不得屁股正發疼,氣呼呼的耍著口頭威風。
眼神更冷。
礙著他了,她偏要更用力咬著唇,以克製自己心裡的怒燄。
 
有聽令於人的時刻。
絲。
朝公主。
曲胤書的薄唇就貼上她的,封住。
 
味,看他還敢放肆麼!
 
傷當然對長年習武的曲胤書而言不算什麼,只是他也不悅的想挑惹得珊瑚更生氣,女人他見得不少,還沒見過她如此狠心的。
淚,長這麼大什麼委屈她沒受過,竟教一個男人輕薄去。
 
彷彿她越動氣,才能表示她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尊只會埋藏心緒的人偶。
,她可是堂堂公主,公主的名節比天下任何女人都要緊,而他竟不怕死的惹了她。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