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愛驕公主的傲元帥》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完結篇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3章  第三章
作者:   白栩
 

 
碗,他的母親則又替他添了煎蛋。
為珊瑚留的位置,再望望屋外,依舊沒見著期待的人影。
擰眉,他可不能讓公主有機會將娘親入罪。
禮,也可以不用稱呼她公主的。」
 
,難不成她只針對他。
 
 
 
她只需要決定與不與大家同桌共食就好。
教珊瑚別燙到了。」
喝白粥,這差別待遇也未免太明顯了。
 
嗎。
 
才瞧見那淡淡的紅痕。
好奇。
留神便被抓了下。」曲胤書淡淡的說。
 
兒呢?
書撩袍起身,進宮好些天,他都快荒廢武堂的事了。
曲大娘揮揮手,像在趕蚊子似的。
娘親的胃呢。
 
 
瞧出珊瑚的唇上似乎有著傷。
 
想起昨晚的事,珊瑚的心裡不禁又羞又憤,曲胤書這男人對她的無禮,她該找機會回敬他才是,又或者閃他遠遠的,來個避不見面,省得見一回她氣一回。
抓傷了,大家剛剛還在找那隻貓兒呢。」小柔無意的敘述剛才她聽見的消息。
曲胤書。
應該也是不難的,在督造期間,她能避則避,便受不了那男人的氣。
 
外喊。
 
報,這次也參與了皇上宴請曲胤書的宴會,按理說,該早早回去番邦了,怎麼還在朝內呢?
 
行禮。
手。
珊瑚。
 
 
泛青了。
 
節度使過來,要本宮擔任督軍,親自交給武狀元訓練二個月。」
最近皇上怎麼老找公主的碴,淨派些公主不在行的事給她。
,我可自隨節度使上塞外去。」
著發白,聽說番邦民族都不講理的,還很多個兄弟共用一個老婆,嬌貴的公主怎受得了。
 
就夠難受的了,還出國去受氣。
翻了。
。」
 
哪一個。
邦國王的,而留在國內,她可不一定要嫁曲胤書,皇上的聖旨並沒寫得如此詳細。
想必節度使此刻人在房外候著,看她會如何選擇,她當然不能教他失望囉。
 


 
 
珊瑚公主不肯將人交給武狀元,便是選擇與他上番邦宣化教義,因此他正等著公主的選擇。
 

 
 
點。
 
門簷上。
延不盡的迴廊,還有數不清的大小門扇,小柔眨了眨眼。
曲家的產業,卻不是居住之地,沒想到居然比狀元府邸還要氣派,還要華麗。
書奪得武狀元的賀禮,全擺到這裡來了,難怪她在狀元府裡連塊賀匾都見不到。
 
 
 
子呼喝聲。
 
下約莫有近百人正在操練,而曲胤書則面對著他們,背對著她,專心一意的比劃著招式。
 
 
出招皆赫赫有風,甚至刀子擊在地上還擦出了火花。
 
足有百斤重的大刀居然穩穩的回插原位,教眾人更是瞪大了眼。
棍彷彿變成了木棍般輕,在他手上行雲流水劃著,運氣而去,後翻身追上。
翼翼,深怕擾了他興緻。
 
 
逼近,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在日光的反射下直劈他的腦門而來。
 
上那把寶劍,剎那間刀光劍影,伴隨著日光,閃得眾人眼睛好瞎。
一個口子,恐就會血流不止。
 
上風,很快地,大家也看出曲胤書根本只是在應付她而已,力氣都懶得出了。
 
彿早就猜到她會出的招式。
 
 
 
反勾以鐵索勾回飛出去的女子纖腰,免去她下跌的難堪。
 
 
 
 
 
 
 
 
武功自居,不過能看到珊瑚對自己的崇拜,以往為了練武所受的傷及痛,好似陳年往事,早已灰飛湮滅。
開口喊。
 
 
完的喘息,彷彿剛剛對他而言,只是散步般閒逸。
 
 
你怎麼忙得來。」紅衣女子皺著眉頭說。
然是他的地方,可是現下外人正多,不宜放肆。
 
都懶。
 
 
上的面子。」
 
 
 
 
 
 
  

洗去身上的汗味,然後便是去找珊瑚。
回自己設下的假面具後。
 
 
就招出公主的去處。
這是父親生前留下來的,種有母親喜愛的荷花,睡蓮,而打小,還養了一對白天鵝、一對黑天鵝,以及鴛鴦。
 
在石椅上,竟爬上了足有半人高假山石上,她是怎麼爬上去的?
的身影教曲胤書心微微疼著。
 
擾她。
 
 
胤書心裡所想的跌了下來。
 
了一身。
 
就抱。
 
,這一摔下,可不是只有屁股痛那麼簡單,小手捏緊曲胤書的衣襟。
話。
顏,下官很想得公主一笑,很難嗎?」曲胤書問出心中想望。
 
 
一臉肅意,她連忙吞下笑容。
 
 
他,永遠別來招惹她。
聞言,曲胤書心情大好,他正愁珊瑚不將他放上心,就算是報仇也好,表示她記住他了。
大板不可。」珊瑚懊惱,人在他懷裡,教她想撒潑使壞都減去五分氣勢。
 
 
 
摟著珊瑚來到狀元府裡最高的一棵樹上。
 
,氣質也無法維持,別說兩隻手了,連兩隻大腿都緊緊夾住他的腰,說什麼她也不放。
迎風亂晃,她真怕會摔得粉身碎骨。
 
出拳的。
 
勁讓她在自己懷中轉了個身,然後雙手搭著她的腕,他依然環抱著珊瑚,只是現在珊瑚雙腳踏著他的腳背,兩人似為一影站在樹葉上。
 
 
一群群倦極歸巢的飛鳥。
在狀元府內。
 
 

  
 
 
震撼到現在她還未忘,曲胤書胸膛的溫度更是似乎還熨燙著她的背,雖然只有半個時辰,但卻教她意猶未盡。
十分意外的事,不僅害她維持不了冷靜,連平常清明的理智似乎也常常離她而去,曲胤書對她而言,太危險了。
他訓練補頭。」
算她不在,他也不會有辱皇上聖望的。
法來應付狀元爺似的。
的事啊,公主卻總想對狀元爺避之如蛇蠍,真是不解哪。
成,總比被送去和番要好上千百倍。
 
已來到她的房外,催促著她。
她落在他手上,她就不好過。
恨哪……多想整得他叫天不應叫地不靈跪在地上向她求饒。
 
會怒的表情,公主不會是生病了吧。
 
 
 
 
 
看不出他的表情。
曲胤書擦身而過,率先起步。
趁著身高優勢,俟珊瑚經過他面前時,用著只有她聽見的聲音,微俯首在她耳際輕說。
 
 
 

否則她又要跳腳了,一早能惹得珊瑚生氣,對他而言也是好的,表示她的心裡是有他的。
 
到操練場,在樹蔭底下已豎起一頂羅傘,羅傘下沏好一壺香茶,還有小點,而上好的楊木椅則鋪著軟絨毛等公主入坐。
一見武狀元來了,忙不迭使著勁出拳,想表現表現。
葉,很有雅意,而且面前還有整齊劃一的武式可觀賞,是絕佳的上座哪。
書飄去,總在看了好一會兒後又對自己暗自懊惱。
,更多的是他直接毫不客氣的指正,當日頭爬到正當中,眾將的汗水更是如雨下般,濕透了汗衣,幸好大家著的是武裝,不至於會太暴露,否則珊瑚一名嬌貴的公主就不宜待在這裡了。
的直接演練他認為該如何出招收招對大家才好。
頻點頭,對狀元爺的耐心與毅力很是佩服。

責,他到現在還沒喝到一杯水呢。」
當今狀元,要是這些苦都受不了,怎麼督都水師,陸師還有各府一流的補頭大人。」 
不對盤,走到哪都是焦點,男人服他,女人心儀他,但他偏偏要惹她,這到底是為什麼。
蹬,似乎氣得很。
一幕覺得很礙眼,心頭居然有種針刺悶悶的感覺。
 
的很不滿。
 
 
依無靠還享有公主的榮銜,但在武堂,她又是哪裡惹到紅衣女子,教她拿自己當眼中釘看。
裡的,吃了虧別怪她。
 
 
寫在臉上。
 
心底不禁一訝,嗯,曲胤書的桃花開得多,不無可能。
 
嚇得嗆到。
 
罰她都嫌手痠嘴痠的,她真該好好教訓教訓小柔,讓她知道什麼話好說,什麼話不好說。
得了他的眼,偏偏還趕不走,厚臉皮得很。」
小柔繼續胡說八道。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