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最後一曲給愛麗絲》

第1章  第一章:我是垃圾清潔員
第2章  第二章:銀色瀑布
第3章  第三章:香味
第4章  第四章:最後一餐
第5章  第五章:泉眼
第6章  第六章:回家
第7章  第七章:呼吸
第8章  第八章:在大地的第一餐
第9章  第九章:美食資料庫
第10章  第十章:實驗
第11章  第十一章:再度回到空中都市
第12章  第十二章:歡迎新成員
第13章  第十三章:重回泉眼
第14章  第十四章:寫報告枯燥嗎
第15章  第十五章:愛閱讀的小女孩
第16章  第十六章:在進工廠之前
第17章  第十七章:迷宮
第18章  第十八章:結果只是石頭
第19章  第十九章:工作之餘
第20章  第二十章:集合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管子下來了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白水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燃燒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同一個未來?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好戲在燒完之後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一滴不剩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杞人憂天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意外的假期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晨光水資源處理站
第30章  第三十章:只是一杯茶前後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空中都市圖書館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同一個未來?
作者:   咖啡懶人
懷特音調突地拔高,氣勢洶洶就要往前衝,「你一滴水都不願意灌溉又怎麼會有收穫,這些水可是天空的科學家們努力研究出來的……」說著話的同時,手已經搭上蘇崚的椅背。
,妳現在已經墜落到凡間紅塵之中了!」
是因為現在他的情緒很緊繃,沒有心神再掩飾了吧。
樣有點過分,但顧仕偉心中有個聲音是這麼告訴他的,『這是你第一次看到沒有防備的蘇崚,你難道不想要知道那張笑臉背後都在想什麼嗎?這可能是唯一一次你聽到他不再拐彎抹角、似是而非地說出自己的想法的機會了。』
過神來,不甘示弱地說:「什麼天上、什麼地下,明明就是你們不甘於自己所處的環境,最後為了反對而反對,強硬不接受天空的幫助。」
腦螢幕打出來的文字,以為說得偉大就可以讓我們心甘情願奉獻自己的生命,完整你們的海市蜃樓,哼,愚蠢。」
說著天空如何不為你們著想,自己這邊卻不願意付出,好像你們這邊的生命最珍貴一樣,難道天空那邊的實驗也都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嗎。你倒是說說你們為了這片大地,你們稱之為母親的土地做了什麼、努力了什麼。」
 
,是為你們居住的地方做些什麼。」
我們的做法,你們少管閒事就是一種幫忙。」隨即又是一連串的劈里啪啦。
努力不是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嗎。為什麼你們總覺得接受天空的幫助是一種恥辱呢,明明就在為同一個未來努力啊。」
久的空白讓顧仕偉的心不由跟著提了起來,那不尋常的語調像是覺得喬懷特的話很有趣,想要好好提點一番,但隨即蘇崚回歸到原本的他,「也是呢,大小姐。」
,彷彿剛剛那段空白帶來的全是顧仕偉的想像。

蘇崚這個態度有點詭異,她抖了抖,「幹嘛這樣講話。」一臉的不習慣。
「先看看吧,顯然蘇崚他們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我們就先看看他們怎麼做,了解之後才能上報不是嗎。」
神,顧仕偉挑挑眉,表示自己有名師指導,也該長進了。
無法反駁而逃避,反倒是那段沉默讓他更確信大地這邊有做了些什麼天空都市的人不知道的事情,而正是勘視員無法知道,卻必須要知道的事情。
,而是想著如何看到最全面的真相,大地的另外一個面貌,組成只有他能知道的真相……

偉的臉盯著好一會,最後下了這個評語。
跟師父蘇崚還差得遠呢。
。」
」這也不算說謊,顧仕偉自然地說著,雖然臉還是稍稍有點熱。應該是這個建築物的緣故,他肯定地想。
起,咬唇想了半刻,迅即拿起一臺小型的儀器埋頭觸摸操作著,不時停下來抬頭望著空氣中的某個點歪頭思考些什麼,然後又低下頭去,不過每次低下頭,她的雙頰就會不服氣地越鼓越大。
是什麼,那是能夠直通天空都市的通訊儀,訊號能夠衝破重重黃塵與距離,據說即使是位於地底也能使用,不過沒人有真的下去過,所以沒辦法證實。
來通報高層長官的,她一個新手勘視員怎麼會有?通訊儀的另一邊又是誰?這是顧仕偉第一次覺得非禮勿視是這麼難做到的一件事,為了轉移注意力,他只好強迫自己將視線定格在螢幕上。

的時候,她終於停下來,將那充滿吸引力的通訊儀收入懷裡,不過雙頰還是氣鼓鼓的。
 
不願地踱了下腳,低低地回答道:「說照著、照著……做……」

 
了一段落,他轉過椅子面向喬懷特,好整以暇地以手支頤,「所以……」那個長音聽起來很邪惡,「偉大的天空都市長官說什麼呢?」
驚奇地抬高了眉毛,真不知道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可奈何地再次接過話,「我想她……」
特喊出聲。她滿臉都是打了敗仗的挫折跟不理解,不過即使再不甘心,她也不會質疑上面的指令。一定是要透過她看清楚大地上的處理員都在搞什麼鬼,沒錯,一定是這樣!
一股想要與之爭論的衝動,原本滿滿的服從心就會被拋得一乾二淨。哼,她最討厭的就是自以為是,總是不懂得先理解就隨意評論人的人了。
服從的意思,倒全是得逞的滿意,即使做著行禮的動作也是笑著直盯喬懷特看,末了還不忘補了一句,「畢竟我們都是在為同一個未來努力嘛。」
著蘇崚那痞子模樣又氣呼呼的,你來你去找不到什麼發洩的話,最後只能孩子氣地踱了跺腳,重重地哼一聲後說:「那你還待在這做什麼,去做你的工作啊。」
光了。」他笑嘻嘻地走到處理站中央,這時那白水已經下降到一抬頭就可以看見的高度了。就像個帶領觀光客找到最佳拍照位置的導遊,他貼心地道:「來來來,這裡是觀賞的最佳位置唷,保證可以看到那水被燒得一滴不勝的畫面,是勘視員們記錄、上報的最佳觀察地點。」說完不忘伸出大拇指保證。
的事情,可是被他那樣句句帶刺地諷刺,心裡怎麼樣都不舒服,更何況她本來就是直來直往的性子。不過想著自己背負的任務與長官的信任,整了整衣服,還是依言靠了過去,心中不停告訴自己,她才不是因為蘇崚的話才過去,她早就想過去了,只是他先說出口而已。

生欺負得這麼厲害的,就算是對他說話也很少如此,更別說是對才認識幾天的人。如果他們不是因為一個在天空,一個在大地,這樣的個性應該會組成一對不錯的歡喜冤家吧,想到此,他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爸爸一般的慈祥笑容。

沒有加班費,也不能偷懶啊。」大概是信以為真,她一本正經地說。
 
灰色板子,一個奇特的念頭浮上顧仕偉的腦中。
著同一個方向,這般大起大落是為什麼呢?也許,如果移除掉中間那數千萬公尺的距離……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