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最後一曲給愛麗絲》

第1章  第一章:我是垃圾清潔員
第2章  第二章:銀色瀑布
第3章  第三章:香味
第4章  第四章:最後一餐
第5章  第五章:泉眼
第6章  第六章:回家
第7章  第七章:呼吸
第8章  第八章:在大地的第一餐
第9章  第九章:美食資料庫
第10章  第十章:實驗
第11章  第十一章:再度回到空中都市
第12章  第十二章:歡迎新成員
第13章  第十三章:重回泉眼
第14章  第十四章:寫報告枯燥嗎
第15章  第十五章:愛閱讀的小女孩
第16章  第十六章:在進工廠之前
第17章  第十七章:迷宮
第18章  第十八章:結果只是石頭
第19章  第十九章:工作之餘
第20章  第二十章:集合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管子下來了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白水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燃燒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同一個未來?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好戲在燒完之後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一滴不剩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杞人憂天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意外的假期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晨光水資源處理站
第30章  第三十章:只是一杯茶前後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空中都市圖書館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杞人憂天
作者:   咖啡懶人
是簡單的一個小空間,能放下一張床跟他的行李箱,與葉擎天睡覺的床隔一小段距離罷了……整理著在外接受風吹日曬的西裝外套,整齊放置進行李箱,這才在不經意間抬頭看到他這個月的勘視員行程表。
意安排過的,顧仕偉臉上不由掛上無奈的笑容,總覺得會發生些什麼事情。
,忍不住問了一句:「先前說是要支援晨光站,可是我看這邊好像一開始就沒有垃圾清潔員啊?」
快嘴說道:「就是因為沒人才要支援啊。」
笑話一樣,「是啊,礦班的還會call out讓我們代點名是吧。」說完與葉擎天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哈哈大笑。
不下來,直到聽到他們的笑聲才終於平穩了下來,這種不幽默的玩笑真是讓人捏了一把冷汗。

麼想,即使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他還是這麼假設著,如果真的沒有人,那就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本來就沒有人,另一種……想到這個可能,他不由富有深意地望著前方蘇崚的身影。
為什麼沒人,知道晨光站如果沒有垃圾清潔員會有多危險卻仍支持他們。
池會引起什麼樣的災難,那麼會是什麼樣的事情讓他們還是願意支持並幫忙隱瞞呢?是先前的處理員死了,還是另有任務?
都轉不回來,隨回泉眼的長長的路一路賓士向後,他的思緒也一直都沒有停下來過。那個恐怖的疑問就像是黑洞一樣難以忽視,不停將顧仕偉的心神拉扯過去,即使已經到現在他也是沉浸在那虛無,沒有答案的想像中無法自拔。

 
的姿勢遲遲沒有關上,他就這麼盯著已不再顯示行程表黑屏螢幕發愣。
 
運轉聲,裡面的衣物格已經開始進行聲波清理的功能好將這一路上的風塵都洗去。
顯然是有事找他。
今天他要請客,讓我們去他家吃飯。」

,他們每天需要消耗的能量比常人要多上許多,尤其去處理站工作時需要長時間處在充滿綠黴的環境之中,不論是身體或是心理的壓力都大上許多,所以才有這項補助。
通通規納到自己的帳戶之下,並且定期「請客」。
是大手大腳地花了,不然就是買書,再不然就是丟在家裡某個角落久了就忘了還能幹嘛。給我,讓你們知道什麼叫作美食。」
來他們都是自己自動自發地拱手奉上,從此之後也就成固定聚餐活動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在嗡嗡作響的行李箱,就暫時將這奇怪的想法丟進去清洗掉吧。

在泉眼逛了好些日子,但面對這裡的情景,他總是會不由自主地聯想到遙遠遙遠的過去與未來。
就算是隔著一雙厚重的靴底,依然能夠感受到那份柔軟。沒了吃食上的需求,大地居民的生活重心不在於賺錢,而是在生存,建造新的石板屋、製作新的糖果、處理循環水資源……其中絕大部分的人都在研究與綠黴新的相處之道。
笑咪咪地坐在他們身後不遠處,或是收納衣物,或是閱讀些報章雜誌,散發出一種慵懶的氣息。除了建築工人,比較少見到男人白天在戶外活動。
靜依靠在不遠處的牆邊,享受周遭只有孩童清脆天真的笑鬧聲,這是在泉眼外面完全無法想像,更別說感受到的寧靜。
到老死時,他臉上再難有笑容。平安對於人來說是得來不易的,但當這等於生命的全部時,一切突然都枯燥乏味了起來;當一個人的生存目標只剩下活著,如果不照著製式行程表執行就無法生活,如果一個人的行動再也沒有了選擇……
想,他們其實很心滿意足了吧。但不管如何,他已經沒辦法繼續直視著那些孩童天真無邪的眼睛,沒辦法笑著向那些婦人點頭回應招呼,很多時候只是低著頭,或是眼睛直直地看著身旁的葉擎天快速離去。


看著泥土與自己,還以為顧仕偉還在介懷他們沒有早點告訴他這泥土與植物都是用什麼灌溉的呢。因此每次被顧仕偉盯得久了,他心中總是不由升起一股同情跟歉意,往往在接顧仕偉前便努力想一些可以轉移他注意力的話題,好不給顧仕偉二度傷害。
次不來,胡凌一定會很生氣。」
 
不熟的,不知道去哪吃。」語氣十分理所當然的樣子,完全不覺得喬懷特已經來了這麼多天,怎麼可能不知道去哪裡吃東西這件事情奇怪一樣。
麼志同道合的女性朋友,想要多相處一段時間、聊聊天也不為過。所以他只是笑著應道:「那還真是可惜呢。」
也知道那東西得來不易,「就是啊。也說了可以讓喬懷特也一起來吃,反正錢又不是不夠,不過她們好像已經有規劃,就算了。」說著轉顏一笑,「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就可以多吃一點了,呵呵。」


 

一樣的是這次有另一位勘視員跟他一起上去。
景再看看現在自己與身旁一臉緊張並重複檢查、暗自練習的喬懷特,顧仕偉不由自主地輕笑一聲。
說著這話,完全臉不紅、氣不喘,她忍不住都有點配服自己了。
對喬懷特的模樣也有了同感,當初他雖然沒有像喬懷特這般緊張,卻也是戰戰兢兢地準備簡報,誰知道最後只要像說故事一樣將所見所聞告訴易真就行了。
自己對話一樣,很多時候他簡單的一句問話,就能切中要點,勾起原本自己忘記的片段,鮮明整個故事畫面。
會知道自己要說什麼。」
量了許久才道:「我就勉為其難地相信你吧。」
說破,只是非常榮幸地說:「那真是太感謝妳了。」
何解釋,但神色明顯放鬆了許多。
易更改的,便也不再說什麼,只是靜靜地待在她身邊,想著當初與易真的相會。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