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愛上千面魔女》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第十章
第11章  尾聲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2章  第二章
作者:   子墨子
懶懶地斜射入城市的街巷,為生計而早起的上班族,為學業而放棄溫暖被窩的學生們統統趕上了那最初的一縷陽光,暖暖地落在身上,給人增添無數的力量,鐘塔上清玲渾厚的鐘聲催促著馬路上的車水馬龍。
上隱隱約約的敲鐘聲,她可是再也睡不著了。
該做的事都給做完了,接下來就是學校的事了。
什麼呢?也不知道那個女人起來了沒!
個該稱恐怖還是該稱搞笑的手機鈴聲驀地打破室內的一派祥和安寧,鈴聲裏陰風陣陣,還配上只有古馨藍那個女人才會發的出來的顫音,乍聽之下,還蠻有恐怖效果的,可是在這個時候響起來卻是顯得那樣滑稽。
,哼,遲早給她整回去!
知疲倦地催婚,被打斷思維的湛清絲無奈地拿起手機,翻開手機一看,耶?說曹操曹操到!真是奇跡,現在可還挺早的,這女人今天腦子是怎麼了?
鬼叫聲音嚇得趕緊把手機移到一手之外,能有這樣驚人的起床記錄,能有非同凡響的興奮之色,如此駭人的肺活量,不用費腦細胞也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那一定是……呃……不用她說,震天動地的聲音就已經回答了。
 
到同班同學的小道消息,本來一般而言她可是打死都不會那麼早起的,但是只有一件事例外。接到線報後就宛如打了一劑興奮劑,牙沒漱,臉沒洗,發沒梳,甚至連衣服都還沒來得及穿上,只著了那僅能遮住三點的小可愛和小褲褲,飛到座機邊,立馬就給湛清絲捎去了最新資訊了。
她起床了?
子吼,那女人平時不可怕,但是如果事關帥哥酷男,嗯哼,她想不怕都難!
水,實在是這社會不對,現下從地底下冒出來的小道消息滿天飛,各家都說自個兒的才是真的,結果,末了還不都是捕風捉影,無中生有,挖出一口井的平凡事也能傳成挖出一個人來,死的能傳成活的,相反,活的人也能把他給提早傳進棺材裏去,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說玄也原來只不過是再簡單不過的一件小事。如此,她湛清絲可不敢輕易相信這些所謂“絕對是真的”的話,因為這世界根本就沒有什麼事絕對真實的。
扁沒得爭議!所以就不用擔心了!待會我們老地方見,一起去學校吧!那我就先掛電話了!”
麼一回事呢!今天不是沒課嗎?
 
會,要待到什麼時候,還真是令人懷疑!
裂,江水竭,海水枯,足夠待到耶穌他老人家從十字架上爬下來給罪惡的人類來個末日審判。
已經有很趕了呀!妳看,我身上都冒汗了呢!“古馨藍一個勁地追著被她嫌棄慢動作的湛清絲,甜言蜜語地討好著,笑得太過誇張的臉使得那笑看起來相當得假,沒辦法,誰讓她又做錯了呢!
裏的毛打施了催生劑般瘋狂生長擴張,湛清絲立馬將手放在胸口劃十。
中的不知名的帥哥,居然就能讓妳裝扮了這麼久?女人,別怪我沒提醒妳,長得帥的男人越是自以為是,自命不凡,獵豔範圍更是是大到無邊,花心卻無情,要是陷進去,妳可就慘呆了!”所以她才不會去沾染上那些男人,否則,那無疑是自掘墳墓,末了還只有自己的鬼魂給自個兒蓋上棺材板,別人連束像樣的花都不會給自己送上,只能自己遙望著這��墓邊上的芳草萋萋,沒敢有怨言,因為這都是自找的!
,比如說妳!”古馨藍一臉無所謂地指著湛清絲,嗯,這倒是條不錯的定律。
這女人只會自己給自己設陷阱。
叫起來,怎麼情勢逆轉過來了?
快能數得清有多少顆石頭了,“哎,人笨是一輩子的事……”
倒的瞬間傳進她的每一根神經,隨之而來的是一雙有力而炙熱的手臂緊緊地箍在她的腰間,讓她不至於跌地丟臉的同時帶進了這個救了她的男人的懷中。
這個及時伸出援手的男人,毫無疑問這男人是個不錯的衣架子,不論是從身高還是身材上來看。雖然隔著襯衣,她依然能清晰地感覺到他有著經常鍛煉的人才有的優美肌肉線條,再瞧瞧這張臉,呃,還真是有夠耐看的。薄唇微微上揚,不知是在嘲諷還是只是單純的笑,高挺的鼻梁酷似西方人的特征,把整張臉襯得相當有型。耶?皮膚都那麼好!不過似乎臉頰上還留著一道不甚明顯的疤痕!再看那雙眼睛,這可是有些困難了!戴著眼鏡的男人一般而言很容易遮掩掉自己原有的本真的感覺,不過透過鏡片還是能隱隱約約地看見他眼底的笑和一股不知名的流動。總體看來還算是挺斯文卻有顯得有些酷俊的,最主要的事這人透著一股神秘感,湛清絲勾起一抹笑,這倒是值得玩味了!
情發展的全過程。看到湛清絲快倒的一瞬間,她頭腦的第一反應是馬上沖過去,但是還沒等自己的思想付諸行動,不知西哦那個哪裏竄出來的一枚身影入了她的眼眸,恰似童話裏的白馬王子穩穩地接住了湛清絲,由此構成一幅令人忍不住駐足觀看的英雄救美圖,煞是養眼!女的不用說,男的,哇咧!極品吶!這麼好康的事怎麼就輪不到她呢?盡讓這個幸運的女人給賺到了!不過,這女人不是剛還高談闊論說帥哥的諸種不是嗎?這會兒怎露出一臉興致盎然的狐貍詭笑?
個男人的空檔,那雙掩藏在鏡片之後的黑眸也抓住這個機會把湛清絲敲個仔細,幾次都只是在遠處看,根本就沒完全看清過,照片上也缺少了真人的靈秀之感,今天好不容易逮著這麼好的機會,幾乎敢肯定這就是上天的安排,既然這樣的話,他怎麼能就如此放過了呢?
醉人心魄,讓他恨不得化身成狼鑽進去好好享受一番。可是此刻不行,來日方長,她總歸是他的。柔軟纖細的身體幾乎完全納入進他的手臂之中,不足盈握的細腰讓他的心裏不禁一緊,太瘦了!似乎如果他再用力些就能把她攔腰折斷,嗯,以後一定要把她喂胖一點!他能感受到她正用心思量著自己,不錯,確是挺好的表現,要不然只是自己單方面的感興趣豈非不妙了?循著目光,他將畫面定格在她那張精致得幾乎找不到瑕疵的玉臉上,那是怎樣一張令世人汗顏的面孔啊!仿佛上帝將所有的寵愛都盡數施給了她,尤其是那一雙眼睛,漆黑的眸子閃爍著清亮的光芒,濃密的長睫毛恰到好處地裝飾著,忽閃忽閃之間顯著無盡的純潔,又似透著一股讓別人猜不透的神秘,偶又滑過智慧之光,深刻地牢牢地拽著他的心,他的魂。再視那小巧而挺直的鼻子,仿佛有著無數調皮和譏誚,可愛至極!紅豔的雙唇微吐著氣息,縷縷飄在他的臉上,潤唇皓齒之間竟有著連陽光都不及的神采!再看那膚質,嘖,竟好似在溫熱的牛奶中洗過一樣,白皙之中透著粉粉的紅,細致嫩滑得無絲毫不該有的起伏,讓他不禁想往上面咬上一口,不過,這似乎還不是有可能的事!他中意的這個女人非比尋常,她是在是美得不可方物!決計是世間罕見的尤物!
絲毛骨悚然的笑,這人打量得太逾界了吧!
 
芒,臉上的表情卻是一點都沒變。
她了!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個女人了!
底,臉上依舊漾著甜死人不償命的微笑,沖著對方那一臉煞是具有魔力,甚至讓她的心不禁輕顫的笑輕啟朱唇。
此,小女子將不甚感激之至!”這樣說話確實是占盡了地利,可是天時不在,馬上就該是上課的時間了,而她向來不愛遲到;人和更是不具備,四周唰唰的都是女人特有的嫉妒眼神,當然除了那個似乎在翻白眼的女人,嗯,看來這文縐的還挺溜!
的鏡片之後的滿眼笑意。小心仔細地將她扶正,待到湛清絲完全站穩了,那雙溫熱寬厚的大手才帶著依依不舍混著她的香氣慢慢移開,身子也隨即向後退開了些,一派英國紳士才有的風度。
過,對於他向後退開的行為卻莫名的有些失落。
姓大名呢?也可方便我答謝先生!”她湛清絲可與被動沾不上邊,主動出擊才能出奇製勝,不至於讓對手有可趁之機從而使自己被步步緊逼。
幽深的黑眸目無他物地直望進湛清絲的眼底。
”男人輕輕地推了推眼鏡,“我還有事,這就先告辭了!後會有期!”
爾不凡,頗具領導風範,似乎周遭的人皆不入他的眼,相對的也顯得那些人平凡無奇,庸庸無為。
,不是嗎?呵呵,心跳也加速了,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從來沒有過的感受,還挺不賴的嘛!
 
絲一臉興然和紅潤,不禁有些愣住了,這……未免太神奇了吧?!
 
她?有什麼事值得恭喜的?
!”原來她喜歡的事那樣的男人!幸好幸好,終於她的另一半跟她會合了,就讓她去盡情地蹂躪那個註定逃不掉的男人吧!以後她古馨藍終於可以沖出魔爪,逃出生天,享受壓榨別人的自由了!哈哈,終於,她古馨藍的好日子重新向她招手了!
腦運轉不靈光,她怔怔地盯著古馨藍的雙眼,平緩片刻之後,頭腦零件開始塗上潤滑油,高速運轉起來。也許吧!她不知道這是不是愛,至少這份濃濃的興趣可不是一時半會能停止住的!她才不要被一個固定的字給困住!
 
她?再修煉個一百年或許還能有些希望!
,人家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最美了!妳一定是會越來越美的,美得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我在心裏為妳高興來著!”好佳在,她沒有完全被她魅惑,要不然,以她變態的性格,自己的日子鐵定會越來越慘,慘得可比人魚公主,別說泡沫了,她絕對會直接蒸發。
了!
,好了,走,該去上課看帥哥了!”幸好還有這個可以振奮她,差點被這個女人害得忘掉了,呵呵,帥哥,我來了!    湛清絲破天荒地不與她爭辯,一徑任由她拖著,頭腦裏卻映著那張陌生的男人面孔,眉眼下彎,唇角上揚,期待呀!

課的老師,當然也包括那個拉她來作伴的女人,此刻正興沖沖地與據說是她線上的女生聊得火熱,湛清絲冷眼地看著這一切,真不明白她幹嘛要答應她來,吵死人了,哼,本應在家靜靜地看書的,多方面的知識補充才不會無知得令人捶胸頓足。
地直埋怨著這老師怎麼還不來,早來早結束,她可不想被吵死,卻沒有注意到有多少男生已沉醉在她無意中散發出來的媚態之中了,這就是她忘了隱藏自己的後果——使大批清純青年都能化身成四只腳的專食羊羔的披毛動物。
,讓她不禁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心裏咒罵著上天幹嘛非得把女人的嗓音設計成如此尖銳,沙啞一點豈不是更好聽?至少不傷身!
 
 
會哦?”
 
 
 
 
屑之聲,完全亂成一鍋粥了。湛清絲閉上眼對這些雜音充耳不聞,想要入定卻覺得異常困難,她相當強烈地感覺到有一道不容忽視的目光緊緊鎖在她身上,讓她全身不安,她想找不來卻克製住了,敵不動她動似乎不太合兵法!
前那枚帥哥風度翩翩,眼神冷然地一步一步地走上講臺,每一步都定格成一幅震撼的畫面。古馨藍心裏在哀嚎,這,不會是真的吧?!老天要不要這樣對她啊!好不容易碰上一枚不錯的男人,竟然,竟然給她……
重重地歎了口氣!哎,還是認命吧!明天會有更好的帥哥等我的!只能這樣無謂地安慰自己了!只是,真的有比這更好的嗎?
的吵鬧聲都給止住了,湛清絲在心裏暗贊,不過同時黛眉又往中間縮,這聲音似乎有些耳熟?沒等她有更多的思慮,迷人的聲線又升了起來,“我是宇文筠,不能學期的西方經濟史將由我來教授!”
狠地瞪住講臺上那個據說是老師的男人呢,而他正似笑非笑地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她眨了眨眼睛,還在,還是那個人!那就是真的嘍!天底下會有這麼巧的事?
她“就是妳見到的那樣!就是有這樣巧的事”!慢慢地,她又將註視的目光調回到主角身上,此時的他正一臉酷酷地講著課,反光的鏡片讓她看不清他眼中的神情,臺下的女生則個個用著花癡專有的眼神如狼似虎地盯著他,這讓她心裏不明所以地冒火!
牙們染上紅色質地跟妳說再見!”哼!笑!有什麼好笑的!那些花癡!
馨藍看著她的表情一臉幸災樂禍,都二見傾心成醋桶了,還不承認,真是固執!    “哦?是嗎?那如果我是只死鴨子,妳也是我的同類,話多的鴨子通常都是主人家的首選,朋友一場,我希望妳的死狀不必太慘就好!”她死鴨子嘴硬?哼!想她湛清絲會是那樣的人嗎?既然如此,那她就毫無客氣地接下了,端看未來發展如何!
不容易呢!哎,這麼好的事,她要什麼時候才能遇上呢?古馨藍一臉愁怨。
人,微微掀起嘴角。
太對不起自個兒了,否則人生豈不無趣?
口浪尖的她希望好人有好報,古馨藍在心頭劃著十字。
吝嗇地拿下,但是課,呿,還是免了吧!整個課堂的女生除了她都像花癡似的盯住那個徐徐講話的男人,最要命的事,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胸前的兩顆扣子都與另一邊的兄弟相望,露出那一眼瞧上去就性感得不得了的胸膛,她都能聽到她們咽口水的聲音,更有甚者,連男生都嘖嘖稱贊,一想到這,湛清絲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保不住裏面還有gay呢!不是她對他們歧視,只是只要不涉及她,一切都ok!
的聲音飄了過來。
 
向聲源及對話者即湛清絲聚焦,眼神除了驚訝還是驚訝。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這男人帥到巔峰時沒錯,可是那一身從骨子散發出來的冷酷之氣卻讓人望而生畏,可遠觀卻不敢有絲毫小動作,生怕他一個淩厲的眼神把自個兒給肢解了。當然,這些人裏沒有湛清絲和古馨藍這兩個名字,怕字根本就不存在於她們的字典裏頭!
光,更是收到了古姓女人的催促之色,既然如此,女主角不上場似乎不太對得起觀眾。
轉身,輕緩吐字,簡直是柔到極點。嗯?聽到某人的嘔吐聲,哼!這帳先記著,以後看妳怎麼還!
 
,也就是宇文筠,挺拔地往湛清絲眼前一站,黑眸帶笑,不答反問。
程,照理說,他不至於會認識一個只見兩面的人吧?而且剛才問他名字的時候似乎還沒打算認識她的樣子!莫非……
咽口水,幹巴巴的笑著,腦袋左邊轉轉,右邊轉轉。
不禁升起一股捉弄她的沖動。
 
人妳今天死定了!為了看帥哥居然拖我下水!
那個時候的她似乎正找某個作古的人不亦樂乎地下棋,害他都有些嫉妒,更讓他血脈噴張,那張清純的素顏總是讓他引以為傲的自製力土崩瓦解,幸好,他還沒忘記此時老師的身份,要不然他的臉該丟到大西洋上去了。
,妳不要說!”
更加愉悅!    “妳,古馨藍,妳給我說!”居然敢給她暗箱操作,老虎不發威,當她是病貓嗎?!
射,融合著百合和玫���的風采,顯得那樣奪目,他的呼吸有了片刻的停止。
鴕鳥般戰戰兢兢地抖動雙唇,臉上還掛著足以媲美如廁裏石塊的笑容。
性掛掉!”死定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她更慘的人了,這女人的狠勁她怎麼受得了?!
女人居然給她捅婁子!男人,禍水!
!苦命的人吶!
,古馨藍一臉高興地如看到救命恩人似的盯著他,只差沒給他頭上掛個光環了,而湛清絲則是滿眼疑惑地瞅著他,不會挑戰賽要開始了吧?她的輪胎課是不防滑的!
然了,而她肯定是不會拒絕的!
如燈泡一般大,嘴巴幾乎可以塞上一整顆雞蛋了,演電視劇嗎?!
絲從來就不屑於這 兩個字。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