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愛上千面魔女》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第十章
第11章  尾聲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6章  第六章
作者:   子墨子
 
熱起來,連呼吸都有點不順,更害她想變成「餓」女,直直得撲到他的身上去!該死,沒事長那麼帥、那麼性感做什麼?
緊,原來在她身上還有這樣的氣質,看來他將來發現的機會還有很多,她總讓他感興趣的理由,不知道一輩子夠不夠!
一手之外,睜著一雙漂亮的眼睛瞪著他。緊張?這個詞什麼時候用在她身上了?她遇事從來都是沉著冷靜,那個詞根本就跟她湛清絲三個字搭不上一點邊。
眼眸中一閃而過的光芒,掛上盈盈的笑,「你不緊張?那你離我那麼遠幹什麼?我又不會把你怎麼樣?」至多也只不過是偷個吻而已,此時吃了她,他怕自己一輩子都得活在悔恨之中,從她的性情中,他至少還能得到這樣一個最起碼的結論。
吧?」男人無一不是視覺動物,下半身思考是常有的事,雖然他不太像是這種人,但是美人在懷……呃,自己應該算得上是個美人吧!再謙謙的君子也可能化身成色狼,更何況他可從來就不是什麼君子!
認真表情,他希望,在她的心裏,至少他還是個能夠相信的人,雖然他更希望她能愛上自己,把自己放心地交給他來保護,縱然她,這個磨人的魔女天使似乎不屑於、更不需要他來保護。
他「隱狼」的盛名,只是有此而卻是他怎麼也動不到的!
子痛,他倒是順著你給的那條線一挖再挖,直到實在是無能為力!」自己都在想他是不是該送他到醫院,只是,怕某只狼死也要守住自己的顏面!「你,似乎不是很在意我知道那些事?」這說明什麼?宇文筠眼中閃過一抹喜悅的光芒。
」湛清絲冷冷地掀動嘴皮,「我當然不在意,原本那些都已是過去的事情了,抓住過去不放也不會讓自己過得更好!」她是天生的享樂主義,懶人一族,過好今天,明天舒舒服服、開開心心地過,何必去想太多?俗世擾心擾神,一個人自由自在暢遊世界是個不錯的選擇!
講給我聽?那豈不是省事多了?」既不用特意讓她放水,占隱的電腦和資料也不會當了。
累人的事,她奉行懶人的最高原則,能坐絕不站,能躺絕不坐,能有人喂食絕不多動一根手指頭,當然,能不說話她絕不會從齒縫裏多蹦出一個音節!既然他能用看的,她也就沒有必要耗費神經去說那麼多話,少呼出點二氧化碳有利於世界環境!看吧,她還是個環保主義力行者!
只有繼續辛苦了!」懶人做到她這個份上也算是極致了!
拿去當被嘲笑的對象,她是不是應該表示一下不悅?
有把自己裝進心裏,他死都不會瞑目!
男人還真不是普通的帥,拐進自己手裏會不會太不保險了?
剛才一個閃神讓她跳那麼開,蠢蠢欲動的手一直在呼喚著要將她的小蠻腰納入他的溫熱之下,「我記得你今天不是用這個稱呼?單子音節感覺不錯,你不繼續嗎?」
是你既然是你要求的,我自然會一心一意、專心致志、傾盡全力去泡一杯比他們喝的還要上等的咖啡!不知道宇文總裁意下如何?」她可是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材料,照三餐外加點心和宵夜給他奉上都沒有關系,只看他是否消受得起了!
,可不是為了給她一個殺害自己的機會!
對不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條船上的兩個人,而且我重申,請叫我惡魔,謝謝!」妖精的層次太低微,魔女才有摧毀一切的能力,能與神力相敵,縱然神力再大,惡魔之力也能顛覆整個世界!
暴戾兇殘冷酷之氣盈滿全身,眼眸中凝著暴風雨,陰鷙的冷光射向他胸前正仰起頭看著他的女人,環在她腰間的雙臂奮力地往內縮,緊緊地箍住已然惹惱了他的湛清絲,不讓自己與她的身體有半絲縫隙。
比女人要大得多,「我們能……」有什麼關系!可惜她沒有機會說出最後五個字,因為它們已經被狂怒的某人給吃了下去。
息聲。
紅暈,引誘得人直想咬上幾口試試她的甘甜,迷蒙的眼眸中透著笑意,這感覺還不錯!
魔女人,那雙因情欲而顯得朦朧的星眸吸引著宇文筠的臉再一次慢慢靠近她,深邃的黑眸流轉著各種情緒,濃重的熱氣一點點地噴到湛清絲原本就灼熱的臉上,誘惑力十成十!
的必備條件之一,這男人吻技高超到快令她全身癱軟陷入他的迷情之中,可以肯定他那方面的經驗豐富到咂舌,她自然是可以放心把自己的身子交給他,但是想到他技藝背後的那些不知是成百還是上千的鑄就者,湛清絲心裏的泡泡就不禁往上浮,「你大可去找別的女人!」
,「你在吃醋!」沒錯,濃濃醋味侵入他的五髒六腑,宇文筠看著她臉上愈加濃烈的紅暈,心中一陣狂喜,她吃出的樣子竟是如此迷人!
!哈,怎麼可能!只是天氣太熱,心情煩躁而已,才會多說話,臉才會滾燙。
再說錯,他可是不會再輕易放過她,想要拉開他們兩個人的距離,先要問問他的心肯不肯!
,睜著一雙黑亮的眸子,直勾勾地攫住她的眼神,似是要看進她的心底去。
…朋友!」呿,真沒用!
文字遊戲是她的慣用伎倆,連文字大師見了她都要汗顏幾分!他若不提防著點,遲早會栽在她手上,雖然現在已經栽在她的手上永無翻身之日了!
,在宇文筠性感的唇上蓋下一個印章,而後迅速撤回,「這樣總可以了吧!」沒見過這麼精的男人,讓她用說的還不如直接用做的更實在、更有說服力,男人疑心病也不比女人輕多少!
奇異的光芒,「承認了?」
女朋友的話!」這男人真是有夠機車的!幹嘛總是繞著一個話題?
上而不是言語上,能做到這,他就該千恩萬謝了,若是再去確定她的心,沒準他的試用觀察期就得延長,到時候,自己就有苦可受了!
,是一般的女人都會虛榮到飄飄欲仙,恨不得鑽進他的懷裏去,偏湛清絲身上就少了這根神經。
的味道,「這是?」不會是他家吧?!還挺舒適的,不奢華,格調也不劣等,一切恰恰好!
 
不管他是否已怒火沖天,湛清絲繼續她要說的話,「我怎麼會在你家?」她記得她在他的辦公室,整倒了兩個人,然後……
的女人約會,雖然過程不盡如人意,但重點的是,她都陪在自己身邊,就目前來說,他該偷笑了!不過……
?」
不敢恭維,難怪她沒有什麼感覺。
,他沒有一點經驗,完全都查不到她究竟喜歡什麼,只能聽另外兩個人的主意,不會是他們耍著他玩吧?畢竟她對他們下手可不算輕,而自己好巧不巧正是她的幫兇。
能非常天了!完全就是世俗的約會三部曲:吃飯、散步、看電影,簡直是俗不可耐到了極點,末了她終於受不了闔上了叫囂的眼皮,一路就睡到他的家裏來了。
會緊張,「我想,下次還是我來選約會的方式!」若是再被他帶睡,傳出去,他的面子算是一文不值了。
於定格在一抹驚喜的眸光上,「沒問題!」隨即又迅速地俯下唇貼上她的,「我想要你!」從見到她的第一刻起,他的身體就咆哮著要讓他成為他的,這感覺一天比一天強烈,他試著找別的女人來紓解,但都以失敗告終,他也明白自己徹底完了,除了她,世界上再也沒有第二個能讓他如此渴望的女人了。
睛,嘴角扯起45°,「我相信你!」
 
能忍!」
也滅不了的怒火,他幾乎能聽見自己磨牙的聲音。
體要緊!年紀一大把,牙齒掉了可就再也長不回去了!」那樣得錯過多少美食!
無其事的女人,「你是想氣死我好去找別的男人是不是?」
他直搖頭。
好聽的答案,可依然沒忍住要開口說話。
,永遠的健康寶寶。
是誰惹的?沒錯,只要是碰上她,他就會覺得自己陌生得可怕,引以為豪的自製力完全脫軌。可是,他也只能認清現實了!
一用力重新把某個狐貍女人拉進自己懷裏,汲取她的清香,以平複自己的欲望。
 
嘴角,「夜,已經很黑了!」
女,連要回家都說得這麼間接!
做愛做的事是不是有點可惜了?嗯,值得考慮!
 

 
通的大!瞧瞧,這一個教室的人都急成熱鍋上的螞蟻了,造孽哦!這個已經死會了的男人!「對了,女人,你臉上的指印消了沒?不會還痛吧?」
就知道了!啰嗦的女人!」
麼關心你!」咦?好像已經消了,幸好沒毀容!「那個女人把你傷成那樣,你們家男人沒有大發雷霆到要去殺了她?」想想也覺得太有可能了,那個男人的占有欲還真不是普通得強,不過,話說回來,也表明這個女人是被他狠狠地放進心坎裏去了,唔,她要是有一個這樣的男人,就幸福死了!
」「你們家男人」?他什麼時候成了她家的了,她怎麼都不知道!
?看你的臉色這麼紅潤有光澤,眉梢下彎總帶笑,名言人一看就知道是受了愛的滋潤,你想不承認還得問問另一位肯不肯答應呢!」死女人居然敢說她嘴巴臭,她自己才是茅坑裏德石頭好不好!又臭又硬,死不承認!
轉為曖昧,「你這麼關心我和他,是喜歡上他了?還是喜歡上我了?」
疙瘩像新筍般劈裏啪啦直冒尖,本來就大而亮的眼睛此時更是能用燈泡來形容,手指顫抖地指向湛清絲「你……」上天入地再也找不到一個比她還惡毒的女人了!喜歡他?!喜歡她?!虧她能扯!明明正正常常的關心話,怎麼一到她面前就變味了呢?怪胎,魔女,狐貍精……
不錯,家世更是好得沒話說。你呢,雖然不是很漂亮,但也算可愛,眼睛大,電流強,喔,對了,他還有功夫,閑來可以跟你切磋切磋,這樣一比,我發現你們還挺配的,要不要考慮試試看?」湛清絲一臉的興味盎然,媒婆的樣子顯露無疑。
正是越說越錯,越說越亂,這樣一來就沒休止了。自己跟那個男人?!這女人腦子絕對進水了,哪有人像她這樣把自己的男人往外推的,而且還是那麼優秀,那麼愛她的男人!別說自己壓根就不喜歡他,就算喜歡,那個男人絕對做得到毫不留情地一腳把自己給踢到外星球去!這女人明明就已經愛上了,居然嘴巴還硬到能媲美金剛石!呿,沒想到這樣一塊寶也能為愛所迷惑!愛情,果然還是碰不得的!那個男人挑上這樣那個一個女人還不是一般悲哀,上天垂憐他,不要被她給操死得太早了,阿門!
…說說,你喜歡我什麼?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一見鐘情還是日積月累?喜歡我的頭發?眼睛?不會是我的身材吧?!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呢?你也知道我是不反對同性戀的,不管哪種戀都是戀嘛……咦?臉紅了?不要害羞嘛!我不會跟別人說的!來告訴我同性戀到底是……」什麼感覺!
說得毫無愧疚之色!她不發怒就當她沒脾氣了不成?!今天不殺了她,她就不姓古!
 
不夠厲,動作慢了點,不過死上半個人應該不成問題,不愧是武術行家!
真的嗎?這一掌連她家的哥哥們都逃不過,更何況這一掌還是在她發怒的情況下發出的,而她居然輕輕鬆鬆地就躲過去了!躲過去了?!她,絕對是魔女、妖孽、陰謀家!深藏不露,頂著一張冰清玉潔的天使面孔專找免費保鏢!她算是認栽了,可是,她不姓古要改姓什麼呢?
換人了?宇文老師呢?」
不會吧?真的不是宇文筠!這是怎麼一回事?誒,奇怪!為什麼這個女人什麼表情都沒有?
 
隱若現的笑。

湛清絲濃翹的睫毛。
 

 
了呢!他不會計較自己美敲門就進來吧?
嗓音淡然散開,在辦公室裏形成高壓,「我不應該在這裏嗎?莫非你想換老板?還是想自己來坐坐這個位置?」
 
心不二換了我也不能把您給換了,否則這一大票人的飯碗可就不保了!」偷偷瞄一眼那張撲克牌,「總擦今天不是有課嗎?」老虎嘴上拔毛確實是不明智之舉,但是好奇心往往能殺死一頭巨象,有話窩在心裏實在是有夠癢的,適當的釋放有益於身心健康,他希望自己能長命百歲!
個字,沒有情緒的起伏,可常伴他邊上的人一聽就知道某大牌已經是相當得不耐煩了。
虐的撒旦,他可不想成為冤魂,常伴鬼火,終日不見光明。
上一腿,連帶著他的性命也堪憂。
他和我們未來的總裁夫人製造一個正式公開的認識機會,能夠順理成章確定戀人關系,畢竟以總裁大人的年齡,充個老師最能接近她!」誰能想到一時心血來潮說要去大學校園裏看看,卻不意撞見了那個魔女呢!結果還正好被總裁大人看上……
只有一張?!
,用唇形回他:活該!
體往背椅裏靠,單手玩弄著手中的黑桃A,然後猛地用手指將它一折,「怎麼?你們還想喝喝那美妙的咖啡?我可以再讓清絲給你們泡兩杯,我想她是不會拒絕才是」世人都害怕死,可比死更恐怖的是生不如死!
都怪該死的慕季衍,他一天不去稍微觸怒一下總裁會死嗎?自己想死也就罷了,還非得拉上他作伴,他可沒有這麼變態的興趣!
那麼毒的咖啡出來,還指不定能使出多少連惡魔撒旦都卻步的招數出來呢!眼前的這頭獵豹可以偶爾觸動觸動,但是湛清絲那個魔……呃……總裁夫人,他還是能閃多遠就閃多遠吧!否則到時候連自己的屍骨粉屑都找不到!
是收到了奇效。
面相覷,憑著對他們總裁大人的了解,憑著他們高於常人的智商,終於明白一個事實,那就是他們的總裁大人是故意把他的親密愛人帶來整他們兩個的!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中閃著寒光,「青雲幫的整個電腦系統都被我的病毒粉碎,我們想要的資料都一一傳輸到我的電腦裏去了!只等著將他們的犯罪資料交給警察!」敢動幫主,這些人簡直是活膩歪嫌自己的命太長了!
芒,「青雲幫幫主呢?他們最近有什麼活動?最好給他們來一個人贓並獲!我會讓他知道惹火我的下場!」
要進行交易,警方那邊我已經通知到了,相信一切都會順利進行!」慕季衍含笑的眼中似有刀刃橫飛,任何人膽敢傷害幫主,下場只有一個——死!
出車禍的原因嗎?」仔細想想,她好像真的不在意自己的第一次失約,是不是真的已經知道事情的始末和他的另一個身份了?
毛,旋即又裝成沒事人一樣一邊晾著。
就知道你的多重身份!」他倒是覺得這些對那個魔女來講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她的實力沒有人能質疑,自己就是最好的血例。
 
事的話,你們就先下去吧!」說罷,收了收手上的牌,又開始埋頭看桌上的文件。
一下!」慕季衍的眼神中掩著笑容,看得司徒占隱一頭霧水,宇文筠更是眉毛緊擰。
 
 
 
的路上了!」
季衍,你的法拉利借我!」
鞋觸地聲也響了起來。

顯是不讓總裁大人趕上全場戲。
焦急成那樣實在是解了他心中的被壓之氣,既然可供娛樂,何必浪費呢?
 
斧!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