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愛上千面魔女》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第十章
第11章  尾聲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7章  第七章
作者:   子墨子
上任何一個行業的人都會鑽空偷個小懶,更何況是他這種閑得快發黴的職業,光是坐著就能看見一張張掛著人形的鈔票飛進自己的口袋。
 
 
球不超過十五輛!天哪!真是奇跡!
侃而談,久而久之,他也給被帶入流行一代了,普通的汽車品牌性能等都摸了個透,想當然爾,法拉利也是不在話下!
雙泛著幽光陰森恐怖的眼!
 
然喜歡車,可是不想死在它的輪子下!
 
揉了揉眼睛,環顧四周,咦?那個紅點,它什麼時候進去的?不會就是剛才夢裏害得他三魂七魄都快飛出身體的那輛車吧?還是大白天見鬼了?要不怎麼好像還有一股殺人的氣息!

是男女皆可。所以當一輛紅色拉風的新款超級限量版的法拉利如旋風般一路狂飆,最後停駐在教學樓前時,已經有大群人在觀望了。不需要仔細看,只一眼就能見女生占了大半數,原因,就在那從車裏站出來的人身上。
及肩長發隨風飄動,始終如一的冷酷表情添上了幾分暴戾陰鬱之氣,全身散發著令人癡迷的魅力和危險,可越是這樣的人,無論他全身的冷冽之氣強盜何種程度,女人就越容易被吸引,縱然只有同樣一個下場也無所謂,飛蛾撲火,只在這過程,全出於自己的自願。
的目光,他迅速地關上車門,自動掠過那些與他毫不相幹的人,大踏步地朝目標地走去,她,現在應該會還在上西方經濟史吧?
 

快成冰人了!我想你不會想要跟冰雕做朋友吧?」
會,直接害她失去上課的興趣,最後害她能夠分心注意到那一抹想要冰凍全世界的目光,她也拜托點好不好,現在天氣剛剛好,根本就不需要冷空氣製造機!
弄,還挺不錯的!」那個女人到底有完沒完?!讓她打了一個巴掌就想順著桿子再往上爬不成?
挑,你愛雕成什麼樣子就雕成什麼樣子,而且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願你能成為冰雕藝術家,以光耀門楣!」聞到不耐煩的氣味哦!為那雙冰眼的主人祈福,留個全屍就好!
冰雕,順道開個展覽會,讓全世界的人都認識認識你和你……完美的身形!」
哈巴狗,換個方式給她爬爬看!
個火,以防你被自己的炮彈給傷��!」嗅到濃濃的火藥味和血腥味!魔女要開始展現功夫了嗎?上次被扇耳光的事在學校裏是傳得沸沸揚揚的,而緋聞主角卻依舊表面笑若天使,私下冷若冰霜,過著正常得再正常不過的兩面人的生活,仿佛別人說的不是她。雖然她也知道這個姓湛的魔女能搞定,但是以防萬一,她還是跟她一起出去好了,在她的眼皮底下,她的死黨二度被傷,這事兒如果成真,她下半輩子就直接在嘲笑聲中過活好了!
藍送去不信任的眼神。
友,我不幫你誰幫你?」現在那個男人又不在她身邊,護花使者自然是暫時由她來當了,看她的眼神,她的信用等級還不至於被平成D級吧?
。就她那點花花腸子,她能不知道?恐怕是看熱鬧能更近些,然後再詳細描述給某人聽,以來賺一個豐厚的報酬吧!還真是難為她了!
得快掉了。
,湛清絲重新把目光投向窗外,再被她給瞪下去,估摸著整個班除了自己都會成為冰人一族。
「誒?你就這樣對我啊!怎麼可以一個人就這樣走掉?!」
 
的成分居多,但是所謂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多和人去又不會怎樣!不管了,跟過去!
 
死女人,這回跟她的梁子算是結到混泥土的程度了,「對不起,各位同學,不好意思打擾老師您上課,請繼續!」說完,低著頭一陣風似的往外刮,一陣喧囂之後,教室裏又重回寧靜。

「我記得我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您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嗎?」
憤憤地擠出兩個字——有些人怒到極點,往往說的話就越少,看來她在此列。
……繼母!」湛清絲笑笑地撥弄胸前的頭發,全然不把她口中的「繼母」的怒火放在眼裏。
人團聚過,也沒有人來看過你,我還以為你的家人都蒙主召寵了呢!」嗯,標準的後母形象,惡毒的眼神,惡毒的表情,整個就是一黑色毒蜘蛛,不過,那容貌,那身材,嘖嘖,說是湛清絲這女人的姐姐都不為過,只是比她多出些貴族婦女的氣息,難怪能當上這女人的繼母,原來也是有狐貍精的基本素質潛質的!唉,像這個樣子,她自己就做不來。
了笑,然後開口回應她的話,「最後那句話,你倒是說對了,我的老爸老媽確實是蒙主召喚上天侍奉上帝去了,至於眼前這個,我可不敢高攀,人家可是湛氏的當家主母,哪會是我這窮家女的家人呀!」
她的名字怎麼聽起來那麼熟呢!死女人!都瞞著她呢!
叫她繼母了!而且,你自己仔細看看,你們多像,你是狐貍,她年紀比你大,姑且可以稱之為老狐貍精!」看看,這一家子多配!
傳遞著信息給正諷刺在興頭上的古馨藍
藍尊稱為「老狐貍精」的女人瞬間如火山爆發了起來,矛頭直指剛剛鑽進來跟湛清絲大唱對臺戲的女人。
貴族一樣的氣質,罵起人來卻是跟那街頭痞子流氓無異!
幾度,那是幾百年前的國罵,居然敢用在她身上,她以為她的一身功夫是當擺設的嗎?
裏低賤的人再怎麼裝扮野永遠是那樣,只是像這種人總是想不通,最後就死在這上頭了!
己上當了,「湛清絲,你……」
是這個女人厲害,既然如此,還是讓她來吧!自己只有看戲的份!至於自己那一份仇,看她湛清絲的眼神就知道早就記在心裏了,總算還有點良心,等著收成果就好了!
輕拍過自己肩頭,而後抬起冷冽的雙眸直勾勾地盯住蕭雲芳那雙塗滿眼影的妖豔眼睛,冷冷地開口,「你想把我怎麼樣沒關系,但是,如果,你敢動一根指頭碰我身邊的人,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轉著的空氣,沒有人敢喘出一口氣,都直愣愣地盯住湛清絲那張猶如地獄修羅般的臉,這些人,包括古馨藍,包括被湛清絲稱為繼母的蕭雲芳,也包括此時正好趕到的宇文筠和一大群隨他而來的男男女女。
的長發鑲上太陽的金光,精致如天使般粉雕玉琢的面容再也找不回平素的一分溫和,冷冽決然的表情是她唯一掛在臉上的,隱隱中透著 一股冷到骨髓的狠絕,此時她不是清純可人的天使,不是狡黠動心的狐貍,不是刁鑽無情的魔女,這就是她,湛清絲,原原本本的湛清絲!
的湛清絲,這不會是自己在做夢吧?!這真的是那個她認識的冷酷無情的狐貍女人嗎?疑問、困惑盤旋在她的心頭,自己或許從來就沒完全了解她吧!雖然自己已經很明白姓湛的女人是不簡單的,可是,毫無疑問,她的不簡單程度比自己所想的藥深得許多!誒?那時……他怎麼在這個時候來了?
—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竟是女修羅!
曾收到過這樣的屈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小丫頭給撂下話,尤其她還是自己名義上的繼女,縱然在她說話的瞬間有片刻的震驚不安和稍許的恐懼,但是仍敵不過自己高貴的身份和尊嚴,「你以為我會被你給嚇到嗎?我有的是權勢可以把你……」
上她那美麗的雙眼,冰瞳中橫過光芒,一閃即逝。
血,現在沒有!那些風光的日子再也沒有了!而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只小狐貍精,這個魔女!早知今日,她當初就不應該放過她!
爬過一般,冷到心頭的恐懼感倏地往身體的每一根神經蔓延。
 
被我說中心事就惱羞成怒了?哎,一看你就不知道怎麼養生!你不知道生氣會加速女人的老化,迅速增加你眼角的小魚條數和你額頭上的銀發麼?我們總算母女一場,本著良心提醒你一句,沒有知識也得懂點子常識!」沒有知識是可憐,而沒有常識只能用兩個字概括——可悲!
的毒液要一輩子用在他���上了,不知道這個認定了這只狐貍的男人,有幾條命給她摧殘!
人都風雨不動安如山的男人沒有將古馨藍那一抹同情的目光收入眼中,就算那個女人嘴巴淬著這世界上最毒的、毒到無藥可解的毒,他也甘之如飴。
是,他在第一時間見證到了那一幕令他腹中怒火翻江倒海的場景。
為人!」森冷無情的聲音宛如自地獄幽冥中發出,陰惻惻,似要將世界冷凍成冰永久封存。沒有刻意地提高一絲音量,一貫的低沉卻叫在場所有的人都噤聲,連細微的喘息聲都那樣清晰可聞,小心翼翼地張開鼻翼,小心翼翼地吸氣,小心翼翼地呼氣,只除了兩顆不同尋常的神奇寶貝蛋和一個明顯已經嚇到不知道怎麼反應的高挑歐巴桑——蕭雲芳是也!
閃爍著異常興奮地光芒。哇!這男人還真是超帥的耶!那樣冷酷絕然如撒旦的表情配這邊這個此時如修羅的女人還真是該死得好,超帥!冷酷二人合力天下無敵,把那個膽敢罵她的女人打得落花流水!
臉看向黑著一張臉慢慢向自己靠近的男人,眼波微動了一下,又回複風平浪靜——有人幫自己出頭,那她又何必多費腦細胞呢?
意瞬而掛上唇角,更是添了幾分邪魅,迅速地掠過依舊處於呆滯中的蕭雲芳,輕巧挺然地站在湛清絲的身側,一手摟著她的肩,滿臉陰鬱冷然,眼含蔑視地對上那張表情中混著恐怖和驚訝的面孔。
出現的男人,顫抖著,指節發白,化滿妝容的臉開始因恐懼而變得扭曲、醜陋無比。

麼會是他?怎麼會……天!她要怎麼辦才好?
,無一例外地用疑惑的眼神「問候」上那尊高大陰冷的撒旦像,包括古馨藍在內。
恐怖和懷疑,這個男人不會就是閻王爺本尊吧?還是撒旦化成人形?!
頭發,眼中閃過一抹了然,而後繼續閑閑地看對面那個女人精彩的“變臉術”——這絕活可不是什麼人都會的!
頓時掀起一抹嘲諷和威脅味超強的笑,「你是嫌你的湛氏垮得不夠徹底還是嫌你兒子的那一條腿看著礙眼?」無怪乎他在湛清絲故意放水的資料裏看到「湛氏」的時候總有一股熟悉感,現在才回想起來,看來當初放過它是一場錯誤,所謂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他是不是該秉承古訓,讓「湛氏」從此消失?
的宇文筠,不溫不火地吐字,「煩請閣下先弄清一件事,湛氏現在是我的!」原來他還在暗地裏幫了她一把,難怪她覺得這失地收複得太快了點,沒想到那個積惡成性的家夥還是他給教訓的,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吧!看來是自作孽不可活,與她無關!
下頭,眼含驚訝和贊賞地看著湛清絲,「你的動作倒是挺快的!」他原本是想把湛氏瓦解一空,看來這個女人令有打算。
「但是,你不覺得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她已經瞄到某個女人詫異而貪婪的眼神了,看來燙手山芋得早點脫手才行,否則到時候自己被煩死就活該了!
輕輕地吼出一個字,「滾!」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夠把四下靜悄悄看人熱鬧的人嚇到。
冷到零下十幾度的驗收後就不敢再有絲毫的動作,任憑一群受驚嚇的男男女女如鳥獸般分散殆盡,只留下一只不大不小剛好當電燈泡的雌鳥。
方有無數雙直勾勾地盯著,只差沒把這只鳥的魂給勾出來了。
,不用在意我!」開玩笑,這種情形若是錯過,老天爺都會懲罰她的,所以為了自己好,還是留下來吧!他們可得體諒她!
白眼,而後轉頭看向半晌沒機會說話的女人,「你要說什麼就快點說吧!我沒有那麼多時間跟你耗,我的時間很寶貴!你付不起的!」跟無聊又沒常識沒大腦的人在一起是會受感染的,她不想被睿智無上的撒旦拋棄,降低了自己的格調。
高抬貴手,只需要把那一棟房間留給我們就好!」大勢已去,所有的高貴偽裝已掛不起來,一個湛清絲已讓她應付得捉襟見肘了,再加上一個他,她除了接受事實之外別無他法,至少她和兒子能留下一條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重要的是她能聽到她親自講自己的事了。
「當你這樣說的時候,你都不會覺得自己可笑到可以令全世界的人都把牙齒都笑掉嗎?高抬貴手?只需要?就好?你還真是會挑詞用,你不會覺得這些沒有生命的詞都在嘲笑你嗎?」
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在深夜流落街頭吧!說實話,我還真是不得不佩服你,那是我爸給找的最後一個容身之地,居然也在你鍥而不舍精神的執著下給找到了,真是可喜可賀,政府怎麼沒給你頒個什麼獎?!」
的纖腰上,湛清絲眨了眨眼,抬起頭給他一個笑容,繼續對蕭雲芳說著,「我想老爸一生中最後悔的事就莫過於娶了你!你的面具戴得很好。但是你要知道,他從來就沒有被你騙到過,從你趁著他喪失我媽的痛苦之機勾引他上床,被迫娶了你之後,他就開始安排我的未來,因為他早就看出你的貪婪和野心!可憐的女人,老爸無時不刻不在防著你會對他的寶貝女兒不利!」
兔子,而老爸也沒笨到地中海去,你把我趕出了那棟房子,可他早就給我安排好了一切,只等著現在我接受屬於我的東西,包括湛氏,也包括你口中的那棟房子!」
蕭雲芳眼中盡是不敢相信,機關算盡卻原來早已中了他們的計中計。
男人可是免費的?」還真是大言不慚!」還有你那寶貝兒子的一批批爛帳,莫非是用白紙償還的?」
 
,湛清絲的語調降了好幾度,「我以為你會讓一棟價值千萬的房子留給你嗎?不要太會做夢了!從你到這來找我的時候起它就成了一家孤兒院。我只收回原本屬於我的東西!你和你的兒子可以帶上你的存款和衣服滾出我的視線,希望我們就此不見!」忽地又綻出一個迷死人的笑,「明白了嗎?」
十年前那個寒冷的夜晚,她就已經露給自己看過了,原來自己竟然輸得這麼慘,早在十年前就已經註定是失敗的追隨者了,而自己卻不知道!
 
奉陪!慢走,不送!」雙手環胸,湛清絲冷冷地看向一臉憤怒和不甘的蕭雲芳。人要懂得要有自知之明,十年前能贏過她,十年後的今天也能擊垮他們,沒道理以後她會輸給他們,人學會認輸,生活才更美好。
微瞇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狠厲的光芒,隨之眨去,憤然轉身離去?
身邊笑意叢生的男人,「現在,熱鬧也看完了,你該走了吧?」手箍得那麼緊,想勒死她不成?
腦就已經是小狐貍精了,如今的她早已不知狡猾聰睿到何種程度!他實在為自己一路上的擔心感到可笑,連占隱、季衍和他都無一不栽在她的手下,那樣的一根小菜根本就不在話下,所謂關心則亂應該就是指他吧!一味地擔心,讓他失去了平常的分析和自製能力。
裏面寫著對他的擔心、驕傲和激賞,這讓她臉上的喜色更添了幾分,這個男人應該沒有問題了!
的的豔紅唇瓣,然後滿足地輕歎一聲,「是啊!我早就知道,只是控製不住為你擔憂的這顆心!」
詩人潛質的!」她想要心稍微加快跳動那麼幾下,只是他說的話卻讓她實在禁不住想笑。
文筠寵溺地親了親她小巧的鼻尖,笑著回應她對她深情的消遣,她總是出人意料卻又驚喜不斷,他應該原諒她不時的不解風情。
?我可是很窮很窮的!」為了加強可信度,湛清絲嚴肅地點頭再點頭,跟著詩人可吃不飽飯,她的人生至少不會是在饑苦中度過,要不然就太對不起兩顆智商加起來超過四百的腦袋了,那簡直是暴殄天物!
全部捐給慈善機構,全世界會這也能夠做的,大概也就只有你一人了!所以為了你不被餓死,我一定會努力工作,以免你哪天轉移到其他金主身上,否則那我不是虧大了?」他看到消息時還在想,到底會是誰如此大方,不想竟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佳人!

燃燒起團團火焰,「我會把你喂飽到沒有說餓的餘地!」
表情除了不敢相信還是不敢相信,不說他們當眾親親熱熱,大秀情感戲,他們居然把她當空氣一般,瞧都沒瞧上一眼就徑直走人,留她一人在這空空曠曠的地方……呃,好吧,人還蠻多的,任憑她一個人承受大風暴之後的餘震,嘰嘰喳喳的探問聲只差沒把她的頭給轟炸開來,更過分的是,那女人,那女人居然把堂堂一個湛氏拱手送給慈善機構?!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