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愛上千面魔女》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第十章
第11章  尾聲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8章  第八章
作者:   子墨子
含著邪惡因子的熟睡的人,悠揚清悅的聲響在別人聽來是那樣安神定心,仿似愉悅的安魂曲,只將心中的汙穢沉澱,而在被黎明的白光鋪滿的人卻是一劑不錯的興奮劑,黑暗的旗袍瞬間拼了命地往上冒,沖破那根昏睡的神經,為著新的邪惡行為做準備。
 
揚起性感的弧度,不意是在昭示主人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濃黑劍眉下深邃的眼眸中閃著名為幸福的光芒,燃燒著欲望的火焰,這火焰只為這剛剛睡醒的枕邊人點起。
傾國傾城、撩倒終生的笑容,朦朧中帶著誘惑,清純中帶著嫵媚,「早上好!」一天罪惡而美好的開始。
欲最旺盛的清晨,面對如此觸手可及的誘惑,沒有誰會放過,當然,他宇文筠也不例外俯下唇緊緊地貼上她誘人的唇瓣。
纏綿直到身下的她累到進入夢鄉方才停止,而他則由著心中難以平複的幸福感支配,在細心為沉睡的她清洗過後,眼睛沒有絲毫飄忽地駐在她的臉上,身體的每一寸肌膚上。他在心中狂呼,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這顆舉世無雙的寶玉終於完完全全地只屬於他一個人,誰也不要妄想從他手中奪走!
得能將脖子整個縮進去,不留一絲縫隙,而室內則燥熱得只聞香汗之息,聲聲因激情而起的嬌喘吟哦硬生生將原本就比外面高上好幾度的氣溫連連升級。
蕩,驅不散的濃情和欲望充盈著兩副赤裸糾纏的身體。
絲此時已凡是趴在宇文筠身上,額際的汗珠如珍珠般閃耀,只把這個被滋潤過的光鮮的天使點綴得異常美麗。
了!」在歡好之後能用這樣的話來澆對方冷水的人早已貼上標簽,標簽上頭赫然只有三個大字:湛清絲。專利已申,別人搶不來。
愛了!小心要求過分,上帝看不下去,連冷水也一並沒收了!」呼,累死了!怎麼沒人告訴她做愛做的事比跑一萬米還累!還有女人才有的該死的後遺癥!
,有生之年世界水資源枯竭,他還不至於渴死、臭死!
帶把她扶直,張開手掌,打算撐開她的雙腿來看看。該死!她才第一次,可是自己的索取卻有些無度!
以說女人才是受害者!
身輕巧地下了床,「這張床現在歸你了!」隨即拉起被單彎下身開始撿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嘖,這內褲還能穿嗎?幸好她穿的不是裙子,暫時少條內褲沒什麼關系!不過,這男人,哼!「請記得給我買好新款的維多利亞的秘密,一整套!」
心她的後果?這也太跳出框架思維之外了吧!酷臉寫滿無奈地看向那搖曳的身影。
顆頭來,問著床上那個雙臂枕頭望著她的赤身男人,沒事幹嘛買這麼大的房子,錢多也不是這樣花的!
拐!」整棟房子的設計者是他,而他向來愛把浴室藏得更隱秘,無怪乎她會疑惑了!「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嗎?」他會是最好的向導和……洗澡伴侶。
的,一夜未眠的男人!」還真是佩服他,換成她可做不來這樣的事,看著一張臉盯幾個小時都不會累的嗎?
很熟的呀?!
關心他嗎?哦,原來她也是個別扭的女人!
 
筠微笑的光芒,連太陽都嫉妒!

 
令人不寒而栗的狠厲,刻意放低的聲音讓人聽起來像是男人發出的,只是借著一絲絲光亮,隱約可見雙閃著毒辣光芒的漂亮的眼睛,塗滿眼影的女人眼睛。
刻之後才響起的回話聲,粗噶中透著謹慎的氣勢,毫無疑問是一個男人,看來他已經對對方所謂的「考慮」有所動搖,只是他似乎還在掂量著是否可為。
相信了吧?她是唯一的突破口,呃我只想讓她粉身碎骨!」平緩不見,隱約中的戾氣此時迸然射出,美麗眸子似夜晚森林中為著獵物而用的幽幽綠光閃動。
們兩個一起守著,只要她一離開那個男人的視線範圍,馬上給我抓回來!」黑暗中響起五聲齊呼「是」,而後是陣陣的腳步聲,最後是輕輕地關門聲。黑暗中那雙女人的眼睛突地又閃過厲光。
他的一聲悶哼和輕歎,「你還真是夠香夠騷!」正好合他的胃口。
想到了,如今的一問只不過是走走過場,假裝矜持。
全是我的原則,既然你自己送到我的嘴邊,我哪有不享用的道理?」緊接著是口水聲,肉體的拍打聲,女人的呻吟和熱烈的叫喊聲,男人的低吼淫笑聲,「沒想到你這麼老的女人,風韻居然一點都不輸給酒店裏的頭牌妓女,哼,不錯!叫,大聲叫吧!」隨之是男人愈加賣力的拍打聲和女人愈加大的呼喊聲回響四壁。
著整個房間,兩個赤裸交疊的身影起起伏伏,甚至找不到地下酒吧裏昏暗燈光下的情欲感覺,兩張被情欲迷蒙的臉卻清晰可見不可消退的詭詐與狠毒,算計著報複著——兩張一樣醜陋的臉!
 
房樓下面,機車上的兩個人同時取下頭盔,赫然兩張搭配得恰恰好、令人賞心悅目的俊男靚女臉。
 
,如此不受待見的帥哥實屬罕見,路旁不時有路過的女人向他面前手裏拿著頭盔的天使一般的女人投去譴責的眼神。而這兩個哈雷邊上的人,都非常有默契地視、而、不、見!兩個人的世界豈是別人能幹預的?尤其是這兩個。
巴不得爬上你的床的女人太多,除了宇文筠這三個字外,我不知道你還有什麼優點!或許你告訴我就好?」天使女人煞有其事地說道。
優點?古今第一奇談!「好吧!隨你!不管我有沒有優點,請認準我是你唯一的男人,你也已經貼上我的標簽了!」只要她是他的,全身毫無優點又何妨?
轉個身就走了。
 
上酷帥到令人驚歎的宇文筠,再請他上去,自己還能睡嗎?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還來?這男人的體力是永遠用不完還是怎樣?
於青雲幫的,不過應該問題不大!只是她又知道了?他應該高興她密切關註自己,還是應該擔心自己會被她的聰明給害苦?
頭自顧自地走進大樓裏,頭也再也懶得要回那麼一下,落實了無情的女人的罵名。
,發動機車揚長而去,看來該知道的她都已經知道了,這算不算得上是一樁喜事呢?
樓不遠處的一條偏僻的小巷裏發出來的。
得還算白淨,但滿臉寫著不善的高個子年輕人畢恭畢敬地拿著手機在講著。
,他媽的,沒見過這樣寶貝女人的!我倒是要瞧瞧是一個怎樣的女人!”粗噶的聲調一轉,“等!直到她單獨出門的時候再行動,要不然就前功盡棄了!明白了嗎?嗯……女人,你還真是帶勁!」手機裏隱隱傳來女人的叫床聲。
去聽手機那頭令人燥熱得女人尖叫聲,做小弟永遠只有聽和看的份!轉過身,他立馬改了個調,「幫主吩咐繼續等,直到她單獨出來為止,不準給我偷懶!」
四字對他的評語——狐假虎威!
,他們幫主平生三大嗜好:毒品、女人和……殺人!

上,閉上眼靜靜地聽起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來。
巧,當她剛翻開手機時,幽靈似的手機鈴聲陡然如鬼魅般響起。定睛一看,舉世無雙羅嗦女——古馨藍!迅速把手機移至一手開外,大拇指輕輕一觸應答鍵……
女人!」
是相當自信於她那臺用了兩年的手機的抗震指數異於平常。慶幸的是,她的防範準備工作做得再對不過,否則她的耳朵從此就要成擺設了!
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值得你大驚小怪嗎?」湛清絲按下免提鍵,以防止耳膜被她的魔音穿透,「還有,行不行你把你的音量稍微調低一點!」
我聲音大!還有,昨天扔下一個大爛攤子給我,你們卻一度春宵到現在才接我電話,你……」那個的古馨藍似乎氣得快冒火了。
不像你那麼多嘴,不管家事國事,或是小道消息傳得不亦樂乎滿城風雨!」難道她還得告訴她自己接下了湛氏,大開方便之門,讓她有理由光明正大地剝削自己不成?她又不是腦子進水了!
利於排除身體毒素,才有利於駐顏!不過,話說回來,明明自己講的話要比湛清絲多上好幾倍,怎麼就不見自己比她年輕多少?走在路上的時候,人家小朋友管那個女人叫姐姐,而管自己卻叫……阿姨!
 
者不只一個,我充其量只是其一,要找人報仇的話請先找齊三個!而且,誰讓你收拾了?把那堆多事的人打到在地直接跑人不就好了,反正學校也沒人能打得過你!」若是她,才不會被那群無事之人像橡皮糖一樣纏住,那對她來說絕對是恥辱!
分號,她若是敢這樣做了,她那個呆板的老爹十成十會把她關禁閉。所以有的時候,小不忍則亂大謀,哪像姓湛的女人,孤家寡人一個,就算現在多了一個男人,哪怕她湛清絲殺人了,他都能替她扛下去,她老人家完全就是高枕無憂嘛!真是羨慕!
外,一邊說著,「第三,你說對了,我確實是因為一夜春宵後才來接你電話,怎樣?」呼,都是她害自己說了這麼多話,累死了!
做的事沒準是照著三餐外加點心跟宵夜,她也只能幹巴巴地看著,難道還要隨便找個人來試試?若是這樣,她從此就不用走路了——腿直接被那位狠心的老爹給打斷的!
來疼我!」手機那頭囂張的聲音忽地軟了起來,「你沒有真的把湛氏送給慈善機構吧?」
電話過來的首要問題之一。
死女人!小家子氣的女人!小心眼的女人!我恨死你了!」咆哮聲氣吞山河,自己的手機都在手中顫動,玻璃窗發出清脆的聲響。
自然也傳到看了手裏另一頭的女人的耳朵裏,於是乎,怒氣猶然,疑惑旁起,「女人,你在笑什麼?」如果只是取笑她發怒的行為,她才不會笑得這麼大聲,肯定有別的事,自己不知道的事!
劃著,一手持著手機,看來,是時候攤牌了!
 
可不常給!
哪些身份?一次說清哦!」
和……你最拿手的!」
清楚,否則到時候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業餘還是專業?」
 
完全就受騙了嘛!假象,一切都是假象!完全搭不上邊的三樣喜好,舞蹈?電腦?和……等等,「湛……」嘟嘟的掛電話聲響將古馨藍欲開口的疑惑堵回腹中。
 
邪邪的笑,走出房門,空留一曲克羅地亞狂想曲回蕩一室,久久不息。
後面叫了起來,「來了,出來了,祁哥!」總算讓他們等到了。
湛清絲行蹤的人,「一個人嗎?」
?超正點的!耶?她朝我們這邊來了!」那顆西瓜頭圓溜溜地涎著色狼專有銀絲,一直垂到地上。
袋蹭地冒了出來,只一眼他們就驚呆了,實在是——天仙呀!
來,真想摸摸、親親看!那眼睛,那眉毛,風情不止一種!那紅豔的小嘴,真想嘗嘗味道,肯定是美味極了!那身材,微敞的領口,乳溝還若隱若現呢!正點,超正點的!能上了她死都甘願了!可是……
道是在腦中消想她無數遍地豬,不過人跟豬說話,似乎不僅太降格調,而且還語言不通!
了,死定了!綁架犯做到這種地步,他們真的不用活了!不但被看到,還被猜到意圖,保不齊連為什麼抓她、誰抓她,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來形容都是玷汙了這個詞!
呢!」被稱為祁哥的高個子年輕人勉強往前一站開口說話,他的頭發在發麻,光看她的笑,他就知道她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於是乎,恐懼淩駕於色欲之上,保住性命還怕以後沒女人嗎?
著。
羅網了,明擺著是去叫板的,綁她?免了,她怕自己會死得更慘!
有,他們到底是要綁架還是要請人做客?
 

好聽,但是隱含著急待爆發的暴力,珍惜自己生命的人都沒敢惹他。
 

警察,展槁好歹是一幫之主,確實也比他們狡猾許多!”
 
鼠卻以為早已逃脫了,自作聰明地認為最危險地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嘴邊,睥睨天下的神情直讓人佩服敬畏不已。迅速地,他換上冷漠的表情轉向另一邊仍在揮動手指敲打鍵盤的男子,「占隱,她的資料還沒出來嗎?」循著湛清絲給的一絲線索,天才占隱總算是不辜負他的名頭,答案很快就直指中心了。
自己的呃急切程度根本就不下於他們的總裁兼幫主大人,只不過那位在意的是結果,而自己在意的卻是解碼的過程,在其他方面可以輸,可惟獨電腦他不甘心,他依舊是不肯相信那個女人的電腦技藝會比她高超那麼多,要說不在意她的真實情況那是假的,是謎,人們都愛去揭一揭,但是這揭謎的過程才是令人費解、痛心而難熬的啊!
下十遍了,是不是她說了什麼才會讓您如此急切?」這倒是有可能,否則他也不是個這麼急躁的人,除非是跟她有關。
份了!」卻根本不放在她的眼裏。
關於你的事,而你卻不甚了解她?」還真是打擊男人的自尊心,呵,他會拭目以待!
的假?」
口,我怎麼好去搶他們的飯碗呢?」純屬是濫用職權,他可不想去掃地!
」宇文筠端起咖啡啜飲,不知道那個女人現在是不是在睡覺!
麼可以?報複,絕對是報複!
口之前搶話,「啊!不是!不是公報私仇!罰扣我一個月的工資,隨便總裁大人你怎麼辦!」哎,骨氣肯定是哪天不知被那只缺心眼的狗給偷吃了!
「你在幹什麼呢?」
資,他決定當作沒聽到,若是說什麼錯什麼,那他可就虧大發了!
幫幫主的兄弟的電話,按下應答鍵,聽著聽著,他的臉色由原本還算鮮潤的紅轉白,由白再轉黑,由黑轉青,由青轉綠,只差沒把彩虹的顏色給演繹個徹底!
焰幫幫主,他真的要說嗎?
打算開口問,……
自己的勝利歡呼雀躍!
眨地看起心愛女人的資料,而另一個則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
是他現在要說的這件事卻是十萬火急到某人可能會把自己劈死!
忽略掉這個人了,他的臉上閃著驚奇喜悅的光芒,看來,資料內容很是令他滿意。
它落地的聲音了,折磨二字可真是不好寫啊!
宇文筠的下屬更是難上加難,簡直就是走在鋼絲上。
的司徒占隱,「季衍,你怎麼了?」
沒有被撼動,算了,沒辦法,死就死吧!
便如閃電般到達他眼前,在他還沒來得及喘氣之前,一只粗糙的手狠狠地扣住他的脖子,如如兵刃的字毫不留情地敲進他身體,直讓他全身速凍!
酷的臉上漫布肅殺之氣,陣陣陰寒刺透被掐住的人的骨子裏頭,此時的宇文筠才是真正的他,來自地獄幽冥人人懼怕的惡魔之主——撒旦!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