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愛上千面魔女》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第十章
第11章  尾聲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10章  第十章
作者:   子墨子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因為那實在是明顯得像是用放大鏡在看,仔仔細細!
 
 
有打架的嫌疑,在遇見她之前,兩條眉毛從來沒像如今這麼親密過,只是兄弟鬩牆,總歸不是什麼好事!
聲,而後一一掃過男人身邊時刻常伴的兩個影子,最終將視線移向他處——意義很明顯:極端蔑視!
二字能夠形容得了的了,相對無言,這個魔女是哪根筋搭錯了嗎?他們應該沒有冒犯到她吧?!雖然很想「冒犯」一下以報上次之仇,可是有心沒膽,他們想活到自然死,沒有興趣成為她魔爪下的遊魂!現如今,此刻當下,他們自問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任何不合時宜的聲音,牽扯不到他們頭上吧?如果要說,那絕對屬他們身邊的幫主老大才是吧?
 
絕對是有理由的,進大堂之前,這個小女人臉上雖然沒有表情,但倒也算是平靜,沒有驚訝,沒有好奇,仿佛他的焰幫總部跟一般的平房毫無二致,幾千萬的呈堂布置和設計也只是木頭、水泥、玻璃、色彩隨意組配毫無新意。然而,剛把腳邁進來,抬眼看到他貫坐的那把交椅後面的浮雕,她臉上就開始浮現出現在所看到的表情了,這讓他不得不懷疑!
頭霧水更是開始變成細雨直下了,這問題從何問起?這浮雕跟她的眼神?這是雞同鴨講嗎?還是……還是他們的腦子都出毛病了?
,徑自坐到離自己最近的椅子上去,原本是想直接坐坐上位,但轉眼想主人在這總不好太囂張!
身上,雖然已經在心裏贊歎過無數次,但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實在是太有魅力到每次見到他都會忍不住一贊再贊!全世界像他這樣的男人估計找不到幾個吧!尤其是一身黑衣的樣子,更讓她的心揪不住想跳個不停,幸好她戴額面具剛剛好能夠給遮住!
 
的說,現如今看來,哎……
身上,話說回來,就算真的浮雕有什麼問題,要歸因的話,罪首仍然是人,因為是人製作出來的!
 
,不,不用直覺,他就知道答案絕對會有夠讓人吐血而亡!
 
驚愕似看見世間稀物的眼睛死死地攫住一派風雨無波的湛清絲,三顆腦袋裏幾欲成空白!
……
 

陰森怒吼,回蕩在寬敞的空間裏,嚇壞了唄幫主大人趕出大廳的「小老鼠們」,而兩個「影子」領受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驚訝,持續呆滯中。
 
獨自去,小女子我耳聰目明,身體如新,不要拉我下水,ok?」湛清絲輕皺眉頭,「總是有那麼一些人愛聽些騙死人不償命的假話,而把真話當成事還沒有到來的臺風,唯恐避之不及!原來你也是這樣的人,嘖,真是讓人失望之極!」好累!她說這麼多中肯的話怎麼都沒杯水喝?「宇文筠,咖啡!」沒水應該有咖啡吧!
寫滿控訴的美眸,心裏歎了口氣,而後對身邊一臉愕然的慕季衍下達任務,「去泡杯咖啡給她!」旋即又把目光重回聚焦點,也不管那個還處於呆滯中的屬下是否有所行動,「好!你給我個理由!」被心愛的女人念成「俗不可耐」,他沒有理由高興地接受吧?
 
閃爍。
——它有什麼值得跟俗掛邊的地方嗎?六道疑惑的目光重回到湛清絲身上。
 
那你知道青雲幫那把最高的交椅後面刻的是什麼嗎?」
嗤」哀嚎。
的幫主大人在聽到青雲幫三個字之後就化身成地獄撒旦了呢!空氣冷凝,呼吸都成問題,杯子也在害怕!而且,就僅僅因那個原因就指責說他們的幫主大人俗,實在是……不過話說回來,唄她這樣一說,確實是俗到了極點!一樣的浮雕畫……
開戰火中心才是王道!
都很忙!宇文筠忙著沉下一張陰鷙冷素的臉,散發一身連地獄幽冥都退避三舍的氣勢,湛清絲暫時忘記幹渴,忙著欣賞這個男人的陰沉冷酷之色,心下暗中贊佩,而無關緊要、可當隱形人的司徒占隱則忙著呈現驚恐神色,似乎下一秒他就將被眼前的肅殺之氣給「請」到閻王殿去。
徒占隱的耳朵裏,就只差穿破耳膜,冷語如刃呀!
他,兌換成錢給他該是多好的選擇!他一定會毫不客氣地收下!
湛清絲一臉的笑意,完全沒有勸人息怒的感覺,倒像是打算火上澆油!
的男人冷不丁地打了個寒顫,熟悉的感覺,讓他的記憶倒帶至三個星期之前的「綁架」事件。
人,可怕的,自然是他們的幫主大人,呃,或許他們兩個!

些兄弟都是他們傳過來的,一心只想著某個假面天使真魔女的幫主完全沒顧及上自己是一幫之主——和一個不請自來,自稱是湛清絲朋友的女人趕到之時,好巧不巧正好就聽到蕭雲芳的叫囂聲,於是火山瞬間毫無預兆地爆發,他們的幫主大人似乎張開了三雙黑色的打翅膀,狂風暴雨直撲向每一個,惡狠狠冷冰冰地接下她的話,那股狠厲殘暴完全不下於辦公室裏他單手掐住慕季衍脖頸時的氣勢,沒有人敢質疑他話中的真實性!
 
」宇文筠的臉色。
 
總是先會從驚訝中醒過來。
就那樣明目張膽地架上了那細瘦美麗的頸子,於是,局面瞬間變了個調,他們沒出現倒沒事,看他們的準幫主夫人一臉悠閑地樣子,似乎能夠獨自解決,怎麼他們才剛登場,人質就有危險了?
對比,強烈的黑白感官刺激,毫無疑問地刺到他們幫主大人的心底去了!
珠又如一枚枚穿心的子彈的字從他前面的幫主大人齒間擠了出來,一個個字如一座座冰山般沉重,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卻不敢有絲毫呼吸,說話的主人零落的黑發似乎要飛揚起來一般,肅殺之氣更盛,直讓人心驚膽寒到想拔腿就跑,但是,沒有人敢移出一步,生恐自己死得莫名其妙!
 
說話聲居然沒有一絲顫抖,害得他們不知是該佩服他的勇氣還是該同情他未知的確定悲慘的下場。
也許現在我殺不了你,但是殺她,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你想試試你最心愛的女人就這樣死在你面前嗎?」
 
己的生命,刀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他們甚至能夠氣定神閑、視若無睹地與別人開著無關痛癢的玩笑,然而,當被拿來要挾他們的對象換成他們心愛之人時,一切都將改寫,他們不會生氣,不會憤怒,他,會發狂,而發狂的結果只能是讓對手非死即半條命殞,後悔這輩子生為人!
 
脫離禁錮,被納入黑色翅膀的羽翼之下,而對於那黑色翅膀的主人的森冷氣息完全用不上、來不及身體的器官去感知便早已貫穿全身。
眼睛,他驕傲的動態視力呢?為什麼他從來不知道幫主大人的速度有快到這種程度?!
人精心相伴幾十年的右手還沒來得及跟他說聲再見就離開了他,汩汩噴湧的血是永別的淚水——這就是自負的代價,低估對手的代價,惹火魔鬼的代價!
想天開的青雲幫幫主,包括那個不惜一切手段對付自己繼女的「巫婆」繼母,一切應該可以畫上圓滿的句話了吧?
 
時趕到,英勇地打敗壞人並從其手中救下公主,美麗的公主若不以身相許也該感激不盡。
 
話了。
反,而她的眼神,她的語氣,她那恨不得咬下幾顆牙齒的表情,無疑都在宣告她絕無褒獎之意,更有甚者,濃濃的責備、譴責意味表明說話是我主人十分、不爽她眼前突然殺出的、在童話故事裏被稱為白馬王子,在戰爭史中被稱為英雄的男人。
從他們幫主夫人口中聽到什麼好話呢?
是這一出戲的主角!」
 
,甘拜下風!
依舊在責怪他們的不適時機的出場,而他們的宇文幫主依舊在憤怒她的自投羅網、不知好歹!
 
怎會不知?他也明白更深信她能夠獨自把那些人解決,但是,他不允許她有一點點受傷,他害怕貪玩的她玩過了頭,反而傷到自己,而結果也正是,知道現在,他似乎還能看到她頸上留下的於痕。
 
把那張英俊的臉扯到自己眼前,眼神充滿狠狠的警告,「我警告你,下次只能由我一個人解決!」遺恨哪!精彩的部分還沒有拉開序幕就被他宣告終結!
 
他在,他絕對不會讓這種事再次發生!絕對不準!
白對方在想什麼。
既然他將自己的本性看個透,那她也應該i多製造些機會讓他再看得清楚些!愛他可並不代表要將自己送到他掌心去!
拉得有絲淩亂褶皺的衣服理了理,而後退開幾步,對上那雙不曾移開過視線的眼睛,燦然一笑。
 
屍體」擺出抽象畫,上天垂憐它,繼自己的兄弟「慘死」之後,它也因同意兇手而步上後塵。
 
人,連續將原本該送到湛清絲手中的咖啡喂養了怎麼也不需要咖啡滋潤的光潔的地板的慕季衍,依舊端著一張恭敬的臉淡定地說話。
不按常理出牌的幫主夫人手上!
浮想聯翩的話,如果不去深究她眼底的光芒,活脫脫像極了應召女郎豔體橫陳,手指輕彎引狼上鉤。
體投地,這真的不嫩怪他!
 
 
速進入狀態,仿似剛才不曾出現一個叫慕季衍的連咖啡杯都端不好的男人。
大膽的言語給嚇到,縱然有了一個小插曲,他下身的亢奮依舊持續著,而他只能發揮異乎常人的忍力苦苦撐著。
識他之後,他似乎經常重複這一句,何時他的智商竟降低至此?!
啊……我告訴你,我來這裏是踢館來的!」
聳動!若是消息不小心泄露出去,絕對能掀起足夠淹沒宇文大廈的巨浪來。
知死活的女人。他可是親身體驗過幫主大人傳神般的功夫的,不說曾經因為自己犯錯差點被幫主活活給摔死,這次綁架事件,看著他差點將姓慕的給送到閻王面前就足夠他受的了!而她,這個看起來身體柔弱,沒經曆過風霜的女人居然敢笑著撂下話來!
在,要不然可就不只掉個杯子那麼簡單了,下巴也會跟著參一卡,這樣才夠熱鬧!
巴端端正正地鑲嵌在那張渾然成王者氣勢的臉上,優雅高貴極致。
你!」只怕她不要!
 
文筠將手輕輕地撫上湛清絲細滑如脂的臉上,眼眸中的深情強烈到連邊上的司徒占隱都感覺到了,害他狠狠地大量個暴顫,「你要答應嫁給我嗎?」
雙此刻溢滿笑意,就差米畫上心形的黑眸。
 
到的時為條件,以他驕傲的個性,怎麼也不可能在有外人——而這外人是他的屬下——在場的情況下求婚,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會那麼爽快地答應?就算承認自己愛上他,也不一定非嫁他不可呀?而他居然……
瘩快掉完的人。
那一張難得笑成如此的臉。
 
你的品位,戒指呢?鮮花呢?再來,燭光晚餐?」這樣似乎才符合他的「高貴」品位吧?
那些東西,不用懷疑,他在她面前絕對再也抬不起頭來,人犯過一次錯誤,就得汲取教訓,在同一個地方摔兩跤,只能被人,尤其是她湛清絲看成是弱者動物,連存活在這地球上都是浪費資源,驕傲如他,絕對不會再給她嘲笑自己的機會!
抓住她的胃口了,看來有塑造的潛力。
他絕對會扔到路邊喂狗,而不該忘得,絕對不會忘,他會在心裏念上千萬遍,在齒間咀嚼上上百回。
不感興趣耶!要怎麼辦呢?」
的深情,「你愛玩什麼遊戲,我都奉陪到底!」
魅的笑。
聽她親口答應絕對是種享受,盡管他知道這個閃動著清麗眸子的女人又有了不為人知、絕對出人意料的壞主意。
我練練手嗎?」咖啡沒上來,總得找點事來做做,順便也來樹立樹立自己「良好」的形象。
己能做到以一敵百,我也絕對不可能會讓你以身犯險,我不允許你出一點狀況!」他會受不了的,這一次的經曆,他不想再重複,那種可能會失去她的撕心裂肺的痛讓他想毀滅世界來報複!
然你不答應的話,那我就只好去找別人了,讓我想想,我記得日本伊藤社有很多高手,黑手黨三大家族實力更是杠上五星,也許順便還能有個愉快的旅程,也許還有段不錯的異國豔……」
見人形的地方喊話,「都出來見過幫主夫人!」
無一例外,畢恭畢敬地執同一辭,「幫主夫人!」
再讓他急成一副殺人魔王的樣子實在是有點太過於辜負他的心意了。
 
的,就算再放水,男人的力氣也不知比女人大多少,若是她不小心受傷了,「你……」
女人早已開動,似乎眼前這是個身手不賴的人是十道味道鮮美的菜肴,她迫不及待要把他們一一解決!
景,包括司徒占隱,包括那些未加如戰局的幫眾,他們只有一個共同的心聲:她,真的是人嗎?
行雲流動的窈窕身影,如戲耍似的撂倒一個又一個對手——原來這就是她的實力!
 
的對比。
個天使中的魔鬼!
,那個註定是屬於自己的女人!20秒啊……
一在笑的男人,「怎麼樣?這下放心了吧!」
了,那個熟悉到讓人有絲痛恨的聲音。
 
而再再而三地“摔”碎咖啡杯,還真是有夠稱職的秘書!
再去泡一杯!」
明顯,這話是對宇文筠說的。
最大,而後面的是嘛,反正留下來的兩個人會處理。

 
隱發痛。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