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夜夜難寐》

第1章  又被惡整了
第2章  四年多來,她卻沒有一天忘了楊震這個人
第3章  楊震冷淡地瞥了她一眼
第4章  印象中的楊震雖是懶了些,但他不可能會忘了她
第5章  楊震喜歡美女,一眼就讓人驚豔的美女
第6章  她只能告訴自己,楊震是陌生人,只是一位不能親近的陌生人
第7章  她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一樣這麼傻氣,三言兩語就被他給唬弄了
第8章  他明明對她很冷漠,一副愛理不睬的,怎麼現在卻壓著她狂吻,手還在她身上肆無忌憚地來回摸著。
第9章  高小歡疼得哭出聲來,雙手拚命捶打楊震寬厚的胸膛,扭身想逃,誰知她的反抗卻惹得楊震的失控。
第10章  面對自己喜歡的人,原諒總是輕易得到,旁人看了有點傻,她卻情不自禁。
第11章  高小歡成為楊震的私人助理,消息一出來,全公司一陣嘩然。
第12章  高小歡承認她很膽小,她把喜歡藏得很深,連被奪走初夜她都不敢想要他負責
第13章  不諳情慾的她,很是乖巧生澀,任由楊震擺弄,這樣聽話的她,讓楊震大男人的慾望得到滿足,要得更欲罷不能,
第14章  床上的他熱情的讓她有些消受不起,他們幾乎天天做愛,楊震像是有消耗不完的體力,床上的他精力旺盛
第15章  這天下午,楊震沒回公司,高小歡不知哪條筋壞了,臨下班前竟傳了簡訊給他。只有一句話,她想見他
第16章  那你就直接跟高小歡說,你只當她是床伴,上床時才會想見她,平時要她別煩你。」
第17章  他對高小歡的好感是有,但沒有喜歡到要跟她定下來,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多想。
第18章  她以為他們是男女朋友,是交往的關係,那為什麼她在楊震身上感覺不出一點談戀愛的甜蜜感?
第19章  ,他不想高小歡仗著他的喜歡而纏著他,這會讓他不悅,他喜歡她的陪伴時,他會去找她
第20章  高小歡生病時,他那天晚上就開車到她家樓下,只是人到了卻沒有進去,只是坐在車裡抽菸。
第21章  我給妳兩個選擇,一個是我跟妳回家,一個是妳跟我走。」
第22章  人家都說暗戀很卑微,初戀一般都不會開花結果,那就算她心裡再放不下楊震,她跟他也不可能了。
第23章  整個人被箝製在身後的冰涼牆壁,身前是他強健半裸的身軀,讓她動彈不得地被壓製著。
第24章  他瞇眼手勁卻捻揉得更蠻橫,一點都不憐惜,任她私密處一點一點地春水氾瀾。
第25章  啪的一聲在房間裡響起,楊震的臉龐出現了淡淡的掌印,生平第一次,他被賞了巴掌,而且還是被女人打的。
第26章  可可走了後,高小歡也從洗手間出來。   這日,因為秘書請假,本來陪楊震出席會議的人換成是高小歡。
第27章  半個小時前,楊震是一路飛車過來,樓下保全認得他,沒有多問就讓他上樓。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6章  她只能告訴自己,楊震是陌生人,只是一位不能親近的陌生人
作者:   倪淨
情。
應不過來地愣在原地。
情全寫在臉上,「楊總,你渴不渴,我去幫你拿杯香檳。」,說完,楊震點頭,一位女員工趕緊去找服務生要香檳。
的?」另一位女員工很殷勤的問著,戴著假睫毛的眼睛大而亮地望著楊震。
 
有些受寵若驚,沒一下子,楊震就被隨後走過來的員工圍住了。
一半的香檳,左右張望著。
來,本來她跟公司的同事就沒有太多交集,剛好幾個男同事主動找她聊天,她邊聊邊等可可。
勾起嘴角故意走近高小歡,「妳怎麼不上前跟楊總聊幾句?」
話,也不知道要跟楊總說什麼。」說完,高小歡又左右張望。
 

 
去。」
才的警告丟到耳後,熱情地伸手搭在高小歡的肩上,「妳朋友叫什麼名字?」是男人都懂得搭訕,而面對有好感的女人,男人的話題自動也多了。
前走,「我叫席多,妳是不是也該告訴我妳的名字?」
席多的靠近,「我叫高小歡,席先生。」
歡楊震?」
歡楊總。」
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高小歡的臉,不只因為楊震親口說她喜歡他,他更想知道,她跟楊震到底是什麼關係。
楊震肯定是故意跟席多這麼說,就是怕她的糾纏,但她在不久前已經決定要跟楊震劃清界線,不再打擾他,因為他說他忘了她了。
 
多,清秀的小臉露出淡淡的笑,語帶無奈地說:「楊總應該是在跟你開玩笑,我真的不認識楊總,而且我只是公司的小職員,工作上跟楊總也沒有太多交集,今天是我第二次見到他。」說完這句,高小歡又補充,「楊總長得這麼帥又有魅力,全公司的女同事都喜歡他,我也覺得楊總長得帥,可是我真的沒有喜歡楊總,而且我過不久就會結婚了。」
完最後一句時,他就站在高小歡身後,高大的身影與她只有一步遠的距離,高小歡剛才說的話,他肯定也聽見一半了。
 
裡,我先去找她,再見。」她剛說完,卻見席多的目光越過她,她順著席多的目光,視線正好與楊震相接。
光移開,看著乖順,眼神卻多了一抹客氣,喊了一聲,「楊總好。」
不討父母喜歡,長大後她又不善交際,被排擠又不懂得化解。本來楊震是她心裡的一段美好回憶,但他的冷漠把那段回憶打沉,不敢回想。
,就算她真喜歡楊震又如何,那是她心底的糾結,她不需要坦白,為了不被嫌棄,不想惹人厭煩,她只能告訴自己,楊震只是一位不能親近但又曾經熟悉的陌生人。
的手臂問他記不記得她,知道他對她不上心,馬上表現的客氣疏離,還很自覺的往旁退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
 
追她似的,頭也不回的快步走了。
打趣意味,畢竟高小歡剛那表情像是活見鬼,怎麼看都不像是在看喜歡的人。
服務生的方向走去。
杯烈酒,席多快步上前。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