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一百零一夜》

第1章  這個男人是她過去的枕邊人,還曾經是最寵她的男人,可是,她就是怕他,
第2章  離婚一年,外人以為是他休了白小梨,卻沒人知情,他才是被她離了的男人
第3章  她是他的前妻,也是他的公司員工,放在他眼皮底下,看得著,管得著
第4章  「妳要是敢背著我找男人,看我怎麼收拾妳。」
第5章  「白小梨,妳今晚別想睡了。」沈約帶著粗喘的鼻息在她耳畔吐出這一句話
第6章  「只要我還沒死,白小梨最好死了去找男人的那條心。」
第7章  「我告訴你,白小梨你不能追,因為她是我的前妻,而我正好想跟她複婚。」
第8章  沈約沒理,只是嘴角含笑,伸出大掌在眾秘書的目光下,拉著她的小手走出秘書課。
第9章  光看他的氣勢,床伴話題哪是用談的,他根本是想要做給別人看!他不要臉,她還要!
第10章  「我吃不慣別人煮的飯菜。」單單這一句話,讓白小梨心裡百感交集
第11章  白小梨這女人,如果他不趕快在她變心之前搶回來,他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第12章  沈約那一句我後悔離婚了的話,讓白小梨那晚除了哭還是哭,或許是看她哭得太委屈,也哭得太傷心,
第13章  白小梨點點頭跟安娣上到二樓,是女兒向心星的粉色公主房,安娣坐在房間的床上幫女兒換尿布,
第14章  安娣一向只在重要的日子進安氏,平時她是不務正業的家庭主婦。
第15章  白小梨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只覺得終於可以睡個長覺了,只是這個長覺裡的她,作了一個夢,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3章  她是他的前妻,也是他的公司員工,放在他眼皮底下,看得著,管得著
作者:   倪淨
著屬於他的休閒服,衣服過大,袖口跟褲腳都摺了幾摺,她像是個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女孩,不過前題是,她領口下沒有露出雪白又誘人的春光,在沈約的記憶裡,寬大的休閒服下,是她曼妙又滑嫩的身子。
喝醉了,枉費剛才喝下了解酒茶。
 
半的黃色酒液,而茶幾上的透明酒瓶也少了盡一半的酒液。
以高價買進的好酒,若是他沒記錯,昨天他在這裡處理公事時,這瓶酒還好端端的躺在酒櫃裡。
貓,索性將她手上的酒杯拿走,想都沒想地仰頭一口飲盡。
嚷,「沈約,那是我的酒!」她只要生氣,就忘了喊他沈總,而是氣乎乎地叫他沈約,原來離婚一年了,她這個習慣還是沒改。
也不跟她爭,由著她搶過去。
喝時,才發現酒杯裡的酒早沒了。
 
說我搶妳的酒,嗯?」
沈約這位前夫上司可是吭都不敢多吭一聲,就怕惹他不高興。
沈約拍板叫罵。
都有些搖晃,哪還有清醒的腦袋,對於沈約的質問,她有聽沒懂,壓根不怕。
一副蠻不講理的樣子,為此還把酒杯向下,「你看,都被你喝光了。」
的目光直盯著白小梨看,「那妳說我要怎麼賠妳?」沈約耐著性子問,今天站在眼前的人是白小梨,若是別的女人,他早就掉頭走人。
,還會犯錯,做事不算細心又常少根筋,每次做事出差錯,都要吃他的冷眼,被安娣調過來當他的助理後,除了上班,平時他隨傳她就要隨到,根本沒有所謂的下班時間。
第一次她這麼在他面前耍任性,他還以為,白小梨是個沒脾氣的乖乖女,看來他是錯了。
肥,連他都不怕了,面對這樣的白小梨,沈約很清楚,這個女人,不能放養太久,該是時間把她逮回家,讓她明白誰才是她的男人。
學妹,有什麼重要的公事都可以交給她,本來沈約還不怎麼領情,不過真的一起工作後,白小梨確實得到他的信任了。
女職員,白小梨頂多算是清秀甜美,而這樣的她,從來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婚,沒有理由,沒有給他解釋,不吵不鬧地絕食抗議,逼得他不得不簽字同意她走人。
離了的男人,到目前為止,他依舊沒明白,一年前的白小梨,為什麼非要離婚不可。
為捨不得,所以他選擇放手,可是放手後又不甘心,畢竟他對她還有愛,哪肯她就這麼消失在自己眼前,更別說看著她跟別的男人卿卿我我,甜蜜嬉笑,那肯定讓他失控暴怒。
 
著,管得著,而等了一年了,他心想,該是他摸得著,吃得著的時候了。
她又不甘心,抬頭往沈約看了一眼,不知哪升來的膽子,想都沒多想,在沈約還沒反應過來時,嬌小的身子直接朝他撲了過來。
軟的唇瓣貼向他的。
吻到他的薄唇後,舌頭也嚐到他口中的酒香,竟然伸出舌頭往他口中探入,對著他的舌頭又舔又吮地想將被他喝掉的酒討回來。
白小梨嬌小的身子窩在他寬厚的胸前,像是怕被他推開,雙手還緊緊地摟住他精瘦的腰身,讓沈約清楚感受熟悉的曲線。
得怎麼接吻,可同居結婚後,她的吻技似乎也沒有精進多少,更別說主動吻他,多半是他索吻居多。
來,卻忘了,沈約不但是個男人,一個有正常性慾的男人,他平時不沾惹女人,並不代表他對女人沒有慾望,而是他懂得克製,再說這個男人還是她的前夫。
,也不是說結束就能結束,男人一旦有慾望,沒有得到滿足或是找女人發洩,哪能就這麼干休。
身體開關,就很難停下來,一丁點的親密舉動都能挑起危險的慾火,起碼對生理成熟的男人來說,生澀又不諳情事的女人,對男人來說就是個活生生的挑逗跟征服,更別說沈約對她的身子一向都有著莫名的吸引力,沒有消火前,哪裡肯輕易放過她。
小梨,但不是在她醉得迷糊的情況下要她。
一口,這一咬把他的自製力給咬掉,想要給她一點小小教訓,教她以後別這麼挑釁男人。
女的剛硬跟柔軟身軀再次貼合,大掌甚至往腰下移,很快地停在她小巧的圓臀上揉捏,用力往自己的下腹壓了過去,讓她清楚感受她做的好事。
雖然白小梨一向連接吻都很笨拙,只會傻傻地用舌頭纏著他的,卻正好對了沈約的脾胃。
纏著他的舌也退回。
開唇瓣時,他卻沒打算讓她退開,一個翻身將嬌小的她壓在身下,耳邊傳來她驚叫時,按住她圓臀的手掌將她壓向他的下腹。
動轉為主動,霸道地封住她微啟的唇瓣,同時將她的叫聲全都吞進喉間。
的腰身,兩人就這麼躺在書房木地板上擁吻著。
酒意的她抬腳想要踢他,可惜踢了幾下,沈約並不覺得痛癢,伸手推著壓在身上的沈約,可惜他的人看著精瘦,畢竟還是男人,骨架精實,更別說體格與身為女人的她有差。
更讓兩人之間的貼合更為緊密。
道封住的唇瓣連個呻吟都無法吐出。
頭,畢竟他跟白小梨不同,技巧熟練的他在肢體接觸跟主動上比白小梨好上不知多少倍,甚至他也很清楚哪一處敏感點的撫摸可以讓白小梨招架不住。
撫上她細細的腰身及柔嫩平坦的小腹。
邊,安娣一向以方便跟俐落的長褲套裝為上班服,白小梨跟了安娣後,穿著打扮多少也被安娣影響,女人味不足,可是兩人在一起結婚後,白小梨的穿著打扮隨他的喜好而改變,他喜歡她女人的性感風情,也愛她曼妙曲線,上班時她合身的短裙套裝常留住他的視線,像著迷般地看得入神。
柔軟,讓他情難自禁地怎麼要都不夠,就像現在,狼狽地將他體內的慾火全都翻出,只想狠狠地要她幾遍。
醒的地步,當上衣被脫下,沒有穿內衣的她此時是光裸著上半身,而撫摸在她腰間的手掌火熱得讓她無法忽略,她好不容易掙開沈約的吻,想要出聲讓他停止,還想將他的大掌推開。
被她一再推阻的手及掙扎扭動的身子給惹火了,沈約將她不安分的雙手擒住定在頭頂,帶著慾望的唇舌往下來到她細白的的頸間,一路向下吻至她性感的鎖骨上。
赤裸的胸前,為此沈約更是撐起手肘,俯身低頭看白小梨。
力地只是細喘地癱在他懷裡。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