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長夜難枕》

第1章  他可是女人堆裡風裡來浪裡去,想要設計他的女人不少,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會看不出來這些小把戲。
第2章  向能宇自從高中後,女人緣就沒斷過,身邊也一直都有女伴,這輩子應該跟相親無緣
第3章  二少爺那麼精的人,哪是一個大門就能關得住,之前半夜,哪一次不是直接翻牆進來,
第4章  ,不知道是不是有女人能治得住他的花心,憑她家遠兒的嬌憨,哪能治得住向能宇這個情場老手。
第5章  「就憑我是男人,我看男人比女人準。」一句話,把趙遠兒本是要說出的話給止住,硬是吞了回去。
第6章  此時他是裸著健壯的的上半身,肌肉線條教趙遠兒看得臉紅,連忙別開視線,像是逃跑似的跑回自己房間。
第7章  看著時鐘,才剛過九點鐘,他一向沒有早睡的習慣,就算再累,他是要過十二點才上床。
第8章  第一章當兩人搭計程車往住家駛去時,坐在計程車內,向能宇不發一語,
第9章  向能宇跟女人的交往,從來都是各取所需,至今還不曾帶任何一個女人回家,更別說同居了。
第10章  到沈副理離開,趙遠兒才開口問:「秘書小姐,妳今天帶便當了?」
第11章  經過冷戰一個月,趙遠兒已經搬回趙家了,也不再去向氏當助理,她的身分是老師,自然要回到學校教書。
第12章  向能宇從沒想過,在他床上被陽光曬醒時,他會轉身看向身側,因為昨晚的事他沒忘記,他知道趙遠兒在他懷裡。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2章  向能宇自從高中後,女人緣就沒斷過,身邊也一直都有女伴,這輩子應該跟相親無緣
作者:   倪淨
開,可耳邊卻不時傳來說話聲。
音,那聲音很耳熟,是趙遠兒?
看去,果真看到在床沿幾步遠的沙發上,一大一小的兩人坐著,大的那個是他的青梅竹馬趙遠兒,小的就是向安城。
地說話著,向安城窩在趙遠兒的懷裡,時不時像個小色胚地偷親趙遠兒的臉頰。
 
發上玩手機遊戲的趙遠兒,連忙放下手機。
他醒來的。
隻眼閉一隻眼的地步,畢竟趙遠兒的粗神經他改變不了。
,不然不可能,再說趙遠兒還曾有幾次撞見他剛沐浴完,全身只在腰間圍了一條圍巾,她也不避諱,大方地坐在此時坐的沙發上,開始跟他聊了起來。
 
調,溫度適宜,十分舒爽。
,向能宇看著向安城的小手不知何時已經摟上趙遠兒的腰,整個人窩進她懷裡,頭就靠在趙遠兒柔軟的胸前,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白色寬大領口的T恤,露出半邊纖細肩膀,黑色內衣肩帶露出,顯得十分性感。
裙,坐下來時,露出雪白細長的大腿,十分養眼。
 
調回臺北,這三年她一個月回來一次都算多了,大部份時間都是等寒暑假時才會回北部。
個時間,都是學校最忙碌的時候,她一般都留在中部,怎麼現在會突然出現在他家。
時間回來這裡熟悉新學校,剛好我媽找我回來相親,所以這週末就回來了。」趙遠兒很自然地說出這次回來的目的。
 
一件白 T恤套上。
 
影。」
很難得聽到她的相親對象會再提出邀約。
身邊也一直都有女伴,這輩子應該跟相親無緣,也沒辦法理解跟一個不曾相識的異性透過以結婚為前提認識交往是什麼感覺。
排各式相親,可是一年來,不知相了多少次親,卻一次都沒有成功。
的意味,向能宇穿好T恤後,忍不住走向她,一個彎腰,將黏在她身上的小傢伙給抄了起來,直接讓他坐在自己肩上。
 
 
望著他,從小趙遠兒就是個愛笑的女生,只是她並不算活潑,大部份的時間都算安靜,很少與人玩鬧,久而久之交到的朋友就少。
強笑著,但還是能感覺出低迷的心情。
遠兒是個直白的人,藏不住心事。
不發一語。
了?」比較起趙遠兒,向能宇畢竟是男人,比女人的她還了解男人的心思。
,她小嘴張了又閉,嘴唇掀了又合,最後卻沒吐出一個字。
 
 
 
 
吃飯,他肚子早餓得咕咕叫了。
不要被你爸發現你玩手機,不然你的小屁股肯定要開花了。」向能宇拿過小傢伙手上的手機,心想大嫂真的太寵小孩了,竟然把手機就這麼丟給兒子玩大半天。
,一路只聽他喊著奶奶地奔出去了。
,才剛走近,眼前本是打開的房門,雖然沒有關上,但她身後伸出個長臂,撐在她與門框之前,困住她的人不讓她走出房間。
了不能下樓吃飯外,她習慣了與向能宇這麼親近,畢竟小時候他跟她連同床共枕都有過了,這樣的姿勢其實不算什麼。
淡淡的髮香夾雜著淡淡的沐浴乳香,還有一股像是香水,但又不像市售香水的香氣,而這些香氣混合成的熟悉香味也只有趙遠兒身上才有,他百聞不膩,只要她靠近了,就能馬上認出這味道的主人。
 
到美女會有的反應。趙遠兒跟他大嫂不同,是個性格敢怒不敢言,神經大條到被欺負也不自覺。
肌膚就不用多說了,一張尖細的鵝蛋臉,五官細緻小巧,長髮披肩時,有種清雅的古典氣息,綁著馬尾時,又多了股俏皮可愛感,她很美,美得像不食人間煙火,靈動的眼睛漂亮,黑得像是一望無際的海水,隨時教人沉溺其中,很容易就被她給吸引。
身俱來的千金小姐貴氣感,趙遠兒只是比一般女孩多了點嬌氣。
過去了,在向能宇眼皮底下就不知見了多少告白的畫面,大部份的時候趙遠兒都情商遲鈍地婉拒對方的告白,只有幾次她答應跟對方交往。
強同意交往,向能宇知情後,自然是找人去堵那男生,直接先開打一頓,要對方不準再糾纏趙遠兒。
自然是往這方面想了。
 
 
 
得這麼低,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婦樣。
媽說那個人很適合結婚。」
他只有一個評價,千萬不要禍害她家的女兒,他這種男人,不結婚就是最好的供獻,結婚後又四處花心,只會更傷女人的心。
世也清白,是個適合結婚的對象。」
 
 
了,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樣黑,如果真的條件這麼好,那他怎麼會交不到女朋友,還要託人介紹認識妳?這分明只有一個原因,他就是還想玩,找個乖又聽話的女人回家當老婆,在外面還可以繼續找女人玩樂。」
頭,看不到她的表情,所以也猜不到她的心思。
子,寬大的領口露出一邊的細肩,嫩白的皮膚看得他眼睛移不開。
 
 
見他還是單手撐在門框,另一手叉在休閒褲口袋,一臉玩世不恭地盯著她看。
 
還時不時有女人會找上門。」
 
 
 
看他剛那眼神,就知道他對剛才她說的話很不滿。
宇不是那麼壞的男人,他只是還沒想要定下來,不然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也沒聽過有女人找上門更沒看過私生子來認爸爸的。
 
 
相親?」
……」
在身後的牆壁上。
一眼。
裡?妳不會躲嗎?直接踹他一腳看他下次還敢不敢!」
 
遠兒不用抬頭看,也知道他生氣了。
學過程,追求她的男生,沒有少受過他的拳頭,現下竟因為趙母的安排引狼入室,想到她被男人給親薄了,這口氣他哪裡能吞下去。
最後親在臉頰上。」
 
 
的才第一次見面就對女人使出這種霸王硬上弓的手段,看來也不是個好貨。
 
,連大聲一點都不行,只得先哄她,「走吧。」
 
 
,現在說完了,她覺得還是有些委屈,但起碼沒有一開始那麼難過了。
,什麼話她都不隱瞞地對他吐露,就連對爸媽不能說的話,也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他,這世界上,再也沒有哪個人可以讓她這麼安心,只是這個人,跟她只是青梅竹馬,她也從小被教育跟向能宇只是朋友關係,再多不可能,對他也沒有像其他女人那麼愛慕討好,反而還習慣了向能宇對她的照顧跟關心。
大半天,又跟安娣聊了許久的話,直到向能宇開口要送她回臺中,她才起身回家收拾行李。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