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閱讀書籍

《嘿,小姐別說不~嘿,小姐之1》

第1章  第一章
第2章  第二章
第3章  第三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5章  第五章
第6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七章
第8章  第八章
第9章  第九章
第10章  第十章
返回該書籍信息頁面
第3章  第三章
作者:   田心貞
 

燁處在一塊兒,多虧他大少爺的加持,讓她想不出風頭也難,她知道沒有人會相信她不情願。
讓她的處境更加的難堪,讓褚炤燁更加的得意而已。
她會跟他徹底的分開,她用不著理會他的頤指氣使。
 
情,她趕緊轉身,因為她不想一大清早就在校門口又引來大家註目的眼光。
初她就是傻傻的摸不清楚他的脾氣,才會搞得自己成為全校傳言中的囂張且傲慢的轉學生。
標靶耍著玩,他的個子高,但是他的心眼兒卻是小得跟芝麻綠豆一般大。
 
契的白雨茉知道,他是在向她說他的心情不錯。
 
不過他有沒有待在教室裡上課她就不清楚,而且每次找她總是拖著她上福利社或是保健室、籃球場、遊泳池、迴力球館。
扁的笑容。
 
到身後,她不想浪費食物,她會把爸爸塞給她的早餐吃掉。
讓他吃她紙袋裡的早餐。
 
,只是有一股衝動很想表現給她看。
英文話劇。」
 
場。」
?」褚炤燁睨著她。
她不是應該要眉開眼笑?
口。
毛骨悚然。

  ☆

衣服是他的,也只有他才能總叫她做些不合時宜的事。
剛他在籃球場上活躍的畫面。
賽的規則,但是一球又一球的準確進籃說明他高超的球技。
欲聾的歡呼聲,這跟他雄厚的家世背景無關、跟他令人稱羨的外貌也無關,這是他自己擁有的能力。
對方防守的身手,而是他全神貫註的認真模樣。
如此成熟的神情,女孩子如果是因他這迷人的一面而瘋狂,她能理解,就是她也為之著迷。
以往她總是坐在籃球場一隅看他一個人運動,他輕鬆又帶點輕挑的樣子讓她覺得不甚正經,她從來不知道他跟別人比賽起來的模樣會是如此有魅力。
心,除了他有著非凡的家世之外,他本身就是一個耀眼的發光體,她的腦海裡不禁浮現天之驕子四個大字。
是供他使喚的僮僕吧。
在她的手上,那麼他要怎麼出來?
果不是因為太了解她自有一套異於常人的想法,肯定會認為她是愛慕他,「還不過來幫我吹頭髮?」
場比賽他難得認真,一向不在乎別人眼光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很不想讓她看扁。
就不能別老是一副我是大爺的模樣跟她說話嗎?
 

  ☆

店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其實她並不是真的這麼愛讀書,平常學校課業的書本已經讓她看不完,她只是想找個地方安靜下來。
多只有晚餐,晚餐過後她會回到房裡洗澡、作功課,接著熄燈上床睡覺。
屋子裡,她不會無聊到故意去跟她們起衝突。
法,這情況只有爸爸也在家的時候才不會發生,那個叫繼母的女人似乎也知道她跟她的女兒這樣做很不得體,要是讓她的丈夫看見大概也顯得很沒氣質。
她早點出門才是。
真有這麼早開門就好。她以前不是沒有想過在週末假日的時候出來,只是店家幾乎都是上午十點半或是十一點才開門營業,她們還是有時間找她麻煩。
笑開了一張美麗的容顏,心想以後只要遇到學校放假她就有地方可以待。
點鐘不到的時間,書店裡沒什麼人潮,只有零零星星的幾個客人,她喜歡這寧靜的氣氛,大家各自看自己的書,誰也不去打擾誰。
佔地廣大的樓層讓她花了不少時間逛遍,二樓擺放一些比較大眾化閱讀口味的休閒書刊,三樓則是一些比較專精的書籍。
到其中一排高至天花板的木質書架,書架前站著一個人。
是因為從今以後每逢假日她有地方可去,不用面對那對母女,心情無比的愉悅起來,她悄悄的貼近玻璃,隱身在隔牆後面,探出一顆頭顱挨著玻璃。
籍,那認真的側臉有著她從未見識過的專註與認真。
是真塌了下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閒適表情。
翻翻,隨便翻翻不需要花時間,他是在看了前面六、七頁之後把書本放回去。
閱讀,那本書十分寬厚,她光看見深色色調的書皮就感到沉重,而他竟然拿著那本書轉身背對書架坐在地上。
而坐應該不是他會做的事。
她剛剛才沒走進去逛。
爬不起來的嗎?難道以前她對他都是既有的刻板印象對嗎?她開始存疑。
跟那天在籃球場上比賽的神情一樣。
沒有頣指氣使的囂張模樣、沒有妄自尊大的霸道姿態。

人獨秀的舞臺,他如入無人之境般的竄到籃下不斷進球。
籃、分明的微彎背肌……一動一靜的熟悉身影不斷在她的腦海裡變換。
再熟悉不過的音頻讓她猛的回頭。「妳也用不著一副見鬼的模樣吧?」這傢伙竟然有膽子偷窺。
面前讓她胸口突地湧起莫名驚慌。
 
 
的胳臂。
,我請妳吃東西。」他看看錶,「這麼早妳一定也還沒有吃早餐吧?」
在廚房裡忙碌,她打聲招呼便出門。
 
見根本不影響他早作下的決定。
 

  ☆

百八十元是所有餐點裡最便宜的一杯飲料。
啡?餐點更別說。
 
鈔票跟幾個銅板,她不想用太多爸爸的錢,「我一杯美式咖啡就好。」
,再一杯古典黑咖啡。」褚炤燁闔上目錄跟服務生點著他要的餐點。
 
,小嘴微啟的驚呼模樣,「剛在樓下我不是說了我要請妳?妳耳背啊?」褚炤燁睨了她一眼。
美侖美奐又高雅古典,她突然將身子往前傾,小小聲,「你不會請我去別的地方吃?你沒看到剛剛餐點目錄上的價錢貴得嚇人嗎?」
,猛然困窘紅潮泛上她的襲上了她的雙頰,此時她只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可是他的笑卻讓她覺得丟臉至極。
她的鼻頭。
揉她的臉頰。「小茉莉?」
 
,眼眶裡的濕意就要溢出,蓄滿的淚水在踏進洗手間的那一瞬間潰堤。
他的眼裡根本不算什麼,他家族的地位對於整個國家經濟動脈有舉足輕重的不是嗎?她怎麼會蠢到想要幫他省錢?
的耳邊散不去,開懷的笑聲就好像在諷刺她一樣。
複正常,他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愛捉弄她、愛開她笑話、霸道又自以為是,可是這是他第一次嘲笑她。
 

  ☆

麼客人進門的咖啡廳在她出來的時候多了好幾桌客人。
情況。
 
女人每個月都會有的問題。
 
主張的讓人把美式咖啡換成巧克力鮮奶,他沒看過她在學校福利社裡買過咖啡也沒看過她喝過。
紅潤,現在更是有點泛白,女人每個月都得這麼難受?
最好的方法是照做。
 
 
。」
口感硬一點的食物只要多咀嚼幾口就行。
夠火侯、魚蒸過頭,但她一直覺得福嫂做的菜很好吃,福嫂手藝甚至可以開餐廳。
回應他說的每一句話,但他就是覺得她哪裡不對勁。
來說不算什麼,但沒想到她會幫他省錢,這讓他的心裡是很感動的。
好好吻個夠,這陣子他想吻她的念頭愈來愈強烈,他知道一開始只想作弄她的念頭已經完全變質。

  ☆

偉岸的身影。她天天若無其事的經過他的教室,仍是沒有看見他。
 
趕落後的進度;不會有人一時興起念頭,叫她非得坐在場邊看他打球、遊泳;不會有人張狂的跟老師說他要帶她出去兜風;不會有人拖她去保健室叫她幫他上藥;不會有人總是在她沒有帶傘的時候適時出現……
靜生活嗎?
教室裡頭,她默默的走回去。
不說,只會嗯嗯、點頭、搖頭。
她最期待的一件事情。
外面晃晃,隨便哪裡都好,就是別待在有他影子的地方。
得到老師傳出教室外的上課聲音。
哪裡?」褚炤燁雙手放在口袋,他一派悠閒又自若的帥氣模樣。
 
 
?」
牽住她的手,「這應該是我頭一次沒有到妳教室找人。」
是這次她感到不同以往,從他的大手延伸上去,他的手臂總是毫不避諱的牽著她,她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那些女生會討厭她的原因。
 
麼時候開始,他喜歡跟她兩個人一起相處的感覺,她很安靜,她不會讓他有種女人就是聒噪的厭惡感,載著她開車兜風似乎成了他這一年來主要的休閒活動。
一眼,「還不說?」
 
 
大。這次除了出國讀書之外,他的課餘時間安排到美國分公司開始暸解營運狀況,父親和爺爺打算讓他一國就接手。
 
暢。
 
進去,但是能不能畢業就不是錢可以解決。
國的,不是嗎?
 
 
 
子往後靠向椅背。
大學畢業之後的她不會再住在白家裡。
但是她的存在好像是蘇家的恥辱,或許舅舅是天生冷淡,也或許舅舅是因為外公、外婆的關係不得不和她保持距離。
沒有交集,說不定這是她最後一次坐他的車子。
 
 
兜風。」
 
 
肯定不會出國讀書,明天畢業典禮你會來嗎?」
 
這麼快就要出國……」濃濃的失落佔據她的心頭。
會送妳出去,到時候妳只要跟我說一聲,入學的事妳不用擔心。」
畢竟住在白家已經夠難過了,她不可能再花爸爸的錢出國。

  
讀者書評
評論者 評論內容 時間
我要發表評論
  (評論的標題)
我的名稱(臨時填寫請輸入"訪客"):  
規則說明

◎長度1000字以內
◎發表之書評將於全文首頁顯示
◎請勿使用不當語法及文字破壞頁面
◎請勿重複留言灌水,發現後即直接刪除